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橋兩端轉換

我必須早點習慣在天橋兩邊轉換的感覺,現在還有時間讓我悠閒地轉換,以後則只有公車六站的距離能讓我切換。現在我站在天橋的東邊,這大約是從一月中以來維持的位置。在這之前我在天橋的西邊大約花了一個月讓原本絕望的學科重新熱機。現在我已經用了一個月在天橋的東邊弄些短期來說應該無益處的東西,應該要轉回去了,可是又被新的事情牽絆。說牽絆也不好,因為這是對長期的發展﹝=學位﹞有益處的事,應該是「不能放過的機會」才對。所以短期內似乎沒有回到天橋西邊的可能。除此之外我還得幫人讀些教育論和校務行政的東西,但這東西我以前從來沒摸過啊。什麼都要會,我總有一天會把自己變成小叮噹。

如果我現在做的東西能勉強被稱為「做學問」的話,那我做學問的方法應該是問題導向的,但這種導向實在說不上是好習慣。這種習慣表現在瀏覽 Wikipedia 時,就是看到什麼不瞭解、有趣、引人好奇的東西時就會點進去,然後一直點,一直點,點到最後才發現自己花了很多時間,但是最初的問題卻不見得解決。當然有報告壓力時我不會這麼「放肆」,最後還是會繞回去做有死線壓力的報告。而繞了一大圈的結果,就是壓縮寫報告的時間,然後得出和別人差不多的結果。若勉強要說問題導向的優點,大概只能說我在追著問題跑的時候多看了一些相關的東西,累積起來倒也不少,所以越過學科間的高山時會稍微輕鬆一點。可是這樣也會被人說「博而不精」,總之還是不行啊。

另外一個比較糟糕的習慣則是「寶器」迷思。所謂寶器迷思,就是認為自己只要讀了某某大師的書,K過某經典著作後功力就會上升。在自己的本科語言學,這樣的迷思還比較緩和,大概是因為我和這學科的同調率高,所以能辨別什麼是自己需要的,什麼是不需要的,也不較不容易受別人影響。要是會聽別人的話去看他們口中的「聖經」,應該都是為了和他們保持同調率,而不是和學科保持同調。所以我還是得去看看 Fromkin & Rodman 的聖經,得看看 Language File,免得以後和他們頻率不合。但是對於自己不熟的學科﹝尤其是歷史學、社會學、人類學﹞,那我就很容易受別人影響了。當別人說某某的著作很重要,我就會找來看,以為看了功力就會加強,經驗值就會升高。可是結果往往是沒看完就放棄,功沒練到,經驗值沒加到,反而浪費不少時間在累積挫敗感上。這樣也是不行的啊。

就是這樣才搞到現在還是一事無成。

話說回來,雖然說應該把待在天橋東邊和西邊的時間平衡一下,但我總覺得待在東邊會比較有 enjoy 的感覺。這大概是因為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語言學對我的價值在哪裡。因為不知道它對自己的價值,所以不知道為什麼還要繼續做下去,該不會只是為了學生證上面的校名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東西,還是說只能跟著大家一起畫樹和排 OT tableau。這些分析方法不是不會﹝有點生疏,雖然說還給老師也不為過﹞,只是覺得沒有熱血去做而已。

啊,這樣講會不會太狂妄啊?我大概可以猜到「你們在做什麼?你們懂什麼是真正的知識嗎?......你們用輕浮的態度做學問,提出的,不過是廉價的批判!」之類的批評。看來我的「生意氣」是會從指尖不經意流出來的,除了練習在天橋兩邊轉換,收斂生意氣、把學問做得嚴謹也是需要練習的重點之一。

分類: 日常生活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7年02月14日 03:15│[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在天橋兩端轉換." :: ephemeris ::. 14 2007年0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43.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7, 2). 在天橋兩端轉換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43.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463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在天橋兩端轉換"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