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lemma

每到晚上大家都睡的時候,我就問自己「到底還要不要做語言學?」

對這個問題,11月底的答案是:能去古亭大的話就做下去,去不成就轉行做文史吧。這是把命運交給別人的分歧點﹝存檔功能無﹞,但當時認為反正古亭大必死,轉行轉定了,那就放棄語言學吧。結果老天整人,莫名奇妙地在分歧點上「被」選了 YES,看來語言學還會繼續做下去的樣子。

但我又問「要是我真的就這樣走下去,我能做出我想要的東西嗎?或,這個環境能支持我做那個東西嗎?」

我想做的東西是「the interaction between spoken and written linguistic forms」,一個我還沒找出簡潔稱呼的題目。要說領域,大致上和 Writing System、Literacy、Phonology、Semiotics 都可以扯上一點關係。地球上做這個的人不多,分散在世界各地。相關文章如果不是那幾個熟悉的人﹝ex. Florian Coulmas﹞寫的,就是看不懂的德文;年代不是 60、70 就是 80 年代;手邊這本書 Writing in Focus 出版時我還在 babbling 啊。這麼多年都沒啥進展的題目,一看就知道沒前途,果然是做心酸的。

「這樣還要做下去嗎?」

從樂觀的角度來看,一個已有一些發展的題目﹝不怕沒肩膀踩﹞+跨越多學科﹝產生新題目的熱區﹞+沒什麼人做﹝競爭者少﹞+與自己切身相關的問題﹝有熱血來源﹞,擺明就是個待宰(?)的題目,不做下去還有點可惜。

但從糸色望的角度看──我比較傾向這個角度──做這種離經叛道的題目根本就是找死吧。當大家都在種樹,排 tableau,織網,下標籤,不然就是搞教學、搞習得、搞發展的時候,去搞一個被大西洋兩岸的語言學典範忽略的題目,這當然是需要讓典範來好好規訓一下的事﹝修正拳襲來﹞,不然那些必修課是列假的啊?區區學生去對抗蟲司機、不倫非爾、普語共筆派的典範,會不會太狂妄了?

所以還是絕望啊,轉行吧。

在文史那邊,至少漢文看起來比較快,寫起來比較順手。日文當然是要學的,不過日文除了學術功能以外還有娛樂功能,比英文實用得多﹝至少不會只有痛苦﹞。也不怕被別人詬病英文差,成績單拿出來還是可以壓死一票人;當然這是用資金和時間鍊成的,這點我還有自覺。所以文史這邊既是自己喜歡的,相對起來又比較輕鬆,看來挺有發展性的。

「喂!都20日了說這些有什麼用?」

對啊,口嫌體正直,最後還是被圖書館滿滿的藏書吸走了。這就是學術資源現實的地方,然後你就會相信,什麼看科系、看興趣、看老師,總之不看學校的說法都是空話,沒有學校用時間和金錢堆出來的圖書館滿滿藏書和資料庫,要怎麼做研究啊?

絕望啊,到處都是 dilemma,我還是繼續站在新生南路和平東路口的天橋上,不往東,不往西,只要望著南方就好了。

分類: 日常生活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6年12月20日 03:07│[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Dilemma." :: ephemeris ::. 20 2006年1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15.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6, 12). Dilemma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15.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439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Dilemma"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