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談人名數事

其一‧哈雅貼

翻譯日本人名時,對只有假名的人名,一般會先根據日語的語音或語義找出日文中對應的漢字,或是找出原有的漢字,然後在譯文中沿用該漢字名。「八神哈雅貼」是違反上述慣例的譯名,《魔法少女リリカルなのは A's》MOMO 親子台版本的譯者跳過在日語中找漢字的過程,直接將「八神はやて /ha.ya.te/」音譯成相近的漢字。如果漢字譯名不差就算了,偏偏他選了不適合當人名的「貼」,還在故事中用「這是英文名字,很奇怪吧」(大致是這樣,我沒有存當時的畫面)自圓其說,難怪會被圍剿。現在「哈雅貼」有變成以「はやて / ハヤテ」為名的角色的戲稱,故出現「哈雅貼管家」之類的說法。﹝這也會給人「叫哈雅貼的都很強」的印象 XD﹞

不過就算用慣例的方法在日文中挑選漢字,特別的挑選方式也會找出不同風格的名字。在2006年九月,PTT 第一次成立 Nanoha 板時就出現戰國風的「八神羽矢輝」和暴走族風的「八神破夜手」。這兩個名字也不像女生的名字吧。我們可以將漢字與語意的連接暫時切斷﹝to rebus﹞,但不能永遠切斷,這兩個陽剛的譯名就是明證。

其二‧英龍華

沢尻エリカ將「英龍華」訂為「エリカ」的漢語名,在此之前「繪里香」是比較常見的譯名,也是符合上述慣例的譯名。原本以為「英龍華」是經記公司對漢語語意的幽微之處沒感覺所造成的問題,但根據 Wikipedia,這是本人自己選的名字,原因則是「聽起來生氣勃勃,很有氣勢,感覺很酷」。那依照名從主人的原則,也只能這樣了。雖然我不清楚「エリカ」要怎麼變成「英龍華」,可是在漢語的語感中,「英龍華」實在不像一般女生的名字。如果這是極道系的虛構角色就算了,但這是真實世界的人的人名。假使我是負責宣傳的人,我大概會很頭痛吧。

這個例子似乎意味著語意與聯想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連結。當一個詞語﹝或曰符號﹞進入陌生文化時,原有的聯想可能被切斷,或是被忽略 ﹝innocently﹞,然後新的聯想被自然地加入。如果把這個過程弄成一個理論模型,大概有出路吧?如果我們不能像那些後現代大家用類似嗑藥後的神秘語言寫出神作,那我寧可改用刻模型的方法寫論文。

其三‧再回到哈雅貼

「哈雅貼管家」是《ハヤテのごとく!》的戲謔式譯名,台灣版的譯名是《旋風管家》。這部漫畫中的男女主角都有作者選定的漢字,分別是「綾崎颯」和「三千院凪」。「颯」在華語中音同「薩」,可以直接用華語讀出;「凪」是和製漢字,在華語中沒有對應的語音資訊。現在尖端版的漫畫譯本直接沿用這兩個漢字,避過「凪」在華語中沒有語音資訊的問題。這就是我之前提過的「漢字海關」的第三題原則:「無法被上述兩條規則處理的漢字,視為外語,必要時沿用;語音資訊另外想辦法。」但我覺得《ハヤテのごとく!》的動畫版﹝2007年春番﹞很有機會在台灣出現公開播放的華語配音版,到時候會有不得不出現語音資訊的狀況,那負責華語配音的譯者和領班要怎麼處理這個問題呢?﹝天之聲:先看有沒有人要代理吧.....﹞

其四‧我的名字

如果自我介紹時只傳送了語音資訊,那聽的人一定會寫錯我的名字。我還沒見過一次就把我的名字寫對的人,通常都會寫成另一個同音的名字。原本以為只要把名字寫下來,對方就不會弄錯,但最近出現反例,有人就算看著申請書輸入還是會打錯。這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其五‧英文名字

幾乎所有學過英文的台灣人都有英文名字,自然出國留學的台灣人也大多有英文名字。在留學生的圈子中,以英文名字互稱是常態,常常會有認識了好一陣子,卻還不知道對方原本的漢名。有人說這個默契可以讓人在留學生圈中保持匿名性,並將在台灣與留學中的社交圈分開。這和網路上的匿名類似,當某個ID被自己搞得惡名昭彰時,換個ID就可以再起爐灶了。我不知道其他留學生面對老師時會用哪個名字,但我在四阿都流時都是用原本漢名的羅馬拼音,讓老師在點名時問「這要唸對嗎?」這在教室中也是常態,大部分的留學生都讓老師叫自己的羅馬化名字,很少聽到「You may call me [insert an English name here].」這句話。事實上,老師在點名時一定都會很沒把握地叫出學生的名字,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像「George W. Bush」那樣好唸的名字。所以說,我在台灣學生前用英文名,在老師面前用羅馬化的漢名,在兩個場合都保持常態﹝或許這也可以叫 complementary distribution﹞。

不過我現在即將遇到的情況有所改變,之前的情況可能要改過來,變成在教室用英文名,在教室外用漢名。如果說英文名在未來的教室中類似團體中的「綽號」,那我還是趕快想一個比較好,免得在團體中顯得突兀。

其六‧關於綽號

綽號在台灣的同儕團體中似乎有確立「自己人」身分的功能。例如球隊和班級的成員,這些人經常會被安上一個綽號好讓團體中的成員用綽號稱呼。如果這個團體沒有用綽號互稱的習慣,那成員間可能會用名字互稱。總之,同儕團體中用全名互稱的情況好像很少。我不是很確定這個觀察的正確性和普遍性,但我從以上觀察推測開學後可能需要準備一個綽號讓班級成員使用。在這個比較特殊的環境中,英文名字很可能有相當於綽號的功能,所以我才說得趕快想一個,以免突兀,或是被同學隨便安上一個綽號,甚至是被迫使用以前那個不很喜歡的英文名。我也要避免被用漢文的名字稱呼,我實在很不習慣被用名字稱呼的情況,那感覺很肉麻。

延伸閱讀:
PTT > PttHistory > [事件] 史上最短命板主看板啟示錄﹝我不同意這個標題﹞
八神疾風 - Uncyclopedia - 偽基百科
西雅圖凹凸鏡:我也要正名!
留學感想_ 我沒有英文名字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7年04月30日 04:18│[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略談人名數事." :: ephemeris ::. 30 2007年04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83.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7, 4). 略談人名數事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83.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503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略談人名數事"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站長您好:) 我是逗貓棒的主編夕月
先前就曾TRACKBACK過來拜讀您的研究 相當有趣!
在另一個家看到您也有去走白沙屯
更來北藝待過更是熟悉:P

對了 此來拜會 除了打招呼
其實是想跟您請教這篇能不能轉載逗貓哩:)
竟然有功力高深的語言學本家能談這些話題 實在太好了

Posted by: 夕月 於 2007年05月05日 03:48

後來發現我上次是從您的書籤串聯到
heterotopias/heterochronics讀
結果把您兩混在一起了@@
真是糗大了(叩首)不好意思>

Posted by: 夕月 於 2007年05月05日 16:14

我沒去過白沙屯﹝雖然很想搭海線電車去看海﹞,但去過北藝一兩次,以後可能也會有不少機會去北藝的圖書館走走。

您可以轉載這篇文章,但您考不考慮只轉其一到其三的部份?這三段好像比較接近貴站的走向。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5月06日 01:37

轉載本身 當然是希望保留您文章本身的完整性
況且生活化的方式來談 後面幾段也並不生硬
雖然逗貓以服務動漫創作者/讀者為對象
不過實際上也多有談及文學 藝術電影 甚至翻譯的文章
畢竟就算創作動漫畫是不可能也不應該只看動漫畫的:P
又 KERORO鋼普拉那篇 也想跟您邀稿呢:)

其實私下自己在讀的話
很喜歡您談及華文定位和老台北的系列:3

以前待的大學比較大
相較之下北藝的圖書館在文史哲各方面真的相對很弱
主要是限定在特定藝術領域的藏書會多一點
結果來這裡之後 還是常常跑其他學校借書啊

Posted by: 夕月 於 2007年05月06日 04:16

的確,就文章的完整性而言,全文轉載也不錯,那就全文轉載吧。〈Keroro,剛彈、莫拉、剛普拉〉如果不嫌過時的話,您也可以轉載。

關於老台北的部分已經好久沒更新了,有點慚愧。沒題材是一個原因,自我規制也是原因。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5月07日 01:54

最近慢慢在爬格中的文章
語言學以前因為諸種原因不得不讀些東西
在這裡重看到雅克慎和艾可的溝通圖真是親切:P
也很喜歡您在各領域的觀察
總覺得談到台文 主體性相關的領域
讀您的文章可以不慍不火好好靜下來想 感覺很舒服

最後還是謝謝您大方賜稿啦~: )

Posted by: 夕月 於 2007年05月07日 19:06

「我實在很不習慣被用名字稱呼的情況,那感覺很肉麻。」

↑非常同意!!

終於有人跟我有同感!

Posted by: kk 於 2007年05月18日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