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人的投票日

今天是我第一次投票。並不是因為今年才有投票權,而是因為過去的選舉都因我和投票所之間的物理距離太過遙遠,所以一直被算在「未領票」那一邊。

投票所設在我畢業的小學,自然是很熟悉的地方。從我走進校門起,便開始打招呼。有時是認識的人,有時是不認識的人,但很快就會被介紹出去。投票所內的選監人員有認識的老師,所以也會點個頭。我想站在走廊的那位警察一定會覺得很奇怪,這個人怎麼一路和人打招呼,是要選里長嗎?但是今天卻沒遇到半個同學,真是奇怪。

有人說「你也有投票權啦」,好像我很年輕的樣子;非也,我早就收過三四張投票通知了呢。

雖然和很多人打招呼,很有「在地」的感覺,但我和這些人的關係並不是因為地緣相近而造成的,而是因「組織」形成的關係。也就是說,這種在地感並不是因為住得近造成的,而是因同屬於一個「組織」而產生的,例如學校、診所。在都市裡,這種關係可能比鄰居間的關係更為親近。

不過,這場選舉並沒有出現不可思議的結果,一切還是和預期的一樣,我想以後十年的選舉也會如預期的一樣吧。沒關係,我現在只要有可以 imediately benefit me 的不可思議就夠了。

[以下為附筆]

Immediately?或許不能說得那麼快,因為還不知道該不該接受這個不可思議的 offer。

有人對我的躊躇不以為然,因為正常人、普通人、一般人、對升學文化稍有概念的人,大概都會說「哪裡有不接收的道理」。的確,在這個情況下一般人不會不接受這個不可思議。但是人家,另外一邊,可是第一次啊,需要它時滿口花言巧語,不需要時轉頭就走,怎麼可以做出這種始亂終棄的事呢?所以如果我真的那麼做,那就是再一次證明有Y染色體的人類真是爛東西啊。

﹝奇怪,Y染色體那麼糟糕,怎麼沒在演化中淘汰呢?﹞

就算不管始亂終棄的問題,我的躊躇還牽扯著更多層的問題。該選擇過去的興趣還是現在的興趣?該 go the West 還是 go the East?該選擇 diglossia 中的 H 還是 L?我曾說過「我一直很佩服能大大方方做『台灣』的題目,或是在研究興趣上寫上『Taiwan』的人,我可沒膽子這樣寫」,而我也說過「我恨透英文了」。嗚呼,又沒膽又討厭,這還真是一個麻煩的情況。不過這樣也會有人說「真是奢侈的麻煩」吧。

總之,我現在站在新生南路和平東路口的天橋上,不知道該 go to the East 還是 go to the West。但我知道,我還是望著南方的。

分類: 日常生活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6年12月10日 03:19│[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在地人的投票日." :: ephemeris ::. 10 2006年1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10.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6, 12). 在地人的投票日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810.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434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在地人的投票日"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