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地理學

前幾天把 Google Earth 下載回來玩後,越玩越起勁。除了許多吸引人的特效、順暢的瀏覽、豐富的圖庫之外,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可以在航照圖上做很多標記,標記中還可以用HTML語言加入許多註解。如果手上有地圖的話,還可以把它們當成圖層蓋在航照圖上,由於有航照圖提供參考點,這讓我把想做很久的「台灣堡圖+台灣地形圖+1947航照圖+現代台北市街圖」(順序從古到今)通通蓋在航照圖上,然後觀察變遷。因為太好玩了,所以都忘了功課。既然地理是我這麼有興趣的事情,當初為什麼不直接讀地理系呢?

其實我對地理方面的興趣可以追溯到很早的時候。大概是小學一年級時弄到一本台北市街圖,沒事時就抱著這本地圖看,就這麼看著看著整個大台北在我心中大概都有個譜了。後來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一本聯勤出版的全國地圖。雖然以當時或是現在的標準來看,這本地圖集都算不上詳盡,而且資料過時﹝大約是民國七十年的圖資﹞,但是這裡面有全台灣各鄉鎮的地圖,比起只有大台北地區的地圖集有趣多了。

或許是地圖看得熟了,全家出去玩的時候都是我看地圖找路。不過民國八十年代還拿七十年代的地圖找路實在太搞笑了,所以不久以後又買了一本涵蓋全台灣的公路地圖,之後聯勤的地圖就被打入冷宮,直到幾個月前在圖書館看到同一本書才想起。印象中這本地圖的出版序的日期是狗年小寒,那應該是十一年前的地圖吧。這本地圖一直用到去年才退役,這其間除了出遊時帶路的功能外,其他時間也是被我拿來漫無目的地翻翻看看。不過地圖看多了,方向感也越來越好,到現在我已經無法體會「路癡的感覺」。我想這也是某種容易招忌的特質吧。

公路地圖的事先談到這裡。小學六年級的社會課開始教世界地理。雖然課本講得很簡略,當時的社會老師卻送我一本吳飛中主編的《最新外國地圖整理》,裡面除了地圖,還有各國、各洲的介紹。後來我才知道這些都是國中地理的內容,或許這也對國中時地理成為最強的一科略有貢獻吧。不過這時我卻犯了一個很搞笑的錯誤。當時社會老師要每一個人選一個州,照著課本的地圖臨摹。大部分的人都選海岸平直的非洲或澳洲,有些選南美洲,只有我故意選超難畫的歐洲。畫圖之前老師說可以先在地圖和圖紙上畫格線,一次畫一格比較好畫。然後,問題來了,我因為不喜歡在漂亮的地圖上畫線,又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直接把經緯線當方格,把蘭伯特圓錐投影的圖當成麥卡托圓柱投影來畫,結果當然很悽慘──交作業前重畫。

之後升上國中,課表中有了正式的地理課。本來對地理課很期待,沒想到老師卻是一個只會拿著小小的麥克風說:「ㄟ──地理小老師!......講義發了沒?」的老頭。上課時總是講著講著就離題了,所以每次段考前都要拼命趕課。我那個時候的地理課本,一年級時除了一又三分之一冊的地理通論,剩下的部分有三分之一是本來就很熟的台灣地區,另外三分之一是華南地區。挾著地理通論四次段考全部滿分之勢,從台灣地區以後我開始不理他的牛步進度,全部自己讀,結果離期末還有一個月時就把台灣到雲南都讀熟了。可惜這兩次區域地理的段考都只考了98分,算是美中不足之處。但終國中三年我的地理都沒低於96分,這也是稍微可以說嘴之處吧。

國二時班上換了新來的地理老師,因為教得不錯又有親和力,我就不再抗議式地自己衝進度了。國二之後的課程全部都是區域地理。國二把華南以外的中國上完,國三則是世界地理﹝大概是這樣,詳細情況要把課本挖出來才能確定﹞。當時除了國文之外,每一科我都有買參考書,而地理科還加了翰林出版的地圖集。我比較喜歡讀地圖集,可以一次讀到重點整理和地圖,所以常常抱著地圖集看。旁人看起來可能會以為我很認真地在背地理名詞,但我其實只是在看圖而已。用現在的詞來說就是「地圖控」吧。不過我也認為這是我讀起地理能比其他人有效率的原因。別人總是背課本上的文字敘述,而把地圖當成輔助工具。而我是看地圖時就把地圖印在腦中──文字和左手一樣只是輔助──再利用推理來整理零碎的內容。

但似乎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讀。國三那年一開學,一本《國中精簡教材》就被發下來,內容詳列一堆可以略讀的「瑣碎知識」,當然地理科佔了很大一部分。對當時只會死背的學生來說是一大福音,但是對我這種本來就悠遊自得的傢伙就不大好了,因為平常用來拉開分數的題目都被精簡掉了,所以我滿討厭精簡教材的。不過從現在來看,當時被精簡掉的內容的確都是「瑣碎知識」,甚至只能說是「瑣碎資料」。因為用課本常見的「排比句重點」修辭法標出的重點,往往只是羅列資料,而沒有整理成「資訊」,更不用說「知識」。典型的例子就像:「新英格蘭的自然環境,地形崎嶇,氣候冷濕,土地貧瘠」這樣的句子,排比句的那十二個字就是重點了。這些未經整理的資料到現在我也想不出有什麼用,大概中國地理有助於反攻大陸,世界地理則在玩 Hearts of Iron 時有不小的幫助吧。

不管教材被精簡成什麼樣子,總是這樣混到高中聯考了。大概是教材被精簡太多,加上自爆頭耍陰﹝未確認傳言﹞,導致當年錄取分數超高,第三志願以下各校擠成一團,多錯一題落點就會有雲泥之別。不過我本來就不錯的社會科倒是沒有太大的影響,自己對答案的結果地理部份被腦中常駐的地圖模組通殺,一題都沒放過。但是令人洩氣的是在聯考結束之後,有天在我家牛排吃晚餐時發現台大地理系竟然是自然組﹝那時我眼中只有台大﹞。雖然我不知道自然組那些把地理課當休息課的人,要是進了台大地理會是什麼樣子,但是是自然組就是自然組,高中時只想選社會組的我只好斷念了。我想這是我與地理學的第一次分離。高中時的地理老師都很機車,內容也很無聊,大抵上只是國中的零碎知識加強版,所以讀書的心思都放到老師比較好的歷史科去了。雖然高中時讀書的心思和社團比起來總是比較少的,但至少歷史科還做過被老師拿去別班傳閱的報告﹝聽社團的同學說的﹞,地理的部份則是普普通通,沒有特別的成就。

後來時過境遷,大學時選了三門地理課,雖然讀得很爽,卻還是有一門被一堆單字打敗。而洗大的地理系有不少實務課程,對性喜隱居的我來說似乎不怎麼合適。GIS 的課也不少,但是光看課程大綱就覺得它比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更難一點。因為種種原因,最後選系時高中時才開始有興趣語言學還是把從小就有興趣的地理學壓下去了,然後就漸漸淡忘地理學的存在。現在 Google Earth 又喚醒一些對地理學的興趣,但是為時已晚,現在已經不能回頭了。所以還是只能把地理當成業餘的興趣,玩玩大眾化的 Google Earth 而已。

分類: 以前的事情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10月17日 15:49│[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想起地理學." :: ephemeris ::. 17 2005年10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20.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10). 想起地理學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520.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163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想起地理學"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高中聯考 這各名詞現在聽不到了吧~~
好懷念的名詞

學生時代也有不少快樂的回憶


Posted by: 無名 於 2005年12月06日 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