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平權,兼論華語不是敵人

十月底在批踢踢的 TW-Language 板上有人PO了一篇針砭板上迷思與邏輯謬誤的文章,也指出板上的傾向特定語言的沙文主義。他質疑:

難道 我們不曾從被壓迫者的角[sic]出發
誠心接納每一種語言 甚至是鄉音??
這篇文章在推文中引發激烈的討論,也有兩篇回文。在原PO下的推文討論中,有出現「台灣語言一致的敵人是北京語 沒啥好自負的」這樣的說法。我看了有點不爽,所以在他後面質疑「請問以北京語為基礎的台灣華語也是敵人嗎?如果是,以華語為母語(L1)的人該怎麼辦呢?」。這是煽風點火的質疑,因為我想激起筆戰的氣氛,好將一些能見度相對較低的意見引出來。因為快殺起來了,所以討論串被板主制止,我也沒去回我煽起來的火,有點可惜。

根據後續的推文,被我質疑的人回答「台灣的母語是holo.hakka.原住民(高山+平埔)」。火真的煽起來了,這不就是很多為所謂「母語」爭取權益的人心中最大的迷思,也是許多排斥語言平等法﹝還在研議中﹞的人心中恐懼的來源嗎?

首先來看看什麼是「母語」。現在談到「母語」,指的不是一個人最熟悉、使用得最流利的語言,而是與那個人的血統相關的語言。而這個與血統相關的語言的使用,又往往與道德價值連結在一起,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台灣人就應該說台灣話」這樣的說法,好像不說和血統連結的那個「母語」就是不道德的行為;或許可曰「不孝」。

但是,把某人的母語和血統做道德上的連結,其實也是無視語言人權的作法。有些人會批評強制推行「國語政策」的政府違反人權,因為它用強制的方法剝奪人使用語言的權利,是壓迫人權的行為。但另一方面卻允許把母語和血統綁在一起,並且將道德價值賦予使用、保護「母語」的行為,用不能選擇的血統限制人使用語言的權利。即使其惡不如國語推行政策,同樣是不在乎語言人權的行為。

再來說華語。由於過去強勢的國語推行政策,有些對「母語」復興充滿熱情的人會把華語視為敵人,並且不承認使用它的正當性。但從在 TW-Language 板上已經進行半年,反應熱烈的「母語能力大調查!」可以看出,「(4) 最流利的語言」有很多人自認是華語,而「(5) 自認的母語」則是華語以外的語言,其中以閩南語、客語占多數,而且自評的母語能力並不高,也不是最流利的語言。由此可見﹝先排除字彙多寡的原因﹞,即使有人把華與視為敵人,華語的優勢還是存在,所以刻意排除華語是不切實際的作法,而且可能自取滅亡。

自取滅亡?沒錯。對我一個以華語為L1,也支持語言平權的人來說,我很清楚華語的優勢,但是我也願意以縮限華語的使用,給其他相對弱勢的語言足夠的使用空間,畢竟現在華語的優勢早就壓迫到其它語言。但請注意,因為支持語言平權,所以讓出空間,也因為支持語言平權,所以要為我的L1維護合理的使用空間。語言平權是適用於全體人類的,我在支持別的語言時,也要維護自己L1的使用權。因此縮限華語的使用是有限度、有原則地自我規範,而不是在語言競爭的場合無限度地對其他語言讓步。

如果復興「母語」的人士想要否定華語的使用權,將華語視為敵人,結果就是把原本可以合作的朋友推出去當敵人。以暴制暴不能解決問題,而實力差距極大的以暴制暴並不會沒完沒了,因為弱者很快就被暴力消滅,屍骨無存,只剩仇恨的幽靈飄盪在歷史中。

要終止這樣的惡性循環,只有尊重每個人使用語言的權利,並用語言平權保護每個人的權利。佔盡優勢的語言要認識到自己的力量,並讓出空間讓別的語言生存;曾受壓迫的語言也要記取過去的歷史,不要讓自己成為新的壓迫者。我建議支持語言平權的人多關心《語言平等法》的立法進度,用法律落實語言平權的精神。尤其是弱勢語言的使用者,優勢者的善意可信但不可恃,用法律界定、保護語言的領域,最可靠。

延伸閱讀‧語言平等法:

PS: 這篇文章會不會有點像.....檄文?

分類: 經世無用之論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12月02日 17:52│[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語言平權,兼論華語不是敵人." :: ephemeris ::. 2 2005年1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33.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12). 語言平權,兼論華語不是敵人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33.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176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語言平權,兼論華語不是敵人"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雖然是一篇沒有結論的話題...
但是值得了解!!!

Posted by: 東方不亮 於 2005年12月02日 22:17

我覺得一個好的『語言平等法』只會是一個開端。要如何去落實這樣的一個法,會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所以我不會覺得「語言平等法』出來,問題就會逐漸的解決。如果『語言平等法』是比較宣示性的法條,那如何去執行,如何賞,罰的條文(細則),或許是更直接的戰場。
我的偏見是,L1為華語的人,願意承認華語的優勢早就壓迫到其它語言,而且願意以縮限華語的使用,給其他相對弱勢的語言足夠的使用空間的人,比例不高。

我覺得如何看待華語,是很值得繼續探討的。我自己也沒有一個好的論述。我並不想把華語看成敵人,但是要如何處理華語過去對其他語言的壓迫?最近想到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引用轉型正義中的一些概念,來處理華語壓迫的經驗?

另外關於新移民的語言權,也是需要更多討論的一個議題。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請多指教。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12月03日 00:43

從語言平等法的草案來看,的確有宣示意味。但是用法律把權利成文化,可以讓行使權利的人理直氣壯地憑法律行使權利。就像菸害防治法規範不可吸煙的地方,遭受菸害的人就可以依法制止在禁止吸煙的地方抽菸的人。所以就算有L1為華語的人不願意尊重其他語言的使用權,弱勢語言的使用者也可以主張自己的權利。但是語言平等法看起來不會設置罰則,我覺得也沒有必要,也想不到有什麼行為需要處罰。

當然,實務上主張使用語言的權利時,還是會有很多需要互相妥協的地方。例如會議中某語族的人某甲想用他的族語發言,但是通譯重感冒請假,一時間找不到代班,這時主席就要協調某甲改用其他人通曉的語言,與會者也欠他個人情。注意,如果不重視語言平權,主席可能會要求某甲改用語言,而不是協調或請求某甲改用。即使改用語言的結果相同,中間的過程與尊嚴是很不一樣的。反對語言平等法的人﹝例如延伸閱讀中的反派﹞常常用「實務」的考量反對,這些人的盲點在於,法律是用來保障權利的,而不是規範實務的。

其實,即使有法律,要不要行使權利也要看人的意願,法律可以保障基本的權利,規範語言競爭的遊戲規則,但是不能保證弱勢語言的復興,最後還是要看人的努力。

至於轉型正義,我覺得在語言方面談轉型正義有點困難。如果說正義,那誰是不正義的一方?有時在論述時為了方便,會把語言擬人化,假設一個有人格的語言,並對其批判。但這樣的作法往往會被誤以為是批判說那個語言的人、以該語言為L1的人,甚至是認同該語言為母語的人。被批判的對象從擬人化的語言被誤解成活生生的人,還有些批評者還真以為那些「人」就是該被批判,那這些被批判的人當然要跳起來抗議了。

另外討論新移民的語言權時,要注意他們是「自願性移民」,所以通常會希望他們學習移民國家的語言。但是對重要訊息,例如健康、公民權、培力資訊等等,也應該主動提供多語資訊,以求他們應享的權利不因為語言的隔閡而受損。前幾天我也寫過相關的事:重要資訊應提供多語言版本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03日 08:04

一個領域內存在多種語言,這些語言當然會產生競爭,甚至語言戰爭。當法律未規範建立語言公平環境,強勢語言無限制拓展地盤,自然成為弱勢語言的共同敵人。

Posted by: Lianbu 於 2005年12月03日 10:36

能不能不要用「敵人」這個詞?上一個回應已經提過:

有時在論述時為了方便,會把語言擬人化,假設一個有人格的語言,並對其批判。但這樣的作法往往會被誤以為是批判說那個語言的人、以該語言為L1的人,甚至是認同該語言為母語的人。被批判的對象從擬人化的語言被誤解成活生生的人,還有些批評者還真以為那些「人」就是該被批判,那這些被批判的人當然要跳起來抗議了。
強勢語言過度的優勢必須限制,而這個限制建立在語言平權的基礎上,好讓每個語言享有平等的地位。

請不要把強勢語言視為敵人,在我的認知中,敵人是要擊敗、驅逐、消滅的對象。過去華語有被拿來﹝我不想用擬人化﹞壓迫其它語言的歷史,但這不能構成被消滅的理由。只要他在台灣還有人使用,它就應該被公平對待。

可能會有人覺得我在唱高調吧。但我認為我能在這裡回應一些意見,就是在實踐平權的精神。說點什麼至少比冷眼旁觀好一點﹝其實已經旁觀很久了﹞。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03日 20:49

您的語文能力比較好,描述比較精確。

那麼如果改成下面這樣敘述是不是比較好?

一個領域內存在多種語言,如果沒有受到節制,這些語言當然會產生競爭,甚至語言戰爭。

當法律未規範建立語言公平環境,過去基於政治統治需要而被引入的華語,無限制拓展被使用機會的時候,顯然它會是也早已經是五十年來台灣本地語言(閩南,客,南島)逐漸消失的共同原因。

另外個人私下以為,對待敵人也未必需要完全的給予擊敗、驅逐、或消滅,和解、和平相處也是可能的理性的結局。當華語受到節制,它還是會被當成朋友看待啊。因此,以當下華語在台灣的使用態勢,被當成在地語言的共同敵人,也是平凡人最可能的感想之一,而華語還是有成為朋友的機會,端視使用華語者對待在地語言的態度而定。

Posted by: Lianbu 於 2005年12月03日 22:56

對不起,再問個問題。

如果因為台灣有許多在地語言,基於平等 Holo語不適合稱做台語。那麼中華民國轄內也有多個使用歷史更悠久的本地語言,為何要獨尊江浙腔北京話為華語呢?

如果因為其他本地語言沒有意願被稱為華語,所以江浙腔北京話獨占華語稱呼就沒有被異議。台語這個稱呼似乎也沒有其他語言要拿去使用,為何不能繼續留給 Holo語使用呢?

台灣本地語言再加上江浙腔北京話,何不合稱為台灣語言呢?

另外,中華人民共和國轄內語言種類更多,為何世人大多獨稱北京話為華語呢?難道沒有不公平嗎?

題外話,順便請教一下。普通話的普通二字,真的是我們台灣所認知的平常的意思嗎?在中國是不是含有通行全國一體適用的意思?也就是我們認知的國語的意思?

對不起,啦拉雜雜問了一大堆沒營養的問題,希望您海諒。

Posted by: Lianbu 於 2005年12月03日 23:37

>> 您的語文能力比較好,描述比較精確。
因為在討論語言平權,所以這句話我得用嚴肅的態度對待。不過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但還是要告訴您我很認真地看這句話。

過去台灣沒有語言平權的法律,甚至還有《國語推行辦法》這種在語言競爭中偏袒華語的法律,造成現在這番局勢。上面 pektiong 也提到引入轉型正義的精神,不過這就是語言麻煩的地方。過去錯誤的政策造成的傷害,有些可以用揭露真相補救,有些可以補償、復權,不當利益也可以追回。但是語言不一樣,過去的錯誤造成的現狀,不是揭露真相可以補救,因為語言競爭是持續的現象,而不是斷代的事實;也不是金錢可以救濟,因為語言與人分不開,不是「身外之物」的金錢可以解決。而且這段不公平競爭的時間內,又產生許多以華語為L1的人,這些人的語言在語言平權的精神下也享有平等地位,也不能消滅。所以用法律界定、保護語言的領域,強勢語言的使用者也自動讓出空間,或許是比較好的做法。

其實我不覺得有許多華語的使用者不願意給弱勢語言空間,而是怕自己的語言被剝奪正當性,所以抗拒。造成他們害怕的原因就那種把華語視為敵人的態度。我覺得只要講道理﹝這篇文章就在講道理﹞,讓原本抗拒的人知道讓步並不會造成原有權利的損害,他們還是會讓步的。畢竟在語言平權之下,沒有人的語言應該被壓迫。

不過在這個討論中也還沒看到只會華語,不會台灣其它語言﹝請注意語順﹞的人發言。對只會華語的人來說,否定華語的正當性就是否定他們使用語言的正當性,所以他們的感受應該會很複雜吧。

以下是名詞討論
─────────────
至於「華語」。其實這個詞也是後來才發明,專門用來指Mandarin。要回答用這個詞的原因時,或許可以先看看為什麼不用其它同義詞或近義詞。「華語」的同義詞和近義詞有:

1. 官話──清朝時的說法,現在大概沒人用這個詞了。而且語言學上漢語的「官話」包含很多不同的語言,用法上會搞混。
2. 漢語──這是近義詞。漢語通常用作「漢族的語言」的總稱,華語只是其中一種,不能因其使用人口或代表性就用總稱當專有名詞。
3. 國語──在台灣的用法,原本只是普通名詞,卻變成專有名詞。但是因為語言平等,不適合再指定某語言為一國的語言,所以不用。不過我平常在聊天時還是會用「國語」一詞,以迴避可能的爭議。
4. 普通話──在中國的用法,我討厭。

以上四個同義詞和近義詞都不適合,所以只剩「華語」可用了。正好「華語」指涉的對象很明確,例如「華語流行音樂」指的不會是在中國也有廣大人口的粵語,另一方面「華語」也是實務上常用的詞,不需要多加定義就能理解。而在政治上,「華語」也是最中立的詞。因為以上原因,我用「華語」這個詞。

事實上,我在批踢踢質疑對方時也用「台灣華語」一詞,指的就是在台灣被視為標準語的那一種華語,大部分新聞主播說的就是這一種。我不知道這一種華語是不是江浙腔和北京腔的混合,不過確實有這樣的說法。簡而言之,「華語」是一種語言,台灣新聞主播的「台灣華語」和受閩南語影響的「台灣國語」則是華語的兩種方言。

我不清楚中國用不用「華語」一詞,說不定哪天「華語」這個詞還會被貼上「港台語言污染」的標籤而從中國的媒體驅逐。他們的正式用法還是「普通話」,而這個「普通」,我手邊的英文書翻成「the Common Language」,所以不是程度上的普通,而是「普及通用」的意思。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12月04日 19:34

中國那邊他們比較常用和「華語」對當的詞是「漢語」,之前在批踢踢上polyhedron和我解釋過了(雖然他不打算改變他自己用「漢語」的習慣,也不打算改變把其他漢語族的語言當成「方言」的習慣)。不過用「漢語」一詞指稱Mandarin我覺得是很不妥當的,理由和FreeLeaf上面說的一樣。關於「漢語」、「華語」概念的辨析,我也寫過一篇,有興趣的朋友請看:
〈漢語、華語、中文,做個了斷,再開新頁〉 - 微笑‧語言‧歷史
http://linshi.twbbs.org/blog/MilchFlasche/53047

用「華語」的確是比較中性(不分國籍)而且也最容易接受的名稱(FreeLeaf上面分析其他四個選項很不錯),只要把它理解為「華人的通用語」即可。

然後有人就問「那『台語』為什麼不行?」——我也不喜歡「台語」這個名稱——嗯,如果閩南語的確是台灣人的通用語的話,當然可以比照華語的邏輯,叫它「台語」,可是問題是有這回事嗎?雖然我也覺得遺憾,也儘管閩南語在日常生活運用上已經夠頻繁了,但不可否認的是華語不論在人口比例或是使用場合比例上都占有優勢,而且情感上也還很少聽過客家、戰後中國移民或南島族群願意接受閩南語當作台灣通用語的情形。

當然,如果未來閩南語在現實上和情感上普及度都大增的話,叫它「台語」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不過以正名的角度來說,不是現在。

至於以「台語」指稱台灣所有語言的總稱是還蠻符合語意的邏輯,不過我覺得這個概念的意義並不大就是了。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12月06日 08:31

我在台北市出生
在台灣活了四十多年
但母語是廣州話
相信在這島上還有許多人的母語不是閩南語
譬如原住民各族
巷子外的的韓國人
樓上講福州話的老閩北人
對街小吃店的泰國和緬甸人
還有夜市裡賣紅豆湯的越南人
假如大家還是以閩南語或母語被國語壓迫的悲情姿態
來看一個可以讓大家溝通的平台工具
那些外籍新娘和他們的小孩
是不是無須上國語課
和其他小朋友以東南亞各國語言交談算了

Posted by: maturedog 於 2005年12月11日 19:44

路過幾次
很喜歡這個既知性又感性的地方
因為最近文言文、正簡體字等紛擾
看到了這篇文章
才冒昧的迴響:
首先,我想我只是普通人
正因為只是普通人
所以,語言的主要目的不就是【溝通】嗎
捨棄了溝通的意義
是不是所有的爭議都偏離了主題

我發現大多數的人指所謂的【台灣話】
常等同於【閩南話】或【河洛話】﹝自己也是如此﹞
如果只是因為【閩南話】或【河洛話】使用人數較多的話
我倒覺得【台灣話】應該是主人所說的【台灣華語】才是
不僅最有溝通性,更具全面代表性與包容性吧

以上淺見,大家見笑

Posted by: 小草N號志工 於 2006年04月23日 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