驪歌

典禮已接近尾聲了,原本喧鬧的人們慢慢靜了下來,每個人心中都知道:分離的時刻即將到來。我也知道,三年中最美的記憶必須暫劃下休止符。

「請起立」司儀用平和的口氣說著。鋼琴和弦樂此時都就定位,指揮也做好準備。 會場中的氣氛很凝重,感傷的情緒在每個人心中蓄積。一片寧靜,憂傷的靜,佈置成粉紅色的會場,映影在眼中,似乎都染上了一層深藍。我前的那束花,雖是純潔的白,可是在我眼中,卻泛著憂鬱的藍。

禮堂中的時間似乎凝結了,全部的人都冀望著它就此停住不再向未來疾馳。可是,誰能抓住時間呢?

「唱...驪歌。」他說出這三個字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因為當他說完時,離別離的時刻就只剩下倒數了。司儀不願讓人哭,不願結束每一段故事,不願硬生生地將三年同窗分隔兩地......。可是不論有幾十個,幾百個、幾萬個不願意,從嘴中吐出這三個字是他的職責。忍住心中的不願意和方才感染的憂傷,司儀,說了這三個字。

前奏自鋼琴師的指間滑出,流洩了一地的思念,漫延各處。小提琴的弦間,有著對未來世界的展望,又明亮了思念中的遠景。在我心中,卻是一幕幕回憶浮上心頭......。

「南風又輕輕地吹送,相聚的光陰匆匆;親愛的朋友請不要難過,離別以後要彼此珍重。」

記得是去年的深秋,西風慢慢轉為北風的時候,風正吹得急,落葉和孤單的樹幹造就了這幅秋景。那時已是傍晚,秋天的夜來的比夏天早,不過六點多天色就暗了下來,只留金星獨自閃爍在西方的夜空。

西洋占星術中,人稱美神維納斯的金星主掌著愛情。亙古以來,祂柔和的光輝為地球上的人類帶來了愛情,祂亦用凌波微步的方式無聲無息地支配一樁樁情事。那天傍晚,我沾染了維納斯的榮光─我和她,真正認識了。 或許是美神的力量弱了,祂工作了這麼多年,看來也累了,抵擋不住時間的潮流。分別的日子,時刻就在眼前,雖看不見、摸不著,可是我的心跳,卻已和那晚一樣快。又一次聽見自己的心跳。

「綻放最燦爛的笑容,給明天更美的夢;親愛的朋友請握一握手,從今以後要各分西東。」

每次段考前,我習慣笑著對她說:「加油。」簡單的兩個方塊字,換成英文也只是兩個字母,傳達我內心最深處真誠的鼓勵。期望著她在段考後得到佳績,臉上能有甜美的笑容,讓她清秀可人的臉龐再現光彩。

我想,典禮結束後應是我最後一次向她說這句話吧。我們將要面對的聯考,像是一扇通往未來的窄門,唯有菁英才可通過它無情的篩選。

「加油,為了未來。可能聯考後我們會在不同的高中,各自完成自己的學業。可是希望妳別忘記我。」忽然想起典禮前幾天對她說的話。那天台北是個好天氣,真希望那天的日曆可以永遠、永遠都不撕下來。

「不管未來有多遙遠,成長的路上有你有我;不管相逢在什麼時候,我們是永遠的朋友。」

只剩下半首歌的時間,四周有人已經泣不成聲,也有些人雖不哭聲,卻也淚流滿面,彷彿先前的憂傷此時已昇華成具象的淚水。只是藍色的深鬱還是隨著淚光,盪漾在空氣之中。

時間和伴奏仍是無情地演奏著。每一個音符,像是時間的腳步,一點一點向終止線逼近。間奏響起,鳳凰花中的憂傷也使音符凝住了,琴聲漸漸慢下來,可能想使時間再拖久一點,和千古以來都冷酷無情的時間作最後的掙扎。才從行板改成慢板,再慢下去就不成調了。他現在一定很為難,可是奏完這首曲子是職責。指揮也慢了,弦樂也同鋼琴緩慢下來,全部的人都慢了,企圖使時間停住──至少別走的那麼快。全部的人都盡力了,或許此時人才能感受到什麼是友情,才會反省之前的種種不智,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和某人結怨......。

「鳳凰花吐露著嫣紅,在祝福你我的夢;當我們飛向那海闊天空,不要徬徨也不要停留。」

窗外的鳳凰花隨著南風飄進室內,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似的。細絲般的花瓣在會場飄上飄下,為憂傷的別離氣氛添加初夏的浪漫。它祝福每位學子的未來,祝福著每一段故事,也祝福所有人心中的願望。

「記得嗎?」我想起了在木棉花果實爆開時,風中處處飄著棉絮,像純淨的精靈在空氣中飛舞的情景,不知她還記不記得我們一同在欄杆邊看棉花的舊事?那是一生中一小段美妙的時光。可惜回憶,不可言喻,無法長久保留,只好任它和木棉一樣,隨風飄逝。

「不管歲月有多長久,請珍惜相聚的每一刻;不管多少個春夏秋冬,我們是永遠的朋友,我們是永遠的朋友。」

琴聲止息後,還是朋友嗎?以前總不擔心時間不夠,我像一隻蝴蝶,盡情在花旁環繞;也花費一大堆時間發呆。六月,教唱驪歌時才發現:只剩半個月了!直到那時,我才完全懂得如何把握時間。可是也對時間產生了偏執,向朋友說:「現在離畢業典禮當天還有幾天,等於幾小時,等於幾分鐘等等。」計算紙上兩個數字間夾一個冒號的時分計算式取代長期盤據的幾何證明。我開始每天喝兩杯卡布基諾,驅使自己的身體別倒下睡覺,要珍惜每一秒,每一個眼神交會。

我在她的記憶中,正式地存在,已過了三個季節。「高中,高中的第一個秋,我們還是朋友嗎?」問題停留在譜線的最末端,鋼琴停了,小提琴的弓弦也放下了,指揮早已走下臺。初夏的最後一個問題,將被冰封在炎炎夏日之下,被憂傷包住,永不得解。

藍,更深了。

「喂,唱完了,坐下吧。」旁邊的女生輕聲提醒我。

「啊?沒有Repeat嗎?」我問。

有的,有Repeat的,她有無限多次Repeat,但不是我們能唱的。

典禮還是結束了。走出禮堂,一個人佇立在台階上,看天空,吹風。台北的天空還是灰濛濛的,風中卻帶著城市中少有的芬多精。「這風一定是從溪頭吹來的。」我這麼癡信著。

手上的香水百合和洋桔梗還是沒能送出去。它們落寞地躺在我手中,花語浮現在腦中。看看天空,藍藍的;眼睛,涼涼的。

「南風又輕輕地......」遠方傳來熟悉的歌。我希望,這首歌能永遠唱下去,像這樣。

「不管多少個春夏秋冬,我們是永遠的朋友,我們是永遠的朋友......。」

-----------------
Author's Note (2001/03/16)

依據《在河某處》一書的記載,這篇文章的構想是在1998年的六月,但再更詳細一點則可以說是六月13日前後。

這是作者少數幾篇有手稿的文章。手稿上的文字與最後的版本略有出入,因為在初稿完成一年後才定稿。

更動的地方主要是文章的潤飾和修掉太情緒化的辭﹝就是灑狗血的句子﹞。

至於有多少真實性,哈哈,構想完成於13日前後,典禮是16日,你覺得有多少是真的?
-----------------
Note on ephemeris

做作舊文二連發。從2005年的角度來看六七年前的東西,除了噁心,只有狂吐不止可作為評語。但對照時節,五月底六月初,也差不多是鳳凰花開的日子。無意地選在這個時候放上舊文,是不是也有點憑弔的意味?

因為很多事情,都沉在水底,怎麼撈也撈不回來了。

分類: 《稗筆》上的文章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05月26日 09:04│[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驪歌." :: ephemeris ::. 26 2005年05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340.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5). 驪歌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340.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983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驪歌"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Daily Digest 20050526
文摘: Nancy Chu's Blog: 無米樂的快樂與哀愁 # Yahoo!奇摩新聞 - 代寫論文 網路喊價7萬 # Richy's Blog: 無所不在的廣告,扭蛋也有! # 太妃糖憂鬱狂歡節│Carol's Carnival: Taiwan Music Blog Ring 突破百站小活動 # ...
網站: 愛麗絲夢遊部落格仙境
引用時間: 2005年05月27日 09:49


十一月子夜的追憶
文摘: 他坐在窗內,窗外夜風呼嘯,十一月的夜裡,天空陰沉沉的,霧靄圍繞著路燈映出一圈光暈。秋風吹過窗櫺,商意進入他的房裡,剛列印的報告──是詩人的追憶──散在地上,溢流似的。 ...
網站: :: ephemeris ::
引用時間: 2005年11月19日 11:10


Comments

又到這個時候了。當一個日期每年都會到來時,記憶是不是也漸漸模糊呢?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6月12日 19:23

好感傷的文章,優美的詞句,讓人一讀再讀

Posted by: Jane 於 2006年06月05日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