Few Impressions from the Historical(?) Sauce

﹝本文的 sauce = source,只因為我想玩點無聊的換字遊戲。﹞
﹝警告:本文充滿尚未驗證的假設,也可能充滿個人的 bias。詳見最後一段的說明。﹞

最近讀了一些約莫十幾二十年前的 sauce,因為不是很久遠的東西,我也不確定能不能稱它們為 historical sauce。從這些 sauce 中,我隱約地感覺到台灣的教育場域曾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發生一場變化。這場變化可能是呼應當時社會的政治氣氛,在不到十年內將原本主宰校園的意識形態 A 替換成「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意識形態 B。但意識形態A並未遠離,當矛盾被搬上檯面時,意識形態 A 就會從各種管道出現。但由於時間的遞嬗,保持意識形態 A 的行動者不再是講台下的人,而是以講台上的人,或是以講台背後的人的身分出現。

從我讀到的 sauce 來看,差不多在1980年代中時,主宰校園的意識形態 A 仍然活躍。和後來的意識形態 B 相比,意識形態 A 是比較激烈的一種,也和政治有高度的關連。雖然意識形態 A 有其經驗和記憶的基礎,但到了 1980 年代時這些基礎都已不容易在校園維持。這時意識形態 A 反而是以一種極度形式化的樣子出現,例如作文最後一段必須有的那個內容、口號式的標語。可是學校並不是完全孤立的地方,它仍然需要回應當時社會上的種種事件。用「回應」或許不足以描述當時的作法,應該用「反制」或是「撥亂反正」比較切中。所以當時的民主法治教育便瀰漫著保守主義的氣氛,會先回顧20世紀後半葉的台灣史,得出「今日繁榮為過去餘蔭」的結論後,再打擊社會上企圖改變現狀的人。這樣的基本公式至少維持到 1988 到 1990 年間。

從我看到的 sauce 中,1988 是值得注意的一年。將這一年年初的刊物和年底的刊物拿出來相比,不看日期可能會誤以為是兩個不同時代的東西。該刊物並沒有改版,只是內容和細微的編排上在 1988 年有極大的改變。上半年時刊物上的口號仍在,但在政治性的口號只維持到第一季末,此後再也沒有政治性的口號。意識形態 A 持續從其原有的場域撤出,在失去經驗和記憶的基礎後,只有對當代社會的回應保留下來。這些回應的基本公式未變,還是原來的「過度民主危害論」﹝我隨便想到的詞﹞,並籠統地用當時的社會事件加以佐證。

如果在 2007 年的學校出現類似上述的教學,老師大概不會有好日子過。這種將學校純淨化、中立化的行動不會憑空出現,乍看之下可能會以為它是對意識形態 A 的反制,但它其實更有可能是意識形態 B 的延續。前文已提到意識形態 B 看起來人畜無害,因為它看起來是個 serving the public interest 的環境意識,本來就是個不帶有什麼爭議的東西。但意識形態 B 要進入學校,靠的不是社會運動,而要靠以環保署為主力的政治力量當掮客,才能堂堂地進入教育場域。因此意識形態 B 本身仍帶有政治力的影子,但因為道德上的正當性十足,所以很容易就被學校接受。意識形態 B 約在1980年代中開始現身,然後漸漸地取代意識形態 A 的主宰地位。到了1990年代初,意識形態 A 已經不見蹤影,只剩下意識形態 B 和其它「public interest」的東西還能留在學校,例如學生安全之類的東西。不過我在這一段時間對意識形態 B 有頗深的 involvement,所以不排除我會因此有超過一般程度的 bias;事實上我也很難逃出自我經驗造成的 bias 圈套。

而似乎從意識形態 B 取代意識形態 A 以後,學校就開始轉變成一個純淨化、中立化的場域。家長可以放心地把小孩子交給學校,並確保他們不會受到任何不應該有的東西的汙染。社會上的汙染物很多,從公認的安全威脅到前一個時代認定的「過度民主」都是汙染物。因此在一個純淨化的學校裡,被鼓勵的議題是促進學校純淨化的議題,例如校園安全、道德教育之類的,會汙染學校的政治議題並不被鼓勵,在學校講政治的可能會變成獵巫的對象。當然,再次強調,這裡說的「政治」是在台灣的日常生活語境中的那個比較狹義的「政治」。而差不多從1992年開始,民主法治教育的內容也出現改變。原本的「過度民主危害論」不再出現,取代的是對選舉功能和「選賢與能」的強調﹝附帶一提,我還是不知道「選賢與能」該如何斷句﹞。照理此時選舉應該是對純淨的學校有危害的,但把選舉簡化成「選賢與能」後,選舉似乎也可以在學校中成為可以教學的議題。But that's it.

但之前說過,意識形態 A 並沒有遠離,它只會在矛盾被搬上檯面時出現,這又是21世紀的事情了。在20世紀的最後五年中,學校持續純淨化、中立化,但誘發意識形態 A 出現的情況似乎沒有出現。因為時代太近,到這裡我的 bias 又更嚴重,已經失去看清全貌的自信了。如果要提一個假設,我可能會直覺地用執政黨的更替作為觸發矛盾的引信。不過,意識形態 A 與其對手的紛擾當然不會對意識形態 B 有任何影響,由於意識形態 B serving the public interest 的道德優勢,它已經不具爭議性,可以繼續留在純淨化、中立化的學校。而雖然意識形態 A 在21世紀再度被誘發出來,但它並不會在學校直接現身,而是在教材和升學等等教室以外的地方與其對手競爭。這又是現在進行式,更難以看清全貌,不如就把時間停在2000年底,做個斷代。

以上我根據最近讀 sauce 的 impression 提出了一連串的假設。雖然看起來像個串連在一起的故事,但在還沒證明各現象間的因果關係前,以上都只算假設而已。我也很難排除自己的 bias,更有可能對自己曾參與過的部分過份強調。再加上這些 sauce 都來自同一個小地方,我也不敢將這個小地方發生的事概化成普遍性的事件。以上文字,只能說是從最近閱讀到的檔案中,將1980中期以後的資料做個交代而已。不過我得探究僅止於此,再深入下去需要足夠的學養,這不是我現在能做的;也需要面對一些 embarrassing situations,這不是我現在想要的。為了純淨中立的學校教育,還是先封起來,20年後再回頭看這些東西吧。

﹝建議不要網摘﹞

分類: 教育與學習現場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7年08月15日 08:37│[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Few Impressions from the Historical(?) Sauce." :: ephemeris ::. 15 2007年08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903.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7, 8). Few Impressions from the Historical(?) Sauce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903.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523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Few Impressions from the Historical(?) Sauce"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