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又開戰了

搶救本土語言勿炒短線 李壬癸﹝中研院語言所﹞5/18 自由時報‧時論廣場
中研院語言所的傲慢與偏見 張淑芬﹝台灣母語教育學會﹞5/20 同上
--------------------------
之前的相關文章:
對中研院「語言研究所」的建言 張淑芬﹝台灣母語教育學會﹞2003/11/27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又要吵預算分配嗎?這次台灣母語教育學會的批評:「全國最大族群納稅人的福佬台語預算竟然疑是『零』」,似乎有點什麼什麼主義的味道,反應過度,沒什麼說服力。但是中研院提出的公聽會出席建議名單也太大意了,至少要避嫌吧。還有18日李壬癸的文章,雖然被批評「長篇學術大論」,我倒覺得他寫得沒錯,說明了語言所研究的方向,文體也滿平易近人啊。

所以到底哪邊才是站在正確的一方呢?繼續收看吧~~
                   ↑看戲的心態 XD

分類: 胡思亂想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05月22日 13:53│[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啊,又開戰了." :: ephemeris ::. 22 2005年05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331.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5). 啊,又開戰了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331.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974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啊,又開戰了"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要不是看在中研院拿了這麼多研究經費的份上,那些人應該也沒那個口水叫叫叫的。樹大招風是難免的吧。

不過這邊值得注意的或許是台灣語言學界的社會生態學。是不是有可能會分成學院系統(或許又可分中研院、台大、其他院校?這其中的關係就不是很清楚)與「民間系統」?過去的學術朝堂給人的感覺太「反攻大陸」了一點,於是母語社群也就深感「禮失求諸野」的自負了吧。

我也覺得李壬癸說的話有一定的道理。不過,有些人就是這樣,聽不進話的時候想和他們講通什麼東西是很困難的。民粹真的是存在的啊,看看張文當中的攻擊模式就知道了。說別人的論辯是「長篇大論」、「掉書袋」,這真是BBS站上三歲小白的陳腔爛調。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5月22日 16:12

李壬癸在文章中說『況且,閩南語有沒有那麼多重要的語言現象可以發掘得出來,也是我們必須慎重考慮的問題。』曾志朗之前也曾經說過類似『閩南語的聲韻比較沒有什麼值得研究的』之類的話。這些話,關心母語的人士聽起來,大概是不好受吧。

我不知道在台灣,有多少語言相關研究所內的人和經費,是投注在台灣閩客語的研究上面?有多少是在研究比如說母語教育,母語社群,多語言環境,多文字環境等等的研究?或許這些研究並不屬於『語言學』研究的範疇?我覺得研究西夏文並不是一定就不好,但是如果整個語言學學界研究台灣本土語言的比例過低(或處在邊緣位置,沒有資源,等等),那回來檢討這樣資源的分配是否合理,是應該的。

我想中研院關於南島語的研究,應該是做的不錯。但是不知道這裡的各位是否可以評論,這些研究及研究員對於台灣南島語的延續,到底有沒有幫助?如果有幫助,是透過怎樣的一種方式,模式?謝謝。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05月22日 17:28

我覺得「學院系統」和「民間系統」的分別還滿明顯的,只要稍微接觸一點台灣的語言學議題﹝例如去書店晃一圈﹞就會發現有兩個沒什麼交集的陣營。不過學院系統的研究或著作總是讓一般人覺得難以理解,或是有十足的安眠效果。而且一般大眾也不容易接觸學院的成果,難免會有些誤解。

而且台灣學院系統中好像還可以分成源出中文系歷史系的 philology 傳統﹝小學道統?﹞和源出外文系的 linguistics 傳統。這兩個系統在很多地方也會有不同的見解呢。至少在我的刻板印象中,前者傾向用漢文發表,研究重心在漢語方言,方法上則經常使用韻書、《說文》之類的文獻。後者傾向用英文發表,方法上則和國外語言學比較接近,研究重心也比較廣泛。

不過相較於學界給人的距離感,民間系統似乎活力比較旺盛,但是各做各的,不同的團體間好像不常交流,頂多連署時合作一下而已。可是民間系統的研究或是作法,或許是因為繼承的典範不一樣的緣故,學院系統中人或是想法比較接近學院的人可能無法輕易接受。但是因為活力旺盛,又比較接近大眾,對社會的影響可能比學院系統來得大。如果打個比喻,學院系統就像有執照的醫生,或是經過「正式」醫護訓練的人﹝我得把黑傑克算進來XD﹞,而民間系統則是一些不被權力承認,往往被說成「偏方」、「巫術」的醫學傳統,像是芳香療法之類的吧。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5月22日 17:52

所以用開放香草輸入法框架中的Holo白話字漢羅輸入及白話字逆反查就是一種芳香療法!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05月22日 18:05

我想會說「況且,閩南語有沒有那麼多重要的語言現象可以發掘得出來,也是我們必須慎重考慮的問題」,應該是因為閩南語、客家語、甚至華語都已經累積很豐富的研究成果,也有不少經典著作出現,後進的學者不容易有革命性的突破。不過換個角度,因為已經有豐富的成果,後進的研究不需要從頭做起。因此把資源分配到起步中的領域,應該是合理的事。再說有些語言現象在閩南語、客家語、華語都是找不到的。像是曲折變化﹝如拉丁文的動詞變化﹞,在孤立語﹝以上三個都是﹞中去哪裡找曲折現象來研究啊?

至於中研院的南島語研究,在這次的戰事中,可能是因為符合某些人的期望所以沒被轟,不然南島語系的研究和漢藏語系比起來還是虛了點。但這不是中研院本身的問題,而是台灣的南島語研究還在打基礎的階段,在基礎的語料收集、語音分析、聲韻結構分析、句法分析還沒有足夠的成果前,研究者也沒辦法做語用、語意的分析。有關近年的南島語研究,可以參考黃美金(2000)的〈臺灣南島語言學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另外 pektiong 提到的「母語教育,母語社群,多語言環境,多文字環境等等的研究」當然算語言學研究的範疇,一般會歸在「社會語言學」裡面。可是這方面的研究在台灣不紅,語言學者做的人不多,反而是社會學者會跨行來研究,像是這篇汪宏倫(2004)〈將漢字羅馬化: 一個「跨語際實踐」的文化政治學分析〉。但從好的方面想,有現象但沒人研究,就是個值得開發的研究領域,早進入早回收囉。kukuku...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5月22日 18:37

中研院語言所副所長的回應
用共同語言搶救母語-黃居仁 2005/05/23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5/new/may/23/today-o4.htm

Posted by: koeloukhe 於 2005年05月25日 11:52

幫忙做個連結:
用共同語言搶救母語-黃居仁 2005/05/23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看了才知道這裡的「共同語言」指的是「溝通的方法」,而不是一個特定的語言。我覺得中研院的回覆很完整,澄清了很多事情,可以讓社會大眾更理解中研院語言所的工作和使命。那些母語團體*應該也能接受這樣的回答吧。

*: 我對「母語」一詞有些意見,自己也不會用這個詞。但他們這樣自稱,我也就這樣稱呼他們吧。其實本來想加個引號,但是這樣做反而給人想像空間,還是用附註寫吧。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5月25日 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