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需要加註的「以前」

「以前」是個好用又模糊的詞,它可以指不久之前的事,也可以指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以下所說的事,只和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類「以前」有關。又為了寫得更詳盡一點,每個「以前」後括弧中的數字,表示的是距離現在的時間,單位是「年」。也因為是很久以前的事,你可以預期括弧中的數字都有兩位數。

去了趟台中,目的地是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動機不是學習,而是帶點舊地重遊的感覺。這天的天氣很好,一副適合學校遠足的日子,一大早從台北出發,到科博館前大約是九點半。已過尖峰時間的台中港路沒有傳說中可怕,可怕的是兩旁似乎完全無視容積率的巨大建築。這不是我記憶中的台中港路,不過也早有心理準備。

以前之一 (19)

從中港路館前路口沿著演化史步道走向科博館,這是以前必經的路,不過我每次都是倒著,用時光回溯的方向走。但即使逆著地板凹槽中的時間水流走,實際上的時間還是順向流動的,所以兩旁的行道樹已經有無可名狀的高度了。這點倒是沒料到,著實被兩旁整齊高聳的黑板木震撼到了。除了行道樹以外,演化史步道上的動物倒是沒有變化,還是以前(19)的那些恐龍、菊石、三葉蟲等等生物的圖片。流水還是少少地流動,不過淺溝變得可以輕易跨越,我想這一定是某個尺寸有變化的緣故。

再往前便是科博館的廣場,大門與階梯都和以前(19)一樣,連幼稚園小朋友集合排隊的地方都一樣,但是廣場似乎沒有以前遼闊,這一定不是修建或展覽看板造成的視覺阻礙,而是19年間某個尺寸有巨大變化的緣故。當然,對我這種科博館1986開館就來過的古人來說,最早的科博館只有正對著演化史步道的科學中心,和它旁邊的太空劇場而已。現在科學中心似乎沒什麼人去了,大眾所認知的科博館主體反而是生命科學廳等二期以後的展覽館。至於太空劇場,雖然門前沒什麼人,還是希望它還是與以前(19)一樣受歡迎。

以前之二 (17)

生命科學廳的外觀和以前(17)一模一樣,售票處也沒變,還是傳統的小窗口票房,玻璃上有圈放射分佈的小孔,沒有改成開放式的櫃臺。唯一的不同是玻璃上多了一台對講機,還是有人的聲音不夠大吧。我記得以前(17)的門票是從紙本撕下的,現在改成當場印刷,這是科技的進步。走進以前(17)生命科學廳,雖然以前去過很多次,一進門還是有點找不到方向,所以把熱心的義工引來了。

後來找到「恐龍館由此去」的牌子,確定那裡是以前常走的路線。沿路的展品都和以前(17)一樣,雖然平常不會想起它們,走進這個地方看到展品後,記憶全回來了。記憶中當然不止有印象,還有相關的知識,所以不需像以前細讀說明文字,看到就知道了。而從這裡開始,原本還隱約傳來的小朋友聲音不知不覺地消失了,在大部分的地方,只有我一人和穿大學服(滿像的)的館員,共兩人而已,這時與他們雙目交會似乎有點尷尬。館員都滿年輕的,小時候應該也來過科博館吧?在小時候常去的地方工作,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我總覺得這樣滿不錯的。

走進恐龍館的儀式依然震撼,從原本陰暗低矮的二疊紀穿過門便來到高大明亮的恐龍時代。和以前(17)一樣,在這裡稍微多待了幾分鐘。大型的恐龍模型和骨架當然不會有什麼變化,感覺還是和以前一樣,不知道在入口看到的那些小朋友的感覺是不是和以前的人一樣興奮。之前聽說2004年時恐龍館有大幅更新,但我怎麼想也想不出以前的恐龍館是什麼樣子,自然也比較不出不一樣的地方。二樓關於鳥類起源的地方多了些新東西,是近十年來在中國和蒙古的新發現。陽台上穿著樹葉衣的恐龍還是自顧自地說著「你們總是愛談論我們滅絕的事......」,這麼多年來還是一樣啊。滅絕區有個小迷宮,印象中以前常跑進去玩,現在迷宮牆上的扶手都磨舊了。而眼看四下無人,本來也想進去走走,不過注意到入口處的紅外線裝置,想著「進去就會有人來吧」,又覺得迷宮的尺寸似乎是為學齡前幼兒設計的,故作罷。

再來是哺乳類和人類的展區,沒有發現新的展覽,放映的影片和配音還保留著八零年代的風格。快快地走過這裡,稍微看一下在動線盡頭麥當勞前的圖坦卡門驗屍(?)記錄後,便從樓梯直下B1。B1還是和以前(17)一樣,一進去就有股特殊的,灰撲撲的味道迎面而來,為什麼這麼難聞的味道十多年來都無法消散呢?色彩、形與數都和以前一樣,形與數區總是要和別人搶的小球一個人也沒有;應該說,除了我和館員,那裡一個人也沒有。其實我不是想玩小球裡的東西,而是想知道小球裡操縱游標的指向器和螢幕到底是用什麼做的。是軌跡球加CRT螢幕嗎?單色還是彩色?與其說對展品有興趣,到不如說對呈現展品的80年代科技有興趣。不過尺寸差太多了,不好意思進去,躊躇之間又有兩位參觀者進來(可喜可賀),遂放棄。

回到一樓,把極地恐龍特展繞一圈後,生命科學廳的部分(也就是17年前的以前)都回顧完了。因為時間不多,得盡快走完中國科學廳和地球環境廳外加兩個特展。

以前之三 (12)

中國科學廳和地球環境廳是科博館第三、第四期的工程,完工開幕時已經過了我到科博館的高峰期,所以總共只參觀過兩次而已。現在對之前的兩次參觀已經沒有什麼印象,而兩個展區的展覽看起來都沒什麼變化(這是從文字推測出來的),時間又不足,故走馬看花,用很快的速度就將兩個廳上下兩層都看完了。不過看完後看看時間,竟然也花了一個半小時。我想要將科博館全部細看的話,至少要用上一整天吧。

雖然對12年前的中國科學廳沒什麼印象,還是有件意外是記得的。第一次去中國科學廳時才剛開幕,水運渾天儀尚未完工,工人還在兩層樓高的渾天儀框架上裝玻璃片。當時有一片玻璃(忘了是還沒裝上的還是已經裝好的)就這樣從直立的狀態,漸漸傾斜,最後終於平平地倒在地板上,碎成一塊塊的碎片了。雖然整個過程只有一秒鐘左右,但在記憶中它就像慢動作一樣。因為沒有傷到人,施工單位把玻璃掃掉後拉上警戒線就沒事了,這個事件也只會留在少數目擊者的記憶中,不會登上新聞版面。

逛完特展後來到有餐飲區的那一邊,不過生意頗差,平常日大概只有館員會去消費吧。以前買恐龍布偶的地方現在改成 Mini Zoo,雖然原來的店面前面的水池還是老樣子,其它地方都變了。一樓原來是誠品科博店的地方變成另一家賣店,似乎叫「石尚」吧,在裡面繞了一圈,只有粗糙的塑膠恐龍玩具,沒有可愛的恐龍布偶,現在的小孩真是可憐啊。

走過西屯路(真是漂亮的道路,不過好像只有這一段漂亮)是新的植物公園,這是上一次12年前的以前參觀科博館的時候還沒完工的部分。因為時間所剩不多,我只在溫室前繞了一圈便離開了。剩下的等高鐵通車後再來吧。

以前之四 (19)

從植物公園離開後,往科學中心的路上發現在草坪上野餐的小朋友;真的是遠足呢。DNA模型上還是有很多人爬上去玩,印象中我連上去都不敢,他們都不會怕高而掉下來嗎?

科學中心和太空劇場是科博館最早完工的部份,現在科學中心只要有其他展覽廳的入場券就可以參觀。和其他展覽廳比起來,科學中心要窄得多。印象中三樓是天文科學、四樓則是物理學。現在的三樓好像有了一些變化,空間似乎稍微窄了一點,確定沒變得只有四季星座的部份,每個星座的按鈕按下去的感覺和聲音都和以前(19)一樣。四樓則有很多和以前一樣的地方,像是千里傳音的碟子、槓桿原理的滑輪組﹝我竟然拉不起來﹞、永久磁鐵、色彩的組合等等,都和記憶中的樣子一樣。永久磁鐵上有不少傷痕,大概是十九年累積下來的吧。似乎有一些原本在樓上的展品被搬到地下室了,而地下是似乎沒有整體的規劃,看起來亂亂的。從地下室上來後,在一樓賣店發現組合式的小飛機。上一次買這個東西是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在學校福利社買的。雖然有利用橡皮筋彈射的版本,我還是選擇用手丟出去的傳統型,因為這才「傳統」啊。

從科學中心出來後,已經沒有太多時間去其它地方,得趕快解決中餐,再趕到台中車站搭車回台北。照預定計畫走館前路到台中港路搭公車,並在路口的摩斯漢堡吃中餐。這家摩斯漢堡的店址應該就是以前的台中牛奶大王吧,而這棟鐵黑色的建築,以前應該是滿明顯的建築,現在完全埋在四周無視容積率的怪物建築下,真慘啊。在走到摩斯漢堡的路上,右手邊發現一家很漂亮的敦煌書局。書店一樓的書架頂就是二樓的走道,站在二樓往樓下看,會覺得是書和書架搭起了這間書店;明亮的陽光從兩層樓高的玻璃灑下,走在光明充滿書與書架之間,感覺到的是書的氛圍與光華。

以前之五 (20)

在台中港路上等車,遇到一位印度人,他不確定哪些車可以到台中車站,我事先查到的路線卻一直不來,而且我還不知道怎麼搭台中的公車,應該是上車收票吧。後來上了從來沒搭過的106,反正終站是台中車站,硬搭到最後一站就到了吧。在車上和那位印度先生聊了一下,他看我好像對台中的街景感到很驚訝時﹝像是台中師院怎麼出現一棟天殺的高樓,梅川怎麼不見了等等﹞,又聽說我很久沒到台中,便問多久沒來了。對曰:十二年。這果然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啊。

後來他先下車,我則照計畫繼續坐到台中車站才下車。離火車發車還有半小時,所以依然照計畫到自由路走走。才離開車站,在路邊的騎樓就看到幾個算命攤,其中一位突然對我大叫「少年仔!是個人才!」真抱歉,我不信這套,而且正趕時間,故逕自離開不顧。先到誠品龍心店逛一下,挑了一本在火車上看的書。我常做這種事,就是先選一本想看的書,然後在遠方城市上車前去書店買,善用連鎖書店的好處來減輕隨身行李的負擔。買好書後走到自由路中正路口,以前總覺得自由路離車站很遠,現在卻發現這段距離比從我家走到捷運站還近,可能還不到國中的通學距離吧。

自由路中正路口還是和印象中的樣子差不多,面向台中車站的方向,第一象限彰化銀行總行,還是老樣子的古蹟。第二象限以前好像是遠東百貨,現在建築上的裝飾尚存,但百貨公司不知道什麼是時候關門了。第三象限是縣市長選舉時因「買餅選市長」而被報導的店,廣告還在。第四象限以前有永琦百貨,現在卻變成台中市政府的第二辦公大樓,這前後的反差似乎太大了點。印象中永琦百貨旁是台中牛排館,現在已經不見了,原址大概是藥局那棟樓吧。回程在綠川的橋上停了一下,綠川沒有記憶中漂亮,也沒有照片中典雅。

不過覺得奇怪的是,怎麼走過一個街口就看得到被火燒過,或是老舊傾頹的房子?車站前的金莎百貨也有燒過的痕跡,後來查了一下才知道是2005年二月的事,不過這麼久沒修,大概也不會動手吧。最後在火車發車前五分鐘回到火車站,誤點兩分鐘,看來還有時間洗個手,買個飲料再去月台候車。五分鐘雖然可以從容,但還是用匆忙的形色辦完所有的事。最後趕往剪票口時有個人要拉住我做問卷,不像平常用冷峻的口氣說「不好意思」,而是充滿歉意地說:

  「抱歉,我得走了」

分類: 以前的事情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6年01月05日 22:17│[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台中市:需要加註的「以前」." :: ephemeris ::. 5 2006年01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96.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6, 1). 台中市:需要加註的「以前」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96.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239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台中市:需要加註的「以前」"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我幾乎每個週末回台中,但是僅限於回家。

我常想,在固定來回的路線一個block以外的變化,我應該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Posted by: 帝國反抗君 - PowerOp 於 2006年01月06日 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