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繁忙的中山南路走進徐州路

從繁忙的中山南路走進徐州路,樟樹葉間的空氣似乎靜了下來。除了班次不多的208和偶爾進出的救護車,這裡連行經的車輛都比其他地方安靜。聽說,在冬天日出晚的時候,早晨的霧氣飄在樟樹葉間,有凝結的感覺。

雖然經過這裡不下百次,但是北側人行道一次也沒去過,更別說那裡的手工藝博物館,還有和學生毫無直接關係的中央聯合辦公大樓了。南側人行道旁是新人類大學堂的醫學院和附設醫院,基本上很少和它扯上關係。不過很少不等於沒有,只可惜不是在榜單上而是在病歷表上。在急診室旁邊有一棟有點歷史的房子,從外表不容易判斷是日本時代還是戰後的建築。從破損的門窗看進去,似乎是當教室用的校舍。

 

再往前走是新人類大學堂的宿舍,一樓有永遠飄著菜油味的餐廳。以前總是早上經過這,通常只能看到冷清的食堂,不大能想像用餐時這裡的樣子。到此已經接近林森南路徐州路口了,站在第三象限往第一象限看,公衛學院高聳的新校舍已經完成。或許是很久沒注意這一帶,第一眼看到時有點驚訝,再看一眼時有點生氣,可是不知道生的是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公衛學院興建的事,還是最初的「在樹林下仰望,有陽光從樹葉灑下」已經埋葬在學院的地基下了。

左邊是腰斬後的公衛學院,右邊是該處 2003 年夏的樣子。
 

過了林森南路,人聲漸疏,只剩下偶爾掠過的車聲與樟樹恆常不變的唦唦聲。一路往前走,到了紹興南街口,有人問我濟南路的方向,我指向北方,曰:「第一個路口就是了。」

IMGP5265-1.jpg


IMGP5267-1.jpg

在紹興南街口拍照時,僅覺得號誌才剛轉綠,只按兩次快門燈又轉紅,有點被耍的感覺。仔細一看,這裡的行人號誌還是舊型,沒有倒數計時裝置的款式。

古老的款式暗示這個路口近十年來幾乎沒什麼改變,樟樹還在,校舍還在,號誌還在,路口還在。不過走過紹興南街,發現過去的市長官邸,現在的藝文沙龍裡的樹益發茂密,新鮮的葉子穿過疏籬迎著從樟樹篩下的天光。原來,路口的樹木依然記錄著時間的流動,只是經過的人可能選擇性地遺忘,假裝什麼都沒變而已。

 

分類: 台北亂走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07月20日 01:05│[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從繁忙的中山南路走進徐州路." :: ephemeris ::. 20 2005年07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403.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7). 從繁忙的中山南路走進徐州路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403.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046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從繁忙的中山南路走進徐州路"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