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囧」和「窘」搞混時,兼談語義的形成

「囧」(通「冏」,以下用「囧」概括兩字)是近一兩年來常見的表情字。根據我自己的理解,這個表情符號出自「orz」的變體「囧rz」,之後「囧」才被獨立使用,用來表達「being embarrassed」、「不解」等情緒。或是說,只要是可以讓人的表情出現「囧」的樣子的情緒,都可以用「囧」來表達。而其異體字「冏」,則有「囧到連下巴都掉下來」的意思。或許這裡可以用一張圖片簡單地將「囧」的用法表示出來:

「囧」在次文化的語義中有和它的同音字「窘」類似的部份﹝"being embarrassed"﹞。如果把「這下他窘了」中的「窘」代換成「囧」,成為「這下他囧了」時,在次文化語言中這句話的意義並沒有改變。因此,我認為應該有人會把「囧」和「窘」混用,把「窘境」寫成「囧境」,「窘況」寫成「囧況」等等。混用並不代表書寫者完全混淆這兩個字,用「囧」代替「窘」也有可能是表達某種風格的手法。而在微軟新注音中,「窘境」、「窘境」等詞都是程式中預設的詞組,使用者不大可能在無意間把「窘」寫成「囧」;這樣的代換應該是刻意為之的。

為了找出數據說明「囧」和「窘」混用的現象,把「囧/冏境」、「囧/冏況」、「囧/冏態」、「囧/冏困」、「囧/冏迫」丟進 Google 來查詢它們的使用頻率。這些詞的傳統用法在新注音中都有預設詞組,分別是「窘境」、「窘況」、「窘態」、「窘困」、「窘迫」,我也把它們放進 Google 裡搜尋。這個小調查使用的工具是從 Prof. Bruce Hayes 的網頁中找到的 Query Google。Hayes 教授的另一作品是 Optimality Theory Software (OTSoft),拿來排 constraint hierarchy 用的,操作優選理論的人應該都會用到。以下是用 Query Google 得到的數據:

試算表版本:囧的使用考察.xls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upload/2007/03/word_frequency_of_jong3-thumb.gif

想不到最多「囧境」有兩千多的數量,這還只是搜尋 web page 的結果,如果 Google 能搜尋到 BBS 上的內容,那結果可能會更多。不過這個調查只限定在 lexical level,把範圍擴大到 phrasal level 的話太複雜,有太多種可能的組合,不好操作,還是算了。再提醒一點,Google 搜尋是不管語義的,所以不能確定每一個使用者的「囧境」是不是和「窘境」同義。但我也想像不出兩者的可能差異,所以我預設所有使用者都把「囧境」和「窘境」視為同義;其他詞類推。

再來我想談談「囧」的次文化語義形成的過程。先看看「囧」原來的意義:
光明、明亮。江淹:「囧囧秋月明」(教育部國語辭典)
窻牖麗廔闓明。象形。凡囧之屬皆从囧。(說文解字)
象「窗牖玲瓏形」(說文段玉裁注)
從段玉裁的注解可知,「囧」原來是從窗牖形狀而來的象形字﹝讓我們請盤古來解釋﹞。但這個字後來在漢語的歷史中逐漸被人遺忘,在《康熙字典》中,它只得到罕用字的地位。對現代漢語的使用者來說,「囧」是連學校都不會教的字。不過注音輸入法和 Unicode 將這個字救回來了,使用者可能在選字時發現了這個字,覺得這個字很像一個人哭喪著臉的表情,然後在「orz」轉「囧rz」時將它用上。雖然有跡象顯示很多使用者並不知道「囧」的意思﹝不論古今﹞,但在這個「orz」轉「囧rz」的動作中,「囧」的語義根本不參與這個過程,所以在這一步還不需要考慮語義。

但是,當「囧rz」變成「囧」的時候,這個用來象徵表情的漢字變成了自然語言的漢字﹝例如「今天很囧」、「超囧的」﹞,這時使用者就不得不考慮語義了。本文第一段提過:「只要是可以讓人的表情出現『囧』的樣子的情緒,都可以用『囧』來表達」,這句話的第一個「囧」是表情,第二的「囧」是自然語言。或許可以說,表情的「囧」是自然語言的「囧」之語義來源。這是建立在「形似」(graphical equivalence)的基礎上的語義借用;在現代漢語中語義出缺的「囧」,因為形似的關係,從「囧rz」借來新的語義,讓自然語言中的「囧」能有適切的用法。在這一步驟,新的語義 override 「囧」原來和明亮有關的語義,讓「囧」在現代漢語的次文化中出現了新的意義。

以上是我比較喜歡的解釋,我也在上面的分析中稍微用上了一些發展中的想法。但如果用比較傳統的方法來分析,到也是個可能的選項。我們知道構詞學中有個叫「back- formation」的現象,課本上常舉的例子是「edit」。在英語中,動詞加後綴 [-ɹ̩] 會形成「做該動作的人」,例如 player, fighter, killer 等等。但 editor 比 edit 更早出現,當時的人在看到一堆動詞加 [-ɹ̩] 的例子後,便認為 editor [ɛdɪtɹ̩] 做的動作就叫 edit [ɛdɪt],從此才有動詞 edit 這個字。上述過程可以這樣表示:
play + ɹ̩ = player
kill +ɹ̩ = killer
Speaker construes a template [verb+ɹ̩] from many instances.
X +ɹ̩ = editor, editor - [ɹ̩] = X, X = edit
Back-formation 的現象中,template 的形成很重要,它提供其它字彙一個參照的對象,讓新詞得以從中產生﹝也有書把 template 稱為 pattern, scheme,總之是一樣的東西﹞。如果要把「囧」的新語義用 back-formation 解釋,那 template 就是六書中的「象形」。使用者透過象形的造字原則,從「囧」的字形中反推出新的語義。雖然這和構詞學中的 back-formation 不盡相同,但使用 template (or pattern, scheme) 反推這點是一樣的。但我覺得 back-formation 的分析沒有解釋為何使用者只會反推出「being embarrassed」、「不解」的意思﹝我也沒看過這兩者以外的意思;偽基惡搞不算﹞。在沒有特別限制的情況下,應該會有更多反推的意義出現,更應該早點出現,而不是在「囧rz」之後才出現﹝或說流行﹞。所以,我還是比較喜歡「形似」的分析取徑。

PS: 這次我比較有把握,應該不會再蛋頭一次了 XD

2007/05/29 補 --
雅虎香港知識+的偉 [博士級 4 級]:您可以轉貼這篇文章,但請遵照 Creative Commons 的授權規則「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也就是說,您還需要把我的名字﹝FreeLeaf﹞加上去才可以。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7年03月26日 07:20│[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當「囧」和「窘」搞混時,兼談語義的形成." :: ephemeris ::. 26 2007年03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74.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7, 3). 當「囧」和「窘」搞混時,兼談語義的形成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74.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494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當「囧」和「窘」搞混時,兼談語義的形成"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嗯......總覺得用「窘」代入跟其他字組合成詞語作為樣本有點問題, 畢竟「囧」最主要的用法都是獨立使用的. 剛才用「我囧了」在google進行搜尋得到的數目就有大約14000筆, 真是囧啊 ^^;;;

就個人理解而言, 使用「囧」的情況比較接近日文的「呆れた」, 在中文而言比較接近「嚇呆」......反正就是那個下巴也快掉下來的樣子.

用上面說的back-formation的方式來解釋其生成的話, 也許應該把「囧rz」視為從「orz」演化而來的單一詞語, 然後再從「囧rz」推導出「囧」的意義. 之前出現過的還有「Orz」、「o.....rz」之類的, 形成

[(頭形象形文字)+rz]

的失意體前屈作為template.(rz還可以有很多共通文字) 然後就可以解釋, 從「orz」演化而來比起「囧」單獨憑空生出來要快.

......其實當初看到「囧rz」或「冏rz」的時候, 我聯想到的是失意體前屈加抱頭的動作, 但大家都想到表情那邊去了 ^^;;;

Posted by: Alf 於 2007年03月26日 19:25

「囧」的確以獨立使用的情況為多,但因為我之前討論的是「囧」、「窘」兩字混用的情形,所以必須用正確的寫法來對照。例如將「囧境」和「窘境」對照時﹝預設兩詞同義﹞,我們可以馬上判斷前者的「囧」是「窘」的混用﹝或說誤用也可以﹞,因為「窘境」是傳統上的用法,普通人會把「窘境」看成是正確的用法,「囧境」是錯的,偏離正道的用法。因此必須用上面的詞組搭配來判斷兩個字是否有混用的情況。

如果把討論範圍拉到 phrasal level 來討論「囧」單獨使用的情況,例如您提到的「我囧了」,因為可能的組合太多,而且不是每個組合都有傳統的用法。像是「我囧了」就可能沒有傳統用法,但「這下他囧了」則有可能有傳統用法。因為沒辦法確定,我在搜尋時便把它們略過了。

還有您提到的那種 back-formation,我覺得是完全正確的方向,而且解釋了「囧」會被大部分人視為頭部表情的現象。﹝如果不當成頭部表情,或許會被拿來當胸肌吧 XD﹞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3月27日 00:09

我想提供一個從字形方面討論的途徑。
當我第一次看到「囧」時,不知道這個字該怎麼念,但是我的直覺就是 jiong3 。
為什麼呢?
因為我覺得「囧」很像「炯」的偏旁。

來看看這幾個都唸成 jiong3 的漢字:

窘炯迥冏囧

是不是都有類似的部件(radical)呢?以漢字「有邊讀邊」的原則,很自然的,就會把這個罕見字唸成jiong3。

一旦把「jiong3 」這個讀音代入「我囧了」,不只字音字形,甚至連語意都能夠和「窘迫」「窘境」產生關連。當字形、語音和語意都符合時,以「囧」代「窘」的情形就產生了。

(我很久沒碰語言學了,自己對傳統漢字文字學也懂得不多,上面說的只是很直覺的想法,給你參考看看。 我很喜歡你做的一系列語言學的研究,每個思考都很有原創性,而且兼顧文化層面。非常期待能看到你最後完成的論文。)

Posted by: WilLiao 於 2007年03月27日 02:06

我連學生證都還沒拿到,論文還不知道要多久才生得出來呢........而且以後可能也不會﹝也沒機會﹞做現在想的東西,從各種研討會的題目來看,我腦子裡的東西還不是普通的離經叛道。搞不好一下子就休學了也說不定 XD

另外關於 radical 和發音的關係,一年多前我也寫過相關的事。我覺得「有邊讀邊」是個值得深究的題目,但之前看到的心理學家好像不這麼想。

文章在此,剛剛才又放出來呢:
有關漢字聲符與發音的關係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3月27日 16:04

FreeLeaf你好,
我是報社記者,近日在做orz相關語詞調查,發現您似乎就是相關字詞的首創者,找到您的網頁,確認您果然專長語言學,覺得真是太有趣了,不知可否採訪您?希望您願意和我聯絡,謝謝!

Posted by: 何 於 2007年03月28日 23:55

我不是「orz」和「囧rz」的首創者,絕對不是。

我只發明了「orzistic」,之前被 MilchFlasche 提到一次,去年五月和今年三月被 wenli 拿去用過兩次,總計三次,除此之外沒有輸出的記錄。這樣應該是超罕用字,不是流行語吧。

至於採訪,如果是要用語言學談這個議題,那還是不要好了。我以後還想在學界混下去啊~~~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3月29日 04:18

我知道您創的詞是orizistic,也看到您發明的一串變化,覺得太妙了,不過,很可惜還不是流行字。但未來誰知道呢?

我對語言的變化很感興趣,本來其實想做個類似「外來語流變」的小題目,訪問相關學者,看到您一些精闢的分析,才也想問問您這位堪稱「當事人」的看法。還是很希望能稍稍採訪您,若您還是認為不妥,也只好作罷。不過,希望您同意我提到您對orizsitic的發展用法,好嗎。

Posted by: 何 於 2007年03月29日 13:59

阿,打錯字了,是orzistic,抱歉~

Posted by: 何 於 2007年03月29日 14:01

> 提到您對orzistic的發展用法

這點沒問題,您可以在報導中提到orzistic的發展用法。orzistic和其他衍生詞只是把英文中常見的後綴(suffix)接上去而已,算不上什麼大學問。

不過,請不要提到我對「囧rz」的看法,也就是現在這個網頁的內容。如您所見,「囧rz」不似「orzistic」單純,網路上還有各種不同的看法,我的也只是眾多看法之一而已。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3月29日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