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悲哀的外國語

聽說了村上春樹的《終於悲哀的外國語》中有些關於外語的片段,好像和我之前在書店翻的時候看到的不大一樣,所以又去書店看了一下。的確有,那是一篇與書名同名的小文章,夾在兩篇大文章之間,隨便翻的話還不大容易遇到。其實我一直因為某人的話,不敢買村上春樹的書,以免放在書架上哪天被人抓包。但說真的,哪裡像啊?那種相似性只是那個人自己任意的投射吧。

話說回來,外國語真的是個令人感到悲哀的東西,村上提到的三件事讓我特別有感覺。其一為那種不知道如何遣詞用句所造成的拙劣感,像是車子出問題卻沒辦法描述給修車廠的人聽的感覺。其二為使用外語一段時間後,那種「電池耗盡」的感覺。其三為聽者回一句「What?」時的感覺。最後一個感覺是我最不喜歡的,所以我也儘可能避免用類似的話回覆。

不過這三種感覺,身處於一個被華語防禦力場包圍的地方,大概不容易有切身的感覺。這也難怪會有人問那些「最近常被問到的鬼問題」。你知道嗎?那是種連說都說不出來的悲哀,成日用硬裝的笑容應付,或說迴避交際的情況啊。這其實可以當成社會語言學的議題,也有人去做過了。但如果想寫這樣的報告,光作文獻回顧就夠血淚了,你還有力氣寫下去嗎?

大安區攻略戰時也一樣。用英文寫的研究計畫要花上兩個星期才能定稿,寫了一千四百多字,拿去給人改之後變成八百多字。即使改得很好,你也知道那是 native speaker 才做得到的程度。另一方面,用漢文寫的兩天就弄出來了,而且寫的還是陌生的領域。就算加上收集資料的時間,總共也不超過一星期。同樣都是表現自己的東西,不過換個語言,需要投入的心力卻天差地別,這怎能不悲哀呢?

最近我也看到一種滿悲哀的狀況,一種課文看不懂,題目也不懂,卻要把答案生出來的悲慘狀況。造成這種狀況,我想老師要負很大的責任。唯一可稱幸運之處,為這是在華語防禦力場內發生的事,所以不懂時還可以用熟悉的L1討論,或把不懂的東西硬翻成L1後再來想辦法。這和一群人用破爛L2互相討論的情況相比,至少還沒那麼悲哀。

外語學習也是件令人感到悲哀的事。明明上了半天的課,程度也沒辦法提升多少,再怎麼學也沒辦法和 native speaker 一樣,怎麼學也不會有 native speaker's intuition,怎麼學這個語言都不會是你的,充其量只是拿到使用執照而已。

外國語如此令人悲哀,那為什麼還有一堆人拼了命去學呢?從工具的角度來看,將外語學到一種「破爛但可溝通」的程度就可以了。我想對一些上班族來說,這應該是個合理的解釋。但我也認為,「學習外語」這個行為,與其說是學習,還不如說是累積資本去兌換別的好處罷了。資本的證明就是語言檢定的證照,以英文為例, TOEFL、TOEIC、全民英檢,都是用量化方法表示一個人英語能力的證照,而我們也看到很多可以用這些證照兌換的機會。所以說,有些人學習外國語並不是真的要和外國人溝通,而是要用外國語的能力在國內兌換某些利益。個人以為,這才是外語學習的背後精神。這大概是讓外國語不那麼悲哀的唯一方法吧。

但是,這種將外國語極端地視為身外物的觀點﹝就像「金錢是身外之物」的意思﹞,其實還是和外國語抱持安全距離的。當真正接觸到外國語時,那種衝擊,怎能讓人不悲哀呢?

分類: 書與閱讀與讀書的人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7年01月02日 12:53│[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真的很悲哀的外國語." :: ephemeris ::. 2 2007年01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20.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7, 1). 真的很悲哀的外國語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20.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444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真的很悲哀的外國語"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http://www.pots.com.tw/article.pl?sid=05/08/19/0049200

不知閣下您的看法??(請洽以上網址 再評論)
那是國王的紙內褲 我只是挖個洞 讓他把鳥露出來
就被幹的很慘
唉 我恨文藝青年 哈哈

Posted by: 中坡不孝生 於 2007年01月02日 15:06

看看新加玻, 就明白在保護自身文化的前提下,
外語的悲哀是避免不了......

反正, 屬於自己的語言都不是學回來的(笑)

Posted by: Alf 於 2007年01月02日 20:03

看看新加玻, 就明白在保護自身文化的前提下,
外語的悲哀是避免不了......

反正, 屬於自己的語言都不是學回來的(笑)

Posted by: Alf 於 2007年01月02日 20:06

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在這裡我的指導老師是英國人,每次會面時,我總是戰戰兢兢,深怕他不了解,或曲解我的問題,有時候以文會老師是個不錯的方法...
另外量化的課程是一位L1為德語的老師,他對數字概念十分敏銳,但我們這些來自不同L1 的師生,共同討論艱澀的量化分析數據,的確是一大考驗...

Posted by: CHEN 於 2007年03月23日 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