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部份人不同的地方

有些事情似乎是很多人有興趣的事,或是常常做的事,然後就變成某種具集體性、社會性的特色。但因為種種奇怪的原因,有一些大家常做的事對我來說卻是很陌生,或是很少去做的。

武俠小說就是其中一個。好像很多人都看武俠小說,金庸、古龍的作品在台灣也很受歡迎,前者的小說人物還不斷被改編成遊戲,或是被用來比擬現實人物。可是我一本武俠小說也沒看過,所以很難了解這樣的修辭。像是有人說「某某某就像金庸筆下的岳不群一樣」云云時,我的反應都是「啥──?」,也就是完全抓不到說話者引用的典故是什麼。雖然這樣的修辭看多了也知道岳不群大概是奸角,或是某人物常被拿來比附某種人,但還是有種很生疏的感覺。

另一個具集體性、社會性的特色──應該可以說是台灣的特色──則是逛夜市。我很少逛夜市,在我現在的記憶中能清楚回溯的七年內,我只陪來台北玩的親戚逛過一次士林夜市,其他情況也只有經過師大旁「不可抗力」地經過師大夜市而已。至於有名的華西街、通化街﹝正式名稱是臨江街夜市﹞、饒河街,我則是連去都沒去過。我想我應該是不喜歡夜市那種擁擠、悶熱的感覺吧,而且去夜市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吃路邊攤?小吃?這又是另一個我很少做的事了。

好像有很多留學生在國外待久了,就會開始對著學校的爛食物叫「好想念台灣的路邊攤啊」之類的話。印象中小時後我偶爾也吃路邊攤,但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不去那種坐在路邊吃的攤子了。原因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是怕熱、怕不穩的桌椅、怕桌上拿來插免洗筷包裝的大針,也有可能是衛生宣導做過頭,不小心把自己的行為也改變了。總之我對路邊攤提不起半點興趣,經過時路邊攤都不會特別留意,更別說特地為吃路邊攤而去夜市了。

當然,路邊攤賣的食物可能也是讓我對路邊攤沒興趣的原因之一。路邊攤常賣的東西是台灣小吃吧,但是在台灣小吃中,我只吃魯肉飯和貢丸湯,其它像是豬血糕、碗粿、蚵仔麵線、蚵仔煎、肉丸、白斬雞、鴨肉......等等的台灣小吃,都不在我的守備範圍內。而魯肉飯和貢丸湯又是到處都有的食物,所以也不需要特別去夜市吃吧。

旁曰:「我想你只是挑食吧。」

這麼說好像也沒錯,不只路邊攤的小吃,也有很多在台灣很受歡迎,但我不吃的食物,其中雞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雞腿是雞肉中十分常見的料理,在學校時班上每天都有人在中餐裡放雞腿,學校的福利社一定有雞腿便當,辦活動時雞腿便當都消失得比較快,但是我每次看到雞腿就發愁,因為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把一支雞腿吃下去。雞翅也是一個麻煩的部位,我應該只在小學五年級的自然課上動過雞翅,就是把雞翅解剖得亂七八糟的實驗課,之後再也沒動過雞翅了。

雞的兩個重點部位都不吃了,似乎也暗示我不吃雞肉,也不會去肯德基了。沒錯,我真的沒進過肯德基,連進去喝飲料都沒有過,我常去的速食店都是M開頭的:McDonald's & Mos;不過,我還是吃雞肉的。事實上,我在麥當勞最常點的套餐是六塊雞餐,大概佔我在麥當勞消費的 95%。點餐時我總是說「您好(停頓)一份三號餐(停頓)飲料中杯冰紅茶(停頓)薯條加大(停頓)糖醋醬就好」,一氣呵成,新人可是接不上來的。

除了食物以外,在電視節目的偏好上我也和大部分人不同。其實我到前一陣子寫〈發生在頻道表的換照事件與有線電視的結構性問題〉才知道,在台灣收視率最高的頻道是綜合台而不是新聞台。但是我幾乎是不看綜合台的,少數看綜合台的機會都是在轉台時,無意間發現綜合台在播動畫才會停下來看一下。因此我對綜合台的節目,例如綜藝節目、諷刺時是模仿秀、談話性節目等等,都沒有什麼印象。之前有個同學問我平常有沒有看談話性節目,當時我竟以為談話性節目就是 call-in 節目和政論節目,所以給了個完全在對方預期之外的答案,讓對話難以進行下去。後來為了瞭解什麼是談話性節目,特別轉到綜合台看看,但看不到十分鐘就沒興趣了。我想還是看 Keroro 好了。

另一個和綜合台類似的例子是網路的入口網站和搜尋引擎。從各種公開的統計,和自己網站的統計可以看出來,台灣最多人使用的入口網站和搜尋引擎還是 Yahoo!奇摩。例如我這裡上個月從 Yahoo!奇摩轉介來的訪客,數量比其他搜尋引擎加起來還多。但儘管他這麼大,在台灣的使用者這麼多,我卻很少使用它的服務。在台灣的三大入口網站中,我最常使用的還是打從一開始上就常去的蕃薯藤,那時它還掛在中研院的網域下。另一個常使用的則是 PChome,它從原本的雜誌網站,慢慢長出 todo、tomail、toget 等入口網站的服務,最後又整合成現在的入口網站 PChome,因為看著它成長,也有一點革命情感,所以也是常常使用的網站。Google 則是從蕃薯藤和它合作後開始用的,更早之前用的是 Openfind。從以上的敘述來看,我好像一直和奇摩沒什麼關係。但是和這麼大的入口網站不熟還是會遇到麻煩,像是動不動就出現的會員驗證,我每次都把帳號密碼打錯,好不容易打對卻收不到驗證信,這樣的事情出多了就讓人不想用了。所以雖然在台灣 Yahoo!奇摩有很廣大的用戶,我還是和它保持拒離,並忍受偶爾的不便。

其實忍受入口網站的不便還算輕鬆,與 HINET 保持距離才是更不方便的事。HINET 雖然是台灣最大的 ISP,我卻沒有任何 HINET 帳號。最早還用撥接上網時,我的 ISP 是廣通科技,而不是 HINET。後來進步到寬頻時,我家用的是 Cable Modem 而不是ADSL,所以還是沒有 HINET 帳號。因為沒有 HINET 帳號,要使用機場、咖啡店裡的無線上網,還是台北市提供的無線上網都有點困難,而遇到只有 HINET 小額付款機制的地方也會出現有錢沒處花的情況。雖然這些麻煩可以用點數卡解決,但因為麻煩的出現頻率並不高,偶爾才遇到一次,即使買點數卡也會忘記帳號密碼或餘額,所以也不是個很好的解決方案。但這應該不是我的錯,而是使用「方便多數人,卻麻煩少數人的機制」的單位的問題。如果這樣想,在忍受不便之餘,應該也可以有只屬於少數人的孤高感吧。

分類: 胡思亂想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11月04日 05:55│[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與大部份人不同的地方." :: ephemeris ::. 4 2005年11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38.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11). 與大部份人不同的地方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38.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181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與大部份人不同的地方"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我也不用大型入口網站;自從知道有東森的Cable Modem可以辦以後,也立刻把覺得很難用的HiNet撥接退掉了。至今我還是覺得很高興可以不受HiNet的拘束。

但我卻是會把雞肉的各部位啃乾淨的人,而且我討厭麥當勞,哈哈。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11月05日 14:39

不過我家過不久就要把Cable Modem退了,到期不續約,因為每到晚上和週末就大塞車,連國外要等超久,最後出來的竟然是 proxy 裡的舊檔案。

雞腿要我用啃的也很困難,怎麼啃都只能撕下一小片,如果有刀叉會方便點。附帶一提,只要有刀叉的場合我一定用刀叉剝蝦﹝這裡指常見的白蝦、草蝦﹞;喜歡蟹肉卻不敢看人把螃蟹「拆開」 XD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1月06日 1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