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記數事:史觀、展覽、公車

‧關於史觀

這半年來書店的台灣史區出現一些不一樣的書,這些書大致上都是討論1895年後的台灣史的書,不過在史觀上和之前常見的台灣史著作有點不同,我們可以用他們指涉1945年發生的政權移交事件的用詞粗略地區分兩者為:終戰史觀(=非光復史觀)、光復史觀(=非終戰史觀)。後者就是我說的那些「不一樣的書」採取的態度。

或許有人會問「光復史觀(=非終戰史觀)不就是以前歷史課本上的史觀嗎?那裡有什麼特別的?」的確沒什麼特別,這從今年七月到十月間還有不少人在紀念抗戰、慶祝光復就知道這沒什麼特別。不過特別的是採取這些史觀的書,終於走出課本與學校的圍牆,踏入台灣史書區,在書店與原本佔書區主流的「終戰史觀(=非光復史觀)」一起搶市場了。

乍看之下不是好消息吧,好像陳舊的東西要復辟的感覺。其實這些陳舊的東西從未離開﹝是故無所謂「復辟」﹞,而且一直以 unmarked 的姿態存在於我們的社會,經由教育﹝學校的、社會的﹞路徑指導我們對過去世界的看法。這些 unmarked 的東西現在卻要用 marked 的姿態與原本就已經 marked 的終戰史觀(=非光復史觀)在書店對戰,雖然看起來有點礙眼,事實上還是代表了整體社會的一種進步。至少那些陳舊的東西被拉下海,不再以凌駕卻低調的姿態存在。

‧關於展覽

從台灣博物館出來後,走到公園路上的台大醫院站搭上直行仁愛路的公車,到台北市政府參觀台北探索館。一進門就看到二樓進行中的特展「殖民現代化的真相特展」的海報。海報的副標很大,比標題還大,很招搖,曰「進步與幸福是兩件事」。

因為是第一次參觀台北探索館﹝它的前身市政資料館高中時倒是參觀過一次﹞,所以從四樓的常設展區開始。不過整個四樓和三樓的展覽都很普通,隨便一本介紹台北的書,例如再版n次的《台北城的故事》,都比展覽的內容豐富。比較有特色的只有四樓關於台北古城的展覽,以現代的立體地景為底,高架起的平台用透明的清代台北城地圖為地板,走在上面可以古今對照。我也做過一個類似的: [Google Earth]台北城的風水軸線。其它的常設展都滿虛的,沒有看頭,只能秀給對台北陌生的外賓看。

附帶一提,三樓有根「虐書柱」,是用舊書把柱子圍起來的裝飾。這種裝飾看似新穎,但是喜歡書的人看到這麼不尊重書的裝飾,就像愛狗人看到狗肉攤一樣,只能作嘔。﹝在 flickr 找到一張虐書柱的照片

會不會說得太重了點?好好一個展覽館被我說成這樣,市府會怨恨我的。Anny's Blog 有光明面的報導,可參考:
[What's fun in Taipei]Discovery Center of Taipei
[Discovery Center of Taipei]The oldtime Taipei City
[Discovery Center of Taipei]The Discovery Hall
還是提醒一下,請別抱太大期待,我就是看了這三篇文章才對台北探索館有過高期待,以致過度失望。

終於到了二樓的特展區了。不過這時候展區似乎剛結束什麼活動,中間擺滿了椅子,所以沒多看,只把展覽的看板瀏覽一遍。看板的內容多為引用早就廣為人知的資料,但是詮釋的方法則採取帶怨念的批判修辭。當然,這樣也沒什麼不對,當時台灣在經濟上與政治上的確居次等地位。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當批判的焦點放在台灣如何被用來服務日本的利益時,要把「日本」和「日本本土」分清楚。常見的批判內容是台灣被用來服務日本本土的利益,但是在修辭上卻採取服務日本的利益。弔詭的地方在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邏輯上不也是日本的一部分嗎?台灣作為日本殖民地的歷史與地位是另外一個值得探討與批判的課題,但在修辭上,常見的混淆容易誤導我們的思考,須特別注意。

再回到那個特別大的副標:進步與幸福是兩件事。請發揮解讀 implicature 的能力,解釋一下寫這句話的人想說的是什麼?簡單來說,就是用老師的口氣告訴參觀者日本時代引入的現代化是進步,但不值得懷念,因為生活並不幸福。這對1945年前即定居台北的人好像不大友善,對長輩總不能用這種口氣吧。諷刺的是,「進步與幸福是兩件事」也可以用在1947-(49)-1987的台灣。可以說經濟的進步是一回事,思想與心靈的幸福則是無法與經濟一起成長的另一回事;也可以反過來說,物質上的幸福是一回事,當然遲遲無法進步的自由又是另一回事。不也有人用「再殖民」來描述戒嚴時期嗎?﹝沒錯,就是陳芳明﹞所以把標題改成「再殖民經濟奇蹟的真相特展:進步與幸福是兩件事」也說得通。

‧關於公車

離開 Taipei 101 時搭到拼命搖車的大有信義幹線。何謂搖車?在公車專用道上龜速行駛,希望能等到紅燈以載到更多乘客即為搖車。今天他開得比人走路還慢,前方的車都已經開到一站外的地方他還繼續龜速前進。這時換車也沒用,因為後面的車還是會被他擋到。

更不幸的是這輛車還是金玉在外敗絮其中的紅色低底盤車﹝早就想罵它了﹞。中央站立區的拉環太高,連我都拉得很吃力,前側座位區配置兩排四座的座椅,為了輪子還特別高起來,造成從中央走到前門的走道狹窄,像河谷一樣。而且前後兩端的座位區都很高,進出座位像在爬山,所以我一向避免,但是用站的只能站在扶握不易的站立區,為了抓穩還曾扭傷手臂,真是爛透了。聽說同型車在高雄也有使用幾輛,真是難為高雄人了。

如果想要真正的低底盤公車,還是砸錢去買吧。不然就好好做高底盤,反正現在大部分的公車都是高底盤,別用偽低底盤車把自己公司的招牌弄壞,大有已經夠沒形象了。

分類: 胡思亂想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12月14日 23:52│[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略記數事:史觀、展覽、公車." :: ephemeris ::. 14 2005年1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78.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12). 略記數事:史觀、展覽、公車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78.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221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略記數事:史觀、展覽、公車"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quote="FreeLeaf"]弔詭的地方在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邏輯上不也是日本的一部分嗎?[/quote]

腦中不具有這個邏輯的人,通常都是理所當然把台灣當成中國一部份的人:「反正割讓也好、殖民地也好,我的還是我的。」由於日本戰敗、台灣重新由中國接收成為事實上可能的處理方式,於是大部份的歷史詮釋都遺忘了其實即使在1895到1945之間,大部份時間裡面連中國人都不覺得台灣是什麼中國的固有領土,畢竟割都割了;因為做夢也沒想到有天日本會戰敗。

唯有遺忘台灣曾經徹底屬於日本這回事,住在台灣的人才能重新滑順地和中國建立關聯性;而一直嚷著「台灣還沒解放」的那個國家的人,當然更假裝台灣人即使在日本統治下,也「心向祖國」。

若有引起過多的爭議之虞,請逕刪無妨:)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12月15日 06:22

這篇本來就是寫來討戰的,再多爭議也沒關係,這樣才熱鬧^^

補充兩個忘記寫的東西:
1. 關於展覽,其實市政府也是不避諱展現意識型態的。這裡的「意識型態」指的是拿來罵人的那一種,不是學術上的意思。從這個特展附帶的研討會也可看出,他們想駁斥「殖民統治讚美論」,但採取的態度卻是「殖民統治仇恨論」,似乎在這兩者之間沒有中立地帶可以選擇。非仇日者即為親日,非親日者即為仇日。但不要忘了「進步與幸福是兩件事」也可以用在1947-(49)-1987的台灣,尤其是KMT執政的台北市政府,請小心回力標。

補連結:
維護古蹟 勿墜美化的假記憶
幸福?進步?殖民現代化真相特展

2. 關於史觀,我會用「終戰史觀(=非光復史觀)、光復史觀(=非終戰史觀)」這種冗贅的方法來說明,意指這兩種史觀間是沒有中立餘地的。以前有一邊是 unmarked 時還好處理,只要站到 unmarked 那邊就沒事了。但當兩邊都變成 marked 的態度時,涉及此事的人就不得不自己選邊站被別人歸到某一邊,沒法逃掉了。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15日 11:35

>光復史觀(=非終戰史觀)。後者就是我說的那些「不一樣
>的書」採取的態度。
可以請問是哪些書?
謝謝

Posted by: kiku 於 2005年12月16日 00:04

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去書店抄書名呢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16日 00:42

來點名了:

1. 破曉時刻的台灣:八月十五日後激動的一百天
2. 激動一九四五
3. 台灣光復紀實
4. 蔣中正遷台記

目前大概只有3和4還擺在新書區。3是中國那邊編的,可想而知會採取什麼立場。4其實滿有趣的,但是書名和書腰的推薦人可能有反行銷作用,還是建議翻翻內文,別理書腰和寫序文那個人。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16日 19:50

是啊……我從好幾年以前也就只好越來越靠向「終戰」史觀了,我在敘述歷史的時候都使用「戰後」當作時間的座標。

對了,不要忘了中國還有「解放」史觀啊,哈哈。

不過我還是覺得講「戰後」最合理啦,比「光復」或「解放」所帶的價值意涵應該是少多了。我覺得與其面對「光復」、「終戰」、「解放」各方選邊站的要求,現在倒應該還是可以試著發揚「誰都不甩」的精神,反倒光明正大把那些還想要延續生命的史觀都排擠到邊緣去才對:p

「戰爭結束了,希望永遠的和平可以維持下去,講『戰後』有什麼不對?你有意見嗎?」不知道可不可以這樣回應從國民黨或共產黨角度發聲的人:p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12月16日 23:32

在大聲說出對終戰史觀的偏好之餘,吾人也不妨重新定位從這個史觀出發的歷史敘事。不要國民黨那套、不要共產黨的,但在這個路數當中也未必要把某些既有的台灣本土政治訴求所造成的影響照單全收。

這樣子,或許可以區隔出誰的歷史敘事比較守舊,誰的歷史敘事可以海納百川一點嗎?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12月16日 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