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方言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

※ 在批踢踢的 historia 板上有人問「漢語方言是起源於同一個語言然後流布到各地各自發展?還是各地自行發展之後再相互交流呢?」以下是我的回答:

先提醒一下,「方言」一詞在討論時最好不要跟英語的「dialect」放在一起看,不然可能會被兩邊的定義搞得昏頭。所以我建議在用「方言」一詞時,就用中國傳統的用法,把它看成「各地不同的語種/腔調」就好。從「dialect」來的條件﹝如說不同方言的人能互相理解之類的﹞都先放在一邊。

我覺得漢語方言音韻間的「緊密的對應關係」是學者的歸納,還有研究韻書時產生的一點誤解﹝雖然這點我還不確定﹞。我的看法是,如果說《切韻》本身就是一本拼裝韻書,並不代表一時一地的方言。那說漢語各方言同出一源,也不過是說當時的《切韻》收集了各地方言,後來這些方言還是各自發展。到了二十世紀有個漢名叫高本漢的外國人,先認定《切韻》是源頭,然後說其他方言出自《切韻》而已。

又最近剛好在讀和上面的說法相關的東西,也是為了解開在〈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中自己留下的問題:當時真的有人說的話都和《切韻》記載的音一樣嗎?在那一篇中提到的「現存方言除了閩語白話音外皆可與切韻系統對應」,這或許可以稱為「高本漢(Bernhard J. Karlgren)模型」,因為是高本漢這老提出的,也是西方語言學對漢語的歷史最早的研究。高本漢模型對漢語語言學也有長達七八十年的影響﹝或許和便於統治也有關係﹞,但是一直都有人提出懷疑和修正。

上星期讀到一篇羅杰瑞和柯蔚南的文章(Norman, J. & Coblin S., 1995),文中就對高本漢模型有滿深刻的檢討﹝也幾乎把〈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全滅 XD﹞。他們列出了高本漢模型的四大問題:

一、高本漢認為《切韻》反映的是一時一地實際使用的語言。不過羅、柯二氏並不這樣認為。文中也有引用羅常培、陸志緯、陳寅恪、王力等人的說法,這些學者也不認為《切韻》是個真的有人用的語言。而且高本漢也認為《切韻》代表的方言是上層到「中下」階層的語言,最基層的人還是說他們自己的土話。不過從拉丁語系的研究來看,現代的法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等語言是發展自「通俗拉丁語」而不是知識份子使用的「古典拉丁文」。從這裡看來,高本漢的說法似乎站不住腳。

二、高本漢認為比《切韻》稍晚的《韻鏡》代表唐代的長安話。不過高本漢沒有提出任何歷史證據來支持他的說法。羅、柯二氏覺得就算承認高本漢的說法的價值,這也應該只是個後續研究的題目,而不是當成確認過的事實。

三、高本漢認為唐代的長安話在唐朝的兩百多年中擴張到全中國,變成中國的通行語。這是高本漢模型最大的問題。雖然傳統上認為首都所在地的方言就會變成當時的官話,可是中國定都北京約五百年,明清兩朝的中央集權比唐代更甚。即使這樣,北京的官話還是沒能對其他方言產生重大影響﹝雍正朝還有失敗的官話補習班──正音書院﹞。而且唐朝在安史之亂後國力已不如前,這樣要如何達到有強力中央集權撐腰的北方官話都做不到的事呢?高本漢另一點被批評的是他用希臘通行語(Greek koine)類比唐代長安話。不過羅、柯二氏質疑的是,希臘通行語經過兩千年的發展,雖然有些方言有濃重的地方特色,他們還是可以互相溝通。不過漢語方言已不過千年的發展就已經無法溝通,各方言之間的差異竟比人家兩千年的希臘通行語還分化得更嚴重?最後一點質疑是,現代各地方言的韻類都沒《切韻》系統那麼多,如果《切韻》代表唐代的長安話,為什麼到了現代又被簡化成﹝相對起來﹞很少的韻類?

四、高本漢認為現代漢語方言除了閩語之外皆出自切韻系統。這個不用說了,上面三點就把這一點推翻了。嗚乎~~﹝自己的〈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也滅了﹞。

=========STO 停止掉書袋開始回應文章的分隔線 Orz=========

漢語方言到底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再互相交流呢?我比較傾向各自發展的說法,然後在目前的官話區又因為交流較頻繁,所以整合出比較類似的語音系統。就像台灣和廈門整合了漳泉兩種腔調一樣。東南各省比較不那麼容易交流的地方,則保留了自己的方言特色。而「各自發展」的方法,我覺得這些漢語方言也不是那麼單純就在那裡自己生出來的,而是一層又一層的語言隨著比較和平的移民或比較暴力的戰爭覆蓋在某個地方,然後底層的語言和新覆蓋的語言互相交流才產生新的語言。

例如古時有越族住在福建﹝姑且先這樣稱﹞,漢人來了以後蓋上一層漢語層,而這層漢語就和當地的閩越語交流產生新語。後來又有人帶來唐朝的漢語,又一層漢語蓋在上面,然後產生新語言。後來這個語言來到台灣,在南島語上又蓋了一層閩南語,閩南語就吸收了一些南島語的辭彙。戰後華語來到台灣,到了現在不管是閩南語還是華語都互相受到對方一點影響。這就是「各自發展」的方法﹝我自己認為的 XD﹞。

當然也不排除「同出一源」的可能。只不過這個語言目前可能缺乏可考的文獻,而且從希臘通行語的例子可以合理認為,若是現代漢語方言同出一源,應該不可能在僅千年的時間就分化成好幾種無法互相理解的語言。所以我個人覺得「各自發展」是個比較安全的說法。

PS:剛剛看到有人在推文中說上文「漏了日本時代受日本漢字的影響」。雖然這推文有點費解,不過我覺得那不在這篇文章要討論的範圍內,所以也沒有增補的需要。

參考書目
-------------------------------
Norman, J. & Coblin, S. (1995). A new approach to Chinese historical linguistic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New Haven: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eity. v. 115 (4), P. 576-8. ProQuest ID: 9736409.
全文可在 ProQuest 找到,請愛用圖書館。

分類: 書與閱讀與讀書的人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02月04日 09:10│[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漢語方言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 :: ephemeris ::. 4 2005年0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85.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2). 漢語方言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85.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928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漢語方言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Saⁿ-phiⁿ bōe-bái ê bûn-chiuⁿ
文摘:
網站: [水汪汪部落格][Súi-tang-tang Bāng-chì]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04日 09:51


Hàngí kap Hoklogí ê koan-hē ê gî-būn
文摘: Tī ephemeris [http://www.leafportal.org/MT/] ū 1-phiⁿ 『漢語方言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 tha̍k liáu góa-ê khòaⁿ-hoat sī 「ka-tī hoat-tián tāi-seng, āu--lâi chiah in-ūi kau-liû, hoat-seng kēng-cheng thô·-thoah...
網站: Albert's weblog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05日 07:57


Comments

那『漢字』呢?漢字也是『各自發展』?漢字的發展跟漢語的發展有甚麼樣的糾葛?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02月04日 10:39

我不大清楚漢字是不是各地自行發展的,不過在戰國時代各國的文字的確不大一樣,所以秦始皇才要「書同文」。我覺得漢字一方面定型得早,古時候使用的人也不多,而且這些使用者本身也多有溝通的需求,字體應該不容易有太大的變化。

而且漢字還有兩個很特別的地方,其一是異體字﹝如黃-黄﹞和異型字﹝如楷書和行書,印刷體和手寫體﹞都可以當成同一個字。所以即使一個人在文章中寫下「黄」,轉抄的人還是有可能會把它些成「黃」。而印刷時「黃」從手寫體變成了印刷體,這個漢字的意思還是不變。所以我們所說的「字」其實是很多不同形式的集合,在這個集合內不管是異體或異型都被視為同一個字。

第二個特色與漢語的發展比較有關,就是漢字雖然可以表示意思,它也可以透過「假借」來表現聲音。不過這個聲音只在假借發生的方言中成立,到了別的方言就不是假借了。另一方面,形聲字有聲符和形符兩部份,聲符的部份往往因語音的變遷而使聲符本身的讀音與聲符所在的字的讀音相違。這個相違的現象,可能會發展成聲符有其 default 的讀音,但是在常用字上又有一個習慣的讀音。這在構詞學上有個類似的現象,叫 iconicity,所以或許可以從現有的 iconicity 文獻中找到一個相關的研究方向。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閩南語文字化的著作中常常提到的「方言字」。這些是在方言區造出的字,只適用於該方言。不過我覺得這只是定義上的問題;哪個字不是從某一個地方的語言出來的?只是常用的四五千字被拿來當通用的書面語,而不在通用書面語使用範圍的字,而且使用又侷限於比較偏僻的地方,這種字就被歸成「方言字」。所以我覺得「方言字」是因定義而來,而不是這些漢字一出現就註定當方言字的。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04日 13:49

新一期(2004年第6期)的《中國語文》登了張光宇老師的〈漢語語音史中的雙線發展〉。可以找來看看。

Posted by: mingwangx 於 2005年02月05日 04:58

找了半天,原來是忘了把出版狀態改成定稿,難怪找不到。
果然文章一多連自己都會迷路 XD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26日 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