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的禁錮

胡適把詩從聲韻的領域解放出來
曰:「不拘格律,不拘平仄,不拘長短」
是為新詩

不出五十年,現代詩派的宣言意識到書寫的差異
曰:「新詩乃是橫的移植,而非縱的繼承」
詩又被套上書寫的枷鎖,禁錮在九宮的牢房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12月08日 21:37│[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詩的禁錮." :: ephemeris ::. 8 2005年1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76.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12). 詩的禁錮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76.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219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詩的禁錮"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你好,^_^
我是来自大陆的,呵呵
偶尔看到你的博客
我对台湾的新诗不怎么清楚,可以介绍一下吗?

Posted by: 徐杰 於 2005年12月23日 09:43

我已經很久不碰新詩了。那六行文字要說的是,韻文本來是用來吟誦的,所以聲韻很重要。胡適的宣言說這些東西都不必管了,所以新詩不必和韻、不管平仄。結果到了現代詩派介紹西洋詩時,想把橫的形式移植過來,但移不了西洋詩的押韻法,所以新詩又被關進書寫的牢房,極端一點的詩人甚至會在文字排版上玩詩,這種詩唸不出來,只能用眼睛讀。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23日 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