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與一點批評

閩南語本字的問題在十多年前母語運動興起時常常被提出來討論。當時洪惟仁(1992)在《台語文學與台語文字》中指出閩南語只有5%的詞素寫不出漢字,其他一般認為沒有有音無字的詞素,是因為語音變遷,文讀和白話差太遠,或是本字已被遺忘。

不過因為語言環境變遷﹝華語的強勢競爭﹞、1980年代末的社會情況,以及自70年代左右開始的鄉土文學運動﹝請留意這些創作者的語言背景﹞,加上本字的追尋需要投入極大的人力與時間,推廣與使用更花時間。所以我覺得當時參與母語運動的學者都不堅持要找出每個詞素的本字,而是在尊重已經有人使用的字﹝行話叫「俗字」﹞的原則上,對漢字選用的原則提出一些規範。如果要說傳統,這些漢字選用的原則應該可以歸到「歌仔冊」的通俗文學傳統。

以下是去年寫報告時整理出來的漢字選用原則,包括洪惟仁、鄭良偉、許極燉。不過許極燉的原則沒有明確的順序,鄭良偉的有模糊的順序,但是沒有明確的標準。只有洪惟仁的有明確的順序和標準,不過很難懂。

許極燉在《台語文字化的方向》(1992)中提到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

漢字
一、音義兼備優先採用
二、訓義與諧音應優先選用訓讀的字
三、四種原則性項目
  1. 傳統性:尊重傳統的用法,以免後人不懂
  2. 系統性:六書的原則,部首的意義和其代表的屬性
  3. 通俗易解性:簡單好用為原則,如去「儂」選「人」
  4. 汰舊創新性:[不要用死字]
羅馬字
翻譯、注音、寫外來詞、象聲詞、擬態詞、無漢字詞用

因為許極燉的原則沒有明確的順序,而且和以下洪惟仁和鄭良偉的原則沒有很大的關連,以下就不討論許極燉的了。

再來是洪惟仁的《台語文學與台語文字》中提到(1992):
﹝其實這些原則最先見於洪惟仁的《台灣禮俗語典》(1986)﹞

一、盡量尊重俗字:俗字指閩南獨創的土字或漢字在閩南的獨特用法。
  只要合聲韻學和訓詁學,就用。
二、俗字不可用的用正字:俗字易混淆或不和聲韻的情況就用正字。
  [註:「正字」指的是聲、韻、調都合乎演變規則的字]
三、無正字用準正字[註:「準正字」指的是從文獻找到音、義條件相近,
  但一部分不合音變﹝也就是聲調變化﹞規則]
四、連準正字都找不到,斟酌採用同源字

依照姚榮松在〈閩南語的漢字〉(1996)一文的歸納,以上二、三、四條選出來的字都算本字。

五、連同源字都揣無,只好借用同音字
六、無字通借,從俗採用義借字


鄭良偉則在《走向標準化的台灣話文》(1989)中的〈台語裡的訓用字〉提出他的原則

原則:系統性、連貫性、通用性、標準性、易解性
方法:
一、盡量選用某詞的本字,但是
  a. 若有通用性很高的字不在此限
  b. 本字另有用途,容易引起混亂時,另選字﹝此為一漢字代表兩詞也﹞
二、無明確本字,或是本字的「連貫性」不強,就利用假借、諧聲、訓用另外選字,但
  a. 儘可能避免可能引起混亂的字
  b. 儘可能選有通用性的字
  c. 儘可能避免創造新字

基本上洪惟仁的第一條和鄭良偉的1a都尊重當時已經通用的俗字,但是洪惟仁認為聲韻和訓詁的原則不能違反,否則會打亂閩南語的聲韻系統。而鄭良偉則不大在意聲韻的系統性,所以他可以接受用假借﹝同語言或不同語言,如華語,的同音字﹞、諧聲﹝類似假借﹞、訓用﹝借其他語言中的同義詞,目前一般來說從華語借﹞來選漢字。

這兩者的差別在於洪惟仁的原則,聲韻比字義優先,所以他到最後一條才允許義借字﹝就是訓用字﹞。而鄭良偉的原則中,字義比聲韻優先。從1b就可看出在本字的字義已經和要表達的意思相違時,本字也可以拋棄。當時鄭良偉和洪惟仁兩人對各自提出的原則互有批評,也互相提出了對方的缺點。

洪惟仁的原則的缺點在於「難以入門」,如果對聲韻和訓詁沒有深入的研究,在寫作時可能會翻字典翻到瘋掉。而且,有沒有一本可靠的字典還是個問題。然後用洪惟仁的原則寫出的文章,一般人可能不大容易理解,也要翻字典。但是鄭良偉的缺點在於注重字義結果容易造成訓用氾濫,一個閩南語詞素可能會對應到很多個不同的漢字。而且使用者的語言背景也會影響到訓用漢字的選擇,對閩南語的聲韻、訓詁不熟悉的使用者也可能因不曉本字而逕用訓用字。另一方面一個漢字也可能會對應到很多不同的閩南語讀音,最後會變得比日文的音讀/訓讀更混亂。再者,如果從華語借來的訓用字充滿整篇文章,看起來幾乎和華語文章一樣時,還需要費心建立閩南語的文學嗎?雖然這個問題有點教條,但也是鄭良偉的原則得面對的問題。而鄭良偉自己的文章﹝如上述那本《走向標準化的台灣話文》﹞,除了虛詞和一點點明顯有閩南語特色的詞以外,我覺得和華語文章無異。﹝小八卦一下,其實鄭良偉是教會羅馬字的提倡者之一﹞

話又說回來,閩南語的本字難以追尋,洪惟仁和鄭良偉的原則又有難以入門或訓用字氾濫,打亂聲韻系統的問題。加上可靠的字典難求,大多用漢字表達的閩南語都另外依照一套自然生成的原則來選字。鄭良偉同樣在〈台語的訓用字〉一文中提出他的觀察:

1.語言專家傾向用「形聲」、「轉注」:選典籍內有根據的本字
2.高教育但非語言專家傾向用「訓用」:用字反應各時代的教育背景;連橫反映漢文背景;台日大辭典反映日文漢字的用法、黃春明反映國語白話文。
3. 一般大眾傾向用「假借」:較無時代差別,以發音為基礎。但前後不一定一致

語言專家畢竟是少數,而近六十年來教育普及,還有華語導入,2 和 3 的界線變得比較不明顯。可是訓用的意思和假借的語音大多來自華語,讀者大多也通曉華語,這樣,不是又要回到剛剛提過的「鄭良偉困境」:如果閩南語文和華語文幾乎一樣,還需要費心建立閩南語的文學嗎?

當然,只要閩南語文學的推行者有熱血,閩南語文學的建立還是會有進展,「需不需要」、「值不值得」等問題在熱血面前都是不問自明的。只是面對華語的強勢競爭,還有對「台灣文學」的定義與詮釋,「閩南語文學」或是「文字化的閩南語」,能不能維持它文字上的獨特性﹝和華語文有差別﹞,還有社會上的功能性﹝不管是對象不同還是用途不同﹞都是閩南語的文字要面對的挑戰。

﹝不過我覺得閩南語在大眾領域競爭過華語的機率接近0%,而維持小眾的使用又可能不讓對閩南語文字話投入心力的工作者滿意,這好像也是另一個困境﹞


參考書目
----------------------------------------
洪惟仁. (1986). 台灣禮俗語典. 台北:自立晚報.
洪惟仁. (1992). 台語文學與台語文字. 台北:前衛.
姚榮松. (1996). 閩南語的漢字. In 「台灣閩南語概論」講授資料彙編. 台北:台灣語文學會.
許極燉. (1992). 台語文字化的方向. 台北:自立晚報.
鄭良偉. (1989). 台語裡的訓用字. In 走向標準化的台灣話文. 台北:自立晚報.

分類: 書與閱讀與讀書的人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5年02月02日 08:12│[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與一點批評." :: ephemeris ::. 2 2005年02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83.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5, 2). 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與一點批評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83.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926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與一點批評"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Saⁿ-phiⁿ bōe-bái ê bûn-chiuⁿ
文摘:
網站: [水汪汪部落格][Súi-tang-tang Bāng-chì]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04日 09:52


Hàngí kap Hoklogí ê koan-hē ê gî-būn
文摘: Tī ephemeris [http://www.leafportal.org/MT/] ū 1-phiⁿ 『漢語方言是出自一源還是各自發展?』, tha̍k liáu góa-ê khòaⁿ-hoat sī 「ka-tī hoat-tián tāi-seng, āu--lâi chiah in-ūi kau-liû, hoat-seng kēng-cheng thô·-thoah...
網站: Albert's weblog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05日 07:54


Kanji, Hanzi, Hanja
文摘:
網站: 微笑‧語言‧歷史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09日 17:11


我的語言背景
文摘: 一月中的時候我在留言板放了一個問題:我該不該寫 profile?這個問題就包含說明自己的語言背景。不過這個問題沒人回應,就不了了之。現在既然有人問起我的語言背景,那就趁這個機會解...
網站: :: ephemeris ::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14日 12:09


白話字排序及入聲的問題
文摘:
網站: [水汪汪部落格][Súi-tang-tang Bāng-chì]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23日 23:52


對 Holojigak 中「半鼻音」的一點建議
文摘: ※ 這原來是在〈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與一點批評〉中的一篇迴響,不過寫得有點長,所以摘出來獨立成篇。加入討論請至〈閩南語文字化的原則與一點批評〉。Holojigak 的網址是:http://www.holon...
網站: :: ephemeris ::
引用時間: 2005年02月25日 15:15


贛林語料: A case study of rebus principle
文摘: 剛剛發現《贛林老木》一文中幾乎所有的笑點都和「語言接觸」以及「語言形式的接觸」有關。接觸的語言是閩南語(SM)和華語(M)和文言漢語(CC),接觸的語言形式則是 spoken norm 和 written norm,...
網站: :: ephemeris ::
引用時間: 2005年10月29日 13:10


贛林語料: A case study of rebus principle
文摘: 剛剛發現《贛林老木》一文中幾乎所有的笑點都和「語言接觸」以及「語言形式的接觸」有關。接觸的語言是閩南語(SM)和華語(M)和文言漢語(CC)
網站: 星曆表 - ephemeris
引用時間: 2005年10月29日 13:13


Comments

我幾乎完全一面倒支持洪惟仁的理念。因為如果一直用假借和訓用的話,實在看不出閩南語文的特色在哪裡。不過推廣上一定要快點有教材和字典,而且先驅者勢必要不厭其煩地常常用括號做註解。但是如果使用的人熟悉了,那樣寫出來的文字不易和華語文混淆,或許反而對說閩南語的人來說容易閱讀。

我想這長期都會繼續維持小眾下去的吧。只希望不要死掉就好。不過不知道FreeLeaf你的語言背景如何?看不懂白話字是因為不好讀,還是沒有學過閩南語呢?我自己的話閩南語能力其實很糟,遑論客語,總是使不上力。所以總是只能插插嘴。如果你會閩南語的話,下次整理好我的拼音方案請你評點一下:)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10日 15:45

閩南語算是我的第二語言,所以問我也沒用的。有次在漢語語言學的課堂上,教授說「You are not a native speaker of Taiwanese.」,心中雖然一把火,心中嗆曰:再怎麼樣都說得比你好。但是後來想想,我真的算不上 native speaker 啊 XD

關於我的語言背景,您球都做了,我就順勢打回去吧。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14日 12:07

Holojigak 歡迎批評指教
http://www.holojigak.org/

Posted by: azglee 於 2005年02月20日 21:06

關於 Holojigak,我有幾個建議:

1. 能不能解釋一下「頭音鼻化」是怎麼來的?在 Holojigak 中可鼻化的頭音都是阻塞音﹝obstruent,指藉由器官造成氣流阻塞產生的音﹞,但是一般來說可以被鼻化的是與阻塞音相對的響音﹝sonorant,指不需藉由氣流阻塞即可發出的音﹞。一個頭音內同時出現響音和非響音的成分,好像有問題。在我讀過的文獻中,出現「頭音鼻化」的音節,鼻化的部份其實是韻母的韻腹部分。例如金[kĩm],[-ĩm]的部份是韻,其中的[-ĩ-]是韻腹,也就是真正鼻化的地方。「頭音鼻化」的另一個問題是 Holojigak 必須為零聲母的鼻化韻另設一個頭音「nn」,如「nna2 餡」。可是零聲母本來就沒有「頭音」,既然沒有這個部份,自然也沒東西可以鼻化。由以上討論可知「頭音鼻化」的概念有點問題,需要修改,以如實反映語言實際的運作情況。

2. 聲調的部份,Holojigak 標變調而不標本調。但是這樣會造成同一個詞素隨詞中的音出現各種不同調值的現象,而且這還不是因為多音字造成的。這種一詞素多聲調的表記方式,不利於記憶和學習。而且閩南語的變調有規則可循,所以在文字上還是標本調,然後朗讀時依照規則變調,這樣在記憶上、學習上,甚至書寫上都比標變調容易許多。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21日 11:45

1. Thanks for the comments. I will remove the "頭音", "尾音", and other weird terms used by myself during the development of holojigak.

2.
m 可當成是 v (通用乙式: bh, POJ/TLPA: b) 加上鼻音.
n 可當成是 l 加上鼻音.
qn/ng 可當成是 q (通用乙式:gh, POJ/TLPA: g) 加上鼻音.

既然 v, l, q 可以有鼻音的 m, n, qn/ng, 那麼 b, p, d, t, g, k, z, c, s 應該也可以把半鼻音跟子音結合, 用 bn, pn, ..., etc 來表示吧? 唯一的例外是 零聲母的半鼻音, 我本來打算用 xn 表示, 後來覺得還是 nn 比較好, 和 TLPA 比較類似.

3. 關於本調與變調, 我的希望就是 "看到的和聽到的一致" 比較符合直覺, 不用像讀 POJ/TLPA 時, 還要在心中作轉換. "同一個詞素隨詞中的音出現各種不同調值的現象" 是因為這個語言本身的特性, 聽/說 的時候它就是這樣.

標示本調的好處是可以找出對應的漢字. 不過即使標示變調, 變調 => 本調 => 漢字 這個過程應該可以延後在以詞為單位, 作 "字角" => "漢字" 轉換時, 由電腦以查表或根據變調規則來代勞, 不需要我們在書寫時就先作轉換, 找出並書寫本調.

4. 目前我覺得比較有問題的是入聲有 4 個 tone, 這跟現有的拼音方案比較不同. 需要專家的 review / comment.

BTW, your guess is right, I am not "行會內的人".
My job is focused on computer operating system and encoding of information. The motivation of the holojigak project is to reduce the letters and made input of Holonese possible on the mobile phone. (想像在手機上輸入 POJ...)
Although I work hard to make sure things are correct, I am not an linguist or expert in this domain per se. That's why I post the initial work to the web to asked for experts like you to review and comment. Furthur comments wellcome.

Posted by: azglee 於 2005年02月21日 21:39

1. 關於標本調還是變調,我覺得比方說華語標三聲而唸二聲是容易的,但閩南語的變調雖然有規則,可能對一般人來說還是太多,或許如果以整個詞為單位照實際發音的變調標調會比較直觀?不過我不是L1使用者,所以也許以閩南語為母語的使用者並不會覺得這樣的規則很難也說不定。只是一個揣測。

2. 入聲有四個tone喔?如果有就頭大了。不過洪惟仁教授或許會贊同,記得他對閩南語聲調就分得很細……/苦惱/

3. 我想既然零聲母的時候也會鼻化,那麼能否將鼻化分析涵蓋到聲母就會有問題。而且從漢語史的角度來看,這些有鼻化的音節原本是具有鼻音韻尾的,只是脫落了,所以只有之前被鄰近作用鼻化的元音保留下來。
當然,注意到聲母可能也被鼻化(我現在真的一直會反覆唸那些音節,試圖聽聽看那些「頭音」是否真的有鼻化),也許是個敏銳的發現(實驗語音學或許可以證實這點)。只是學界好像比較少會用這樣的方式分析輔音就是了。可否分享一下您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靈感?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22日 23:31

我本來也是以為入聲有四個Tone,所以之前在想白話字的排序問題的時候,認為應該要 a<á<à<ah<ak<ap<at<â<ā<a̍h<a̍k<a̍p<a̍t。但是後來在某本(待查)字典上面解釋索引順序的時候讀到大概如下的關係:ap 是 am 的入聲,at 是 an 的入聲, ak 是 ang 的入聲, ah 是 a 的入聲等等。這樣的話,排序會變成 a<á<à<ah<â<ā<a̍h<am<ám<àm<ap<âm<ām<a̍p 等等。也就是說入聲不是有四個tone,而是分別對應到 (),m,n,ng。我不確定這分析有沒有道理。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02月23日 23:34

請把上面兩個沒能正確顯示的回應移除,回應請看:白話字排序及入聲的問題 http://linshi.twbbs.org/blog/item/pc/30090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02月24日 00:10

pektiong 的留言出問題的原因是因為迴響中可以用一部分的 HTML tag,所以文中的"<"就被當成 HTML 的一部分了。不過迴響全文還是成功輸入資料庫,所以把符號稍微修改一下就成了。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25日 08:09

我去水汪汪那裡回應了,因為搞不太懂為什麼入聲的四個韻尾會被當成四個tone?閩南語的入聲不是只有5和3(或4和2?)兩個tone嗎?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25日 08:57

原先的回應還沒打完,但是入聲的問題好像需要澄清一下,所以先插個隊。目前 azglee 和 pektiong 講的好像是兩件不一樣的事:

1. azglee 的 Holojigak 中入聲的「四個 tone」指的好像是入聲有四種不同的音高﹝pitch﹞。但是

2. pektiong 說的是入聲有「四個 tone」說的則是「入聲有四種不同的韻尾,分別寫成 /-h/ /-k/ /-p/ /-t/。

不知道我有沒有誤讀兩位的意思?如果沒有,我覺得這兩個東西得先分清楚。azglee 說的是「聲調(tone)」,pektiong 說的則是「韻尾(coda)」。聲調是附加在音節上的非線性元素,由聲音的音高﹝頻率﹞決定。韻尾則是音節裡面的成分,可以是元音也可以是輔音。漢語族的語言中通常有 /-p, -t, -k, -h, -m, -n, -ng/ 幾種輔音韻尾,其中 /-p, -t, -k, -h/ 還可以細分出來,稱為「入聲韻尾」。沒有入聲的華語只有 /-n, -ng/ 兩種輔音韻尾。

閩南語則有上述四種不同的入聲韻尾,但是這些韻尾並不發出來,所以用 IPA 表示時要在右上角加個「┐」。要辨別入聲韻尾的方法是發完一個入聲音節後,觀察口腔的姿勢。如果嘴唇是閉著的,入聲韻尾就是/-p/ ex. /cap8/﹝TLPA,以下同﹞'十';如果舌頭的尖端頂到上齒齦後面,就是/-t/ ex. /huat4/ '法';如果舌頭的後面頂到軟額﹝發ㄎ時舌頭頂到的地方﹞,入聲韻尾為/-k/ ex. /kok4/ '國';如果都不是,入聲韻尾為/-h/﹝其實是喉塞音﹞ex. /piah4/ '壁'。

而入聲的調值,目前大多分成兩類﹝調值以趙氏五等分法標記﹞:第四調(陰入)32 和第八調(陽入)4,調值各地略有不同。Holojigak 中把入聲分成四種聲調,不知道 azglee 覺得這四種聲調的差別在哪裡呢?如果以您舉的例子來看,入聲第一調和第二調的例子都出現在詞尾應當發本調的地方。而入聲第三調和第四調則出現在非詞尾發變調的地方。從例子中的字來看,「角」/kak4/,「合」/hap8/,依照「非喉塞音韻尾入聲」的變調規則﹝4 → 8,8 → 4﹞,這兩個字的變調分別為「角」/kak4->8/、「合」/hap8->4/,剛好互換。我猜您會設計出四種入聲,為的是解決「喉塞音韻尾入聲」變調後成為「平聲」﹝傳統上稱「舒聲」,TLPA 標為 4 → 2,8 → 3﹞的問題吧。因為喉塞音入聲﹝/-h/﹞的變調和其它入聲的變調聽起來不一樣,但是 Holojigak 要標變調,所以得做出與「平聲」第三﹝TLPA 第三調﹞、第四調﹝TLPA 第二調﹞符號相同的「短聲」第三和第四調,這樣才能正確表記。當然這是我的猜測,符號發展的過程和音調觀察的結果還是要由 azglee 您自己解釋囉。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25日 11:36

關於「半鼻音」,我覺得還是有些問題。理由有三:

1. 「半鼻音」的分布
2. 阻塞音本身的性質
3. 零聲母的問題

1. 「半鼻音」的分布
我先把您觀察到的現象整理如下﹝一樣以 TLPA 表示﹞:

  b + 鼻音 = m
  l + 鼻音 = n
  g + 鼻音 = ng

您的觀察沒錯,在閩南語中 b/m、l/n、g/ng 基本上只差在鼻音性上﹝請參考自製的閩南語辨音成分表﹞。而這些音在閩南語中的分布,目前有兩派說法:

‧互補分布派﹝丁邦新(1972)、Jerry Norman (1988)﹞
這一派認為 b/m、l/n、g/ng 呈現「互補分布」,也就是說會出現 /b, l, g/ 的地方就不會出現 /m, n, ng/,反之亦然。而分佈的規律是有 /m, n, ng/ 出現的地方,後面的元音一定有鼻化;有 /b, l, g/ 出現的地方,後面的元音一定沒有鼻化。由此可導出兩條可能的規則:

(1) /b, l, g/ → /m, n, ng/ / _ 鼻化元音
  ﹝鼻化元音前,/b, l, g/ 變成 /m, n, ng/﹞
(2) /m, n, ng/ → /b, l, g/ / _ 非鼻化元音
  ﹝非鼻化元音前,/m, n, ng/ 變成 /b, l, g/﹞

以上兩條規則用辨音成分來寫可以改寫如下:

(3) [+vc, -cont] → [+nas] / _V[+nas] ﹝導自(1)﹞
(4) [+nas] → [-nas] / _V[-nas] ﹝導自(2)﹞

﹝其實我不是很想用辨音成分來說明規則,不過大概是被行會內的大老荼毒太久,不用辨音成分反而不大會寫 XD﹞

因為漢語結構的關係,我們沒辦法從比對不同的字來判斷哪一個規則才是對的。但是與其他福建南部其它類似語言比較後,會發現其它類似語言中都沒有 (1) 的情形,只有廈門話和台灣話出現 (2) 的去鼻化現象,所以 (2) 才是正確的互補分布規則。

‧重疊分布派
這一派認為 b/m、l/n、g/ng 並沒有完全呈現互補分布,所以上述的互補規則也不適用。

要驗證這兩派的是非,目前手邊能找到最近的資料是董忠司編的《臺灣閩南語辭典》。不過這本的音標依照的 TLPA 版本與我讀到的好像不一樣,所以沒辦法確認 b/m、l/n、g/ng 是否互補。所以我在此先假設 b/m、l/n、g/ng 呈完全互補的分布,也就是依照互補派的說法。

從您對「半鼻音」的說明「v, l, q 可以有鼻音的 m, n, qn/ng, 那麼 b, p, d, t, g, k, z, c, s 應該也可以把半鼻音跟子音結合」,我想您應該是用 (3) 推出您的第一段結論﹝即使您之前不知道有這種分析法﹞,然後再把這個結論概化到所有的頭音﹝b, p, d, t, g, k, z, c, s﹞。不過上面我已經提到 (1) 是有問題的,由 (1) 導出的 (3) 當然也有問題的。而依照從比較沒問題的 (2) 導出的 (4),只有 /m, n, ng/ 這些具有鼻音性的輔音可以去掉鼻音性成為 /b, l, g/。而其它的輔音 /p, ph, t, th, k, kh, c, ch, j, s/ 因為本來就不具鼻音性,所以也不適用 (4)。

2. 阻塞音本身的性質
上面的分析是從聲韻學 (Phonology) 的角度來分析的,以下我改用音聲學 (Phonetics) 的角度來分析。Holojigak 中的半鼻音除零聲母外都和阻塞音(obstruent)成對出現,如 b/bn, p/pn, d/dn, t/tn, g/gn, k/kn, h/hn, z/zn, c/cn, s/sn。但我之前提過,可以被鼻化的是與阻塞音相對的響音(sonorant)。其實阻塞音並不能與鼻音同時出現﹝也就是同時發出﹞,這得從阻塞音和鼻音的發音原理來說明。

阻塞音的發音原理是運用口腔的器官,像是嘴唇、舌頭,造成阻塞,讓氣流無法順利出去,再藉由阻塞的變化來發出聲音。例如發ㄆ的時候,嘴唇要先閉起來造成阻塞,然後再放開讓氣流流出發出ㄆ的音。發ㄊ的時候,舌頭抵住上齒齦造成阻塞,然後放開讓氣流通過發出ㄊ的音。至於ㄎ,舌頭後面抵住口腔上面有點軟的地方造成阻塞,然後再放開發出ㄎ的音。如果要發擦音﹝如ㄙ﹞,一樣要把舌頭放在上齒齦後面,但是留一點空隙,然後讓空氣從空隙流出。因為流出時造成的不順的氣流,擦音ㄙ就發出來了﹝但請不要發成「司」,所以聲帶不要振動﹞。

與阻塞音相對的是響音,它們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發響音時氣流可以順利出去。而所有輔音中,具鼻音性的一定是響音,因為發鼻音時一定要讓氣流通過鼻腔,而在正常情況下鼻腔沒有任何阻塞﹝除非鼻塞非常嚴重或是你把鼻子捏起來﹞,所以出來的音一定是響音。您可以試試ㄉ和ㄋ兩個音,這兩個音舌頭擺的位置都一樣,不過發ㄋ時有氣流從鼻子出來,發ㄉ的時候沒有﹝可以拿衛生紙或把手指沾濕放在鼻子或嘴巴前測試﹞。還可以把鼻子捏起來發ㄇ的音,聽起來會類似英語的 b,但因為氣流還是到得了鼻腔,所以不會完全一樣。

從上面的說明,我們已知阻塞音和響音的差別就在氣流能不能順利離開人體,能就是響音,不能就是阻塞音。但是沒有人有辦法在阻塞氣流時同時讓氣流順利出去,所以阻塞音不能與響音同時出現,而有鼻音性的音又一定是響音,所以鼻音性也不能和阻塞音同時出現。換句話說就是阻塞音鼻化後不能繼續保有阻塞音的特性,如果阻塞音加上鼻音性,自然就變成鼻音,不會有「半鼻音」存在。在人類語言中,鼻音雖然不能和阻塞音同時出現,它們還是可以出現在彼此的隔壁。西非有一些語言有 [mb, nd] 的音,可稱為 prenasalized stop,但是發出來的時候還是會先有一小股氣流從鼻子出來,發出鼻音後才發阻塞音。雖然在此阻塞音和鼻音發出的時間已經很接近了,它們還是不能同時從人的發音器官中發出。

3. 零聲母的問題
之前 MilchFlasche 和我都有提到零聲母鼻化的問題。由於「鼻化」是在一個音上加上「鼻音性」,所以一定要有個東西讓鼻音性附上去才行。但是零聲母「本來無一物,何處附鼻音」,所以零聲母也沒辦法鼻化。不過有些零聲母的音﹝ex. 羊﹞的確有鼻化的成分,這個鼻音在哪裡?既然沒有聲母可以加上鼻音,這鼻音當然就出在韻母上面。這些加上鼻音性的韻母傳統上稱「鼻化韻」,來源 MilchFlasche 已經提過,在此不多說。但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半鼻音」的設計的確有問題。其實這些帶有鼻音,卻沒有鼻音韻尾的音節,其鼻化的位置在於韻腹而不在聲母的地方。而這些鼻化後的韻母,標記它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原來沒有鼻化的韻母上加上統一的鼻化符號。TLPA 用在韻腹後加 /nn/ 表示鼻化韻,或許 Holojigak 也可以用類似的方法為韻母加上鼻化成分來表示鼻化韻。

以上兩則迴響中只提到了「半鼻音」和入聲的問題,還沒有提到標本調還是標變調的事。這方面我還在想,但基本上我比較支持標本調,以保持文字的靈活度。

當然我也很樂見 Holojigak 的出現。其實從過去到現在出現的非漢字閩南語書寫系統中,我最支持的還是像 Holojigak 這樣的諺文類文字。理由是這樣的文字既可以獨立存在,也可以和漢字混寫,書寫方向也可以和原來人們習慣的方法一致。不過我也希望 Holojigak 能修改得比較有系統性和符合語言運作的情況,所以才有以上對「半鼻音」和入聲的建議。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25日 15:09

1. 半鼻音的問題
經過各位先進的說明, 我終於了解 "聲母鼻化" 的理論是錯誤的. 我會趕快對網站作修改, 以免傳播錯誤資訊, 誤人子弟. 謝謝各位的指正. (我也會在網站上放上類似 "experimental" 的字樣警告大家.)

不過從資訊編碼 (encoding) 的角度看來, 我還是蠻希望能保留目前的拼法, 也就是, "衫" 拼成 "sna" 而非 "sann". 還有 "餡" 拼成 "nna" 而非 "ann". 也許從編碼 (encoding) 的角度看來, 可以把 "sna" 看成 "sann" 的另一種拼法? 就像英文中 colour 跟 color?

因為我是學電腦的, 我蠻希望我們的語言能比較有效率的以電腦儲存跟處理. 所以我還是希望能夠以較簡短的拼法來拼寫半鼻音. 保留這個拼法, 不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問題?


2. 入聲有四個聲調 (tone) 的問題

我指的的確是聲音頻率 (frequency) 的部分. 如果標示本調, 那麼入聲的聲調就是兩個. 如果要標示變調, 那麼入聲的聲調感覺上好像就是四個. (不確定?)
除了 FreeLeaf 所言 "解決「喉塞音韻尾入聲」變調後成為「平聲」﹝傳統上稱「舒聲」,TLPA 標為 4 → 2,8 → 3﹞的問題" 以外, 對於其他的入聲韻尾, 我也覺得蠻疑惑的. 舉例來說, 電視上我們常常可以看到某 "含有人參, 當歸, 川芎等成分" (也許最重要的成分是酒精) 的機能飲料廣告, 它的口號是 "啊, 福氣啦!". 我在標示其中 "福" hok 的聲調時, 總覺得它應該是 "高降" 而非 "高入". 把 "水鹿", "福氣" 連著唸, 總覺得其中 鹿 (lok) 跟 福 (hok) 聲調的變化不太相同. (雖然以現有理論來說, 水鹿的 "鹿" 跟福氣的 "福" 應該都是高入聲). 另外一個例子是把 "排骨", "合作" 連著唸, 感覺上 合(hap) 的音調也要比 骨(gut) 來的低. (雖然以現有理論, 它們應該都是低入聲). 所以我覺得蠻疑惑的.

3. 標示本調還是標示變調的問題

這恐怕才是 Holo 話要文字化最大的問題.

標示變調目前能想到的是搜尋 (search) 的問題. Ex. 標示變調時, 火車 (hue1 cia1) 跟火車站 (hue1 cia2 tau5) 中 "車" 的音調不同. 如果有人在 Google 上搜尋 hue1 cia1的時候, 那麼她可能得到的結果都只有單獨的 "火車" 才會顯示出來. "火車站" 中雖然有 "火車" 兩字, 但是因為 "車" 的音調標示不同, 電腦可能不知道其實 火車站 hue1 cia2 tau5 中的 "hue1 cia2" 跟 單獨 火車 中的 "hue1 cia1" 是同一個東西.

標示本調目前能想到的是 語音辨識的問題. Ex. 我們對電腦說台灣 dai2 uan5. 電腦聽到的是變調. 電腦要把這段聲音轉換成文字紀錄下來.
如果標示變調, 那很容易, 電腦聽到什麼就記錄什麼.
如果標示本調, 那麼電腦要先作 "變調 => 本調" 的轉換才能紀錄成文字. 問題是, 這個過程並非簡單的過程. 以 "台" 來說, 中平2 有兩個可能的本調 (1 或 5), 要出到底是哪一個, 電腦可能要查表作大量的比對. 這對 real-time 的語音辨識是一大挑戰.

標示本調另外一個問題是語氣的流失. Ex. "真的還假的?" 其中兩個 "的" (e) 的聲調不同. 如果紀錄本調, 小孩子自己唸可能會把它們都讀成相同.

標示本調也會造成我們在心中默念文字時, 需要先作轉換的問題. 跟直覺不符.

目前我只能說, 比起其他的語言來說, 要找出好的辦法來處理這個語言真的蠻 challenging.

Posted by: azglee 於 2005年02月25日 17:52

*謝謝大家的說明,我說的的確和azglee說的不是同一件事情。
*關於『搜尋』,或許搜尋的時候可以把聲調去掉。
*azglee:你有想過如何排序的問題嗎?
*有人考慮過又標本調又標變調嗎?

Posted by: pektiong 於 2005年02月25日 20:06

台語的聲調固然複雜,聲調的標示卻可能不用太詳細會比較可行,因為台語是很感情很音樂性的語言,超音段的部分無法完完全全毫無誤差地標示。

譬如”新sin1”的三連音重疊形容詞”新新新”雖然按照變調規則應該是”5 7 1”,可是實際唸起來,第一個”新”卻更接近華語的第二聲”ˊ”。

又譬如”店tiam3”a化後根據變調規則原本應該是”店仔tiam2a2”,可是實際唸起來卻是”tiam1a1”。

Posted by: Albert 於 2005年02月25日 20:09

搜尋的時候把聲調去掉, 要找 "火車", 可能會找到 "貨車". :(

Posted by: azglee 於 2005年02月25日 21:10

哈,你這篇被limkianhui宣傳到北大漢語論壇去了,http://www.pkucn.com/viewthread.php?tid=11269&extra=&page=1&highlight=&page=220#pid1217809390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26日 09:21

我聽「排骨」、「合作」、「福氣」比較沒有azglee聽到的現象(像「福氣啦」我也是聽「hōkkhi lå」;不過我自己有一個疑惑:那這邊的「氣」是哪一聲?),可能是我耳朵比較不靈吧:p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26日 09:25

〔題外〕我看了你做的閩南語輔音辨異屬性表,FreeLeaf兄你是寫「tʰs」喔?我一直以為是「tsʰ」,這是不是表示把ts當成一個單輔音?那可否請教一下把塞擦音當成複輔音或單輔音,除了漢語族音節結構的考量以外,真正的差別是什麼啊?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26日 12:07

1. Holo 話是我的 native language. 從小 "排骨飯" (bai2 gut4 bng2) 的 "骨" 我都是發高降聲. 不知道是不是跟口音 (我是 o 跟 or 不分的台中口音) 有關?

2. Google 了一下, 有一位王啟陽先生也覺得入聲應該有四個聲調:
http://www.taiwanese-oki.idv.tw/h0501.htm
Ex. 濕答答 (dam2 漉lok4 漉lok2) 中第一個 "漉" 他也覺得是高降調. 除了本調的兩個符號不同外, 在變調時王先生採用的 ^ 跟 \ 跟 holojigak 完全相同. 王先生還找出了更高的入聲, Ex. 竹子下 (dik4 a1 ka1) 的竹. 不過這個 "竹" 音調會發比較高應該是受到後面 "子" (a) 的影響. 不然王先生的入聲就會有五個聲調了.

3. 王先生也認為 ptk 入聲的變調規則跟 h 入聲相同, 皆為 TLPA 4->2, 8->3; 而非 TLPA 48. (http://www.taiwanese-oki.idv.tw/h0504.htm)
(http://www.taiwanese-oki.idv.tw/h0505.htm)
(http://www.taiwanese-oki.idv.tw/music/swarp.wav)
wav 檔可以聽聽看.

5. 看起來對入聲聲調的問題恐怕要找台示波器作實驗, 看一下入聲波形的變化才能找出結果.

Posted by: azglee 於 2005年02月26日 21:39

嗯.....印象中我沒有在網路上明示我的性別吧,從語氣來判斷性別正確率似乎不高。總之網路是個適合隱藏部份個人特徵的地方,在我沒有明示前,有些東西各位最好還是保留點,以免今天的推測嚇到明天的自己 :P

另外 distinct feature chart 上塞擦音的部分,純粹是學藝不精造成的錯誤。上標的 h 應該放在 ts 後面。表上已經修正了,感謝 MilchFlasche 的提醒。至於把塞擦音視為複輔音﹝或說單純的輔音群,如 [gl]﹞還是可以合在一起獨立使用的單輔音,通常用的方法是觀察它的分布。例如英語的 ch 可以出現在字頭、字中、字尾,而且都有最小對照組,所以 ch 在英語中可以當成一個獨立作用的輔音。[gl] 在英語中只出現在字頭,而所以不算獨立作用的輔音,而且 [gl] 也不符合塞擦音的定義。不過塞擦音在漢語中因為音節結構的關係只能出現在字頭,所以上面的分析在漢語中就不能用了。但因為其他輔音也不能出現在字頭,所以找最小對照組的方法似乎還可以用。例如華語中有ㄗ[ts] ㄘ[tsh] 兩個塞擦音﹝這兩個比較單純﹞,這兩個在音聲學上可視為 [t+s] 和 [th+s],不過ㄗ和ㄘ都有最小對照組,例如
 ㄗㄚ[tsa]"紮"/ㄉㄚ[ta]"搭"/ㄙㄚ[sa]"撒"
 ㄘㄚ[tsha]"擦"/ㄊㄚ[tha]"他"/ㄙㄚ[sa]"撒"
所以我們可以說ㄗ和ㄘ是兩個獨立作用的塞擦音,而不是ㄉ+ㄙ和ㄊ+ㄙ。

‧關於入聲
回到 Holojigak。關於入聲的問題,我想真的得用儀器來分析了。不過也不用搬一台示波器,用免費又好用的 Praat 就可以了。我已經用 Praat 看了一下王啟陽先生的 swarp.wav,但因為檔案裡的語音還不夠多,所以還沒有看出一個普遍的規則。不過比較有趣的是王先生的變調除了一般不在詞尾的變調以外,在詞尾也有變調。但是有一些標為入聲的音﹝如「劇」﹞,單獨發音時長度和舒聲的長度差不多,其它明顯的入聲只有它的一半長度。我覺得這很難說這些字是入聲,倒有可能是已經去掉塞音韻尾,但維持原來入聲聲調的音節。不過這只是猜測,國家圖書館有幾篇論文和閩南語的入聲有關,或許有機會時該找來看看。或是......有人要提供聲音檔來分析嗎?

‧標本調還是變調
至於標調的問題,我想要先確定一下 Holojigak 的功能是什麼?是(1)盡可能反映口語的文字,還是(2)標音用的音標,還是(3)像漢文一樣,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應用的泛用型書寫系統﹝我自己創的詞 XD﹞,?因為口語轉換成文字時一定會損失一些資訊,而不同的目標功能,所要犧牲的東西也不一樣。如果是(1),我們可能要犧牲文字的經濟性和可讀性,以求文字在最大程度上反映口語。如果是(2),我們可以犧牲可讀性﹝畢竟只當注音﹞和符號的靈活度,以求傳達給讀者最正確的音。如果 Holojigak 的目標功能是(3),那我們可能就要犧牲其他東西,而保留符號的靈活度,在「不錯誤」描述語音的前提下保留使用者活用符號的空間。

還是舉例說明好了。一般使用的漢文或是英文都不能完全反映口語,所以在做言談分析時,記錄人就要使用修改過的書寫系統來記錄,以達到(1)的目的,例如下面這段:
PATIENT: So if I fe- fee:l this coming on, an' I'm sidding up in a pla:ne, 'r I'm out somewhere in a ca:r, .h 'n I c[ant't lie dow-]
PHYSICIAN: [LIE:: DOW:N!]
﹝[]表示同時出現的片段﹞
這只是比較好打字的一小小段,整篇論文裡還有一堆類似的文字。這種記錄法的確「盡可能」反映了病人與醫生的口語,不過很難讀,符號也比一般日常用的英文多了一些,所以可讀性和經濟性都犧牲了。我們當時讀這篇時可是哀鴻遍野,有太多地方要唸出來才知道在說什麼。這是(1)的情形,和 azglee 提到的 real-time 語音辨識是類似的情形。不過我想 azglee 所說的語音辨識應該不是指麥克風輸入吧,所以還是有點不一樣。總之要看目的。

而(2)標音用的音標,IPA 可以當典型了。IPA 要標起來可以詳細到 native speaker 都察覺不出來的細微特徵,而且符號的讀法有滿明確的規範,會讀的人唸出來的音不會差太多。不過要拿 IPA 當成一般用的文字,又難讀又不好活用﹝可讀性和靈活度都犧牲了﹞,而且沒有一個語言會用到裡面全部的符號,所以也不會有人直接拿 IPA 當語言的書寫系統。

我想 Holojigak 的目標功能應該還是當(3)泛用型書寫系統吧。如果是這樣,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在「不錯誤」描述語音的前提下,保留使用者最大的活用空間。也就是說,這套書寫系統只要能(a)如實反映語言的運作狀況即可,其它不屬於語言系統本身,屬於情境、風格、語調等應用方面的特徵都不需要用書寫系統表現出來。另一方面,因為要有最大的靈活度,所以我覺得(b)可以用規則推出來的特徵就讓規則去運作,書寫系統只要能表達語言中任意性﹝arbiturary﹞的成分就可以了。我想標本調還是變調的問題可以從這裡切入。

基於(a)(b)兩點,假設廣告詞「福氣啦」裡的「福」異常的聲調變化是因為廣告語氣的關係,而用平常的方法讀「福氣啦」的時候「福」的變調與其他同類字一樣,那我們就可以說「福」在「福氣啦」的異常變調的原因不是語言系統本身的,而是語言系統外的風格、語氣造成的。所以書寫系統只要標記屬於語言系統本身的成分就夠了,不需要標記只出現在廣告詞中的變調。

另外辭典上該標本調還是變調呢?基於(b)點,讓規則去解決有規律的現象,書寫系統只要解決沒有規則的部份就可以了。所以我覺得辭典中可以只標本調,這樣不管是單獨出現還是出現在應變調的地方,所呈現的字都一樣。

以上是我支持標本調的理由。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2月27日 16:33

1. 後來唸唸,的確是聽過「排骨」有高降調的情形。因此值得深入研究:)

2. 哈,我明明是這麼嚴重地預設立場,還好只得到一句「有些東西各位最好還是保留點」的回應,沒有得到「政治正確式的慘電」,感謝FreeLeaf高抬貴手:p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5年02月27日 18:37

請問各位,你們在説「鹿仔」与「鹿港」的時候,那個「鹿」變調一様嗎?我的腔調是不一樣的耶。

Posted by: limkianhui 於 2005年05月09日 22:39

我的也不一樣,鹿港的「鹿」符合一般的變調規則,特殊的是「鹿仔」。台灣的「仔前變調」大部份只分成兩種,在小稱「仔」之前,POJ的第2、3、4調是一種,第1、5、7、8是一種。例如:
1. kau2-a2(狗仔)、kun3-a2(棍仔)、thih-a2(鐵仔)、kap-a2(鴿仔)、chit-a2(鯽仔)、tek-a2(竹仔),以上的「仔」前變調接近第1調。
2. kim-a2(金仔)、o5-a2(蚵仔)、ou7-a2(芋仔)、beh8-a2(麥仔)、ap8-a2(盒仔)、put8-a2(佛仔)、gek8-a2(玉仔),以上的「仔」前變調接近第7調。

Posted by: kokoro 於 2005年05月12日 03:33

感謝kokoro相報.有問題chiah佫來請教.

Posted by: limkianhui 於 2005年05月12日 17:34

上面azglee問說"排骨", "合作" 連著唸, 感覺上 合(hap) 的音調也要比 骨(gut) 來的低. (雖然以現有理論, 它們應該都是低入聲). -------請看下面網址選"聲調 ", 之前阿君仔也是一直被錯誤的網站所誤導
http://home.kimo.com.tw/naca2412/poj/poj_tutor.html

kokoro大ㄝ非常好, 他還知道"仔前變調"跟普通變調不一樣
這一點上述網址沒有寫進去

我還要寫一下"人名仔變調"的事, 請注意不是"人名仔前變調"
變調的是"仔"這個音。 譬如:在叫"發仔"時, 當面叫"發仔"本人, 與跟別人提到"發仔"時, 這個"仔"前一個是第三聲(棍聲), 後一個是第七聲(郡聲)

Posted by: liautiamding 於 2005年05月19日 21:35

liautiamding謝謝你提供的資訊。發表我的一些淺見,在我的生活經驗裡,人名"發仔"的唸法並不會因為面稱或背稱而有所分別。我的唸法,"發仔"(hoat4- -a2)的"發"唸本調,"仔"唸「輕聲」。這裡的"仔"輕聲類似第三聲(a3),我覺得輕聲的調值不是很穩定,像第3聲但要短一些,所以才用"類似"的字眼來形容。

以下皆以我所在地高雄的腔調來敘述。人名後的"仔"輕聲變調的調值通常得依前字聲調來決定,例如:「清仔」(a1)、「勇仔」(a3)、「志仔」(a3)、「國仔」(a3)、「明仔」(a7)、「順仔」(a7)、「立仔」(a3),括弧內是該詞"仔"輕聲化後的唸法。

比較不一樣的是「立仔」,也就是第8聲人名後"仔"字的輕聲唸法全台不盡一致。我是高雄人,「立」lip8的本調讀高促調,後面"仔"輕聲化為類似第3聲。其他地區,「立」本調有讀與第4聲一致(後"仔"輕聲為a3),有讀與第7聲類似(後"仔"輕聲為a7)。

類似以上情形還有「動詞+人稱代名詞」的唸法,同樣是"動詞"維持本調,"代名詞"輕聲化,調值依前字聲調,例如:「嚇驚我」(goa1)、「吵我」(goa3)、「氣我」(goa3)、「phah4我」(goa3,打我)、「刣我」(goa7,殺我)、「chhoe7我」(goa7,找我)、「掠我」(goa3,抓我)。差異又是出在第8聲,"liah8- -goa2"(抓我)的 liah8 在我是唸成高降調,後字"我"就要變為goa3;liah8在其他地區有唸成liah4或liah7,後字的"我"分別就變成goa3和goa7。

另外還有一種腔調,常在電視上的北部演員口中聽到,他們把所有的輕聲調值一律只讀為一種,類似第3聲,就是把上列輕聲化的"仔"和"我"只讀成"a3"和"goa3",這樣一來他們的輕聲調值就不必考慮前接字的聲調了。

Posted by: kokoro 於 2005年05月21日 07:05

kokoro 提到的關於「仔」的變調現象應該可以用「隨前變調」(董忠司, 2001)來解釋。也就是說,閩南語中有些功能詞本身不帶音調,而是在構詞時才得到它的音調。

以下以 kokoro 舉的例子,試分析一下:
﹝H=高 M=中 L=低﹞
(1)清ching1 仔a1 (HH-H)
(2)勇iong2 仔a3 (HL-L)
(3)志ci3 仔a3 (LL-L)
(4)國kok4 仔a3 (M-L)
(5)明bing5 仔a7 (LM-M)
(6)順sun7 仔a7 (MM-M)
(7)立lip8 仔a3 (H-L)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發現,「仔」的音調在前面是舒聲調時(1-3,5-6),音調和前一個音節的音調一樣。所以可以說當前面的音節是舒聲調時,功能詞「仔」的從前一個音節得到調值。圖示如下:
 H H
 ||\
ching  a "清仔(HH-H)"
 L M
 ||\
bing  a "明仔(LM-M)"

不過這種分析無法解釋入聲為什麼不會影響到後方的功能詞,使我們得為入聲後面的功能詞加上一個預設的調值(L),如此才能解釋(4)和(7)中的現象。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5月21日 11:15

前一陣子實在太忙了, 最近才有時間回來看看. :(
關於之前的問題:

1. Holojigak 應標示本調還是標變調?
我還是比較支持標示變調. 另外找了一個例子來支持標示變調的論點:
- 標示本調時, 則空格是必要的. 才能看出到底哪一個字是本調.
- 標示變調時, 則空格是可有可無的.
我們直接依字面讀出, 即可依我們平常聽的方式來理解.
-考慮到直寫的因素, 例如招牌或春聯, 標示變調會比較方便.
Ex. "新年快樂" 以 Holojigak 直寫. 如果標示變調, 則空格可以省略. 如果標示本調, 那麼'年'跟'快'之間就需要空格. 這跟我們使用漢字的習慣不符.
(http://www.holonese.org/holojigak/traditional_mandarin/right.html 右邊就是 "新年快樂".)

2. 入聲含變調是否有四個聲調?
I'm not sure.
我另外找到一個認為入聲有四個聲調的 site, niuc 的 Hokkian Romanization:
http://www.geocities.com/niucls/htrhr.htm
裡面有語音檔, 值得聽聽看.

niuc 的網站比較特別的地方有三點:

- 入聲有四個聲調

- 多了一個 d 聲母
(不過我聽不出這個 d 跟 l 有什麼不同?
我記得在早期的台灣方音符號也有看過類似的 d,
不過現在最新的台灣方音符號裡面已經沒有了.)

- 高降聲變調後為接近華語二聲, 而非高平聲
(這應該是同安口音的關係)

待會再仔細拜讀各位先覺的最近的 post. :)

Posted by: azglee 於 2005年06月23日 19:56

好久沒有人回應了,讓它浮起來吧。

之前TW-Language上有人引用鄭良偉的研究說,閩南語的「l」和「d」合流,而其實都是閃音「r」。我想想蠻有道理的,也符合我的語感。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6年10月16日 06:45

依照現在放在首頁的語法,這裡回得在熱烈都不會出現在首頁上XD

這原本是個失誤,但現在已經不想改回來了,請愛用 HEMiDEMi 吧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6年10月16日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