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裡的小廟

離開台北的舊市區,也就是戰前就已經發展成都市的地區,進入戰後才發展的市區,總是會發現一些農村的餘緒。目前的大安區有一部份古稱龍安坡的地方,以前是散落的農村,現在雖然已經成了住宅區,幾乎留不住一點農業的氣息,只有小巷內的一些小廟還標示著一點歷史的陳蹟。

IMGP3327-1.jpg
這是大安區龍淵里內的一間小廟,資料上記載這裡供奉的是「地主陰公」,似乎是類似家廟的場所。而另一筆資料記載廟所在的敦親公園地權原為土地銀行和林姓家族持有,或許地主陰公指的就是林家的祖先。到 1991 年左右廟前面還有一段未加蓋的圳道,裡面長了些水生植物,小學時曾在這裡觀察過它們。

IMGP3292.JPG
地主陰公廟的斜對面有間小雜貨店,擺設還很有五、六十年代的味道。以前這一帶還有一間在安東市場附近的雜貨店,門口還賣員林肉圓。可是那裡被徵收成龍門國中的校地後,這間金利商店就變成這一帶僅存的雜貨店了。

IMGP3302.JPG
沿著已經加蓋的圳道往北走是和平東路二段96巷,走到118巷4弄的巷口時可以看到大安聖母宮,旁邊還有土地公廟。媽祖的信仰中心在泉州,所以這裡的天后宮可能代表此處以前可能住著來自泉州的移民。不過這要和建廟時間和緣起比對才能確定。而此天后宮坐北朝南,與圳道流向相對,也是農村的特色。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廟前的巷子就在96巷旁邊,編號卻是118巷4弄,非常詭異。

IMGP3306.JPG
路對面的巷口還沒拓寬前有間小廟,後來巷子拓寬時搬到右邊眼鏡行的樓上。左邊矮樓房的二樓是有名的墳場,原來它叫「後現代墳場」,一次颱風過後,「後現代」三字被吹掉,就索性改名叫「墳場」了。

IMGP3356-1.jpg
在復興南路上的清水宮,從廟名可知供奉的是清水祖師,那應該和安溪人有關。

IMGP3259.JPG
瑞安街巷內,龍圖里的土地公廟,旁邊的指標指向後方的慈湄宮,那肯定是媽祖廟了。不過這兩座廟的座向和建築都怪怪的,有可能是從別的地方搬來的。我的相機在準備拍土地公廟內部時不小心摔到地上,遂放棄。

IMGP3260.JPG
土地公廟對面的公園旁有奉茶,這在都市已經很少見了。

分類: 台北亂走106是大安區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4年11月26日 23:23│[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巷子裡的小廟." :: ephemeris ::. 26 2004年11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26.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4, 11). 巷子裡的小廟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26.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871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巷子裡的小廟"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看來您跟小弟真的有點地緣關係耶
不過看你學校以前的樣子那一篇
又不是我念的國中
請問您小學念哪裡?

Posted by: 傻瓶子 於 2004年12月03日 17:15

那學校的名字很長,小學時寫得可痛苦了,曰:

國立臺北師範學院附設實驗國民小學

﹝以前玩PE2時就以打校名為樂 XD﹞

畢業時大部分的同學都升到和平、大安、金華三校,也有一部份越區跑去中正。但因為每屆畢業生人數都不多,到那裡都是少數。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3日 17:51

為了報告在google找敦親公園的資料時偶然來到這裡
難得找到國小同校的,等等看看您寫的東西:D

Posted by: 於 2004年12月05日 23:43

喔喔喔,同校同學呢~~^^

歡迎歡迎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6日 00:01

我是建安->大安
您國中又在哪??

Posted by: 傻瓶子 於 2004年12月06日 14:08

這兩個學校中間只隔一道牆對吧。如果有球不小心掉到隔壁的學校時該怎麼辦呢?

至於我的國中,就是上述大部分沒有越區就讀的三所學校中,沒有高中部的那一所。不過增設高中部的事從我國一談到現在還沒成功,聽說龍門國中招收後才有可能變成完全中學。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6日 17:53

球掉到隔壁...爬過隔著兩邊垃圾場的牆去撿啊!!
小學時是滿害怕的...大安流氓還不少。
不過我習慣跟大家說,我小學讀刑場,國中讀亂葬岡,高中讀刑場對面。(這是真的)

Posted by: 傻瓶子 於 2004年12月06日 18:10

以前大安和金華真的是形同水火啊。有時星期六的上午學校裡就流傳兩校放學後打架的事,有次連少年隊的警車都開進學校了。不過國三時這些事就不常聽說了,不知是因為新訓導主任,還是專心的事情不同的關係。

好像在升學率上兩校也是長期的競爭對手。所以好學生和壞學生都對上了嗎? XDD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6日 19:12

我附小→可能變成完全中學的那所(笑)

我昨天爬了文發現我國中外掃區也是那鬼地方

不過大安升學率以前應該比金華低吧?至於最近狀況不清楚了

Posted by: 布 於 2004年12月06日 22:51

那一塊掃區掃起來特別辛苦呢。有次葉子多得外掃的人掃不完,負責內掃的還得留下來幫他們掃,可是個累人的地方。不過國二開始就沒掃過外掃區了,高中時好像也沒有﹝我對高中的記億反而比較模糊﹞,總還覺得外掃區是個頗有趣的地方。

至於升學率,詳細的資料好像從來沒有公佈,只有一些從老師那裡來的傳言,說金華贏大安云云。我那幾年大家比較有印象的是我的上一屆推甄上建中北一女的人數全市第一,後來幾屆推甄上榜的人數也很可觀。當年沒能名列推甄榜單,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該自責沒幫學校爭光還是該為自己遺憾。而甄試失敗的那所學校,自高中聯考後也沒再進去過,似乎是長久的怨恨在作祟吧。﹝關於推甄的事,已經寫在另一篇文章裡了,有興趣就爬爬看吧^^﹞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6日 23:54

那我是老人嘍
ㄏㄏ
在我那個年代
金華可是我們永恆憧憬的對象啊...
當年大安跟金華的學區幾乎重疊
但一個是男校 一個是女校
我們小時候喜歡的女生大概都進了金華了
那個年代雙方升學率差不多呀...大安的升學班名聲也很好
到我升國三的時候
兩校才變成男女合校
(在這之前要打架也打不太起來吧 大姊頭直攻流氓本部嗎XD)

其實想想也是
如果學區拆開的話
恐怕金華學區的家庭社經狀況較好
也更注重教育
贏大安也是理所當然


Posted by: 傻瓶子 於 2004年12月07日 09:24

想請教一件不相關的事:因為最近系上老師希望我們做家附近公園的報告,所以想請問您對敦親公園的印象、景觀或歷史有什麼了解或看法,簡單說一下就好。麻煩了Orz

其實是自己國文不太好,不太會描述事情(笑)

Posted by: 布 於 2004年12月07日 18:43

家裡的社經地位啊......這個是個教育社會學的好題目。好像每每都會想到階級再製的事,雖然有點無奈卻只能眼睜睜地看啊。我想我天生就左傾不了吧,認了。

不過在我那一屆,金華幾乎有將近一半的學生都是接受別校超額的學生吧。我們班就有好多填卡分發時選附中、中正等校,後來額滿了才轉分發到金華。這個學校的容量真是大得嚇人啊,我們那屆有33班,一班才36人左右,教室裡每個人的空間都很大呢。

突然想起國三打架事件變少的原因了。國二時新校長上任就列了個強制轉校的名單,把容易惹事的人請出學校,所以後來打架的事就變少了。記得當時我們班導動不動就用提報強制轉學來嚇人,不過也沒人真的被報上去。不過我對這個「以鄰為壑」﹝這樣講怪怪的﹞的政策有點不以為然,總覺得這樣並沒有解決問題,只是把問題推給別的學校而已。但現在從人際網絡的觀點來看,把校內幾個不良少年的節點拿掉,剩下的人在學校就得重新建立一個團體,勢力也要重新分配。在這個混亂期學校就可以介入,避免各別團體的勢力過於龐大。反正學校是個大家都會離開的地方,撐過畢業典禮就好了。而且所謂的「壞學生」之間也有一套維持秩序的規矩,例如「罩」。這套規矩我到近幾年和當時的局內人接觸後才稍微理解,也聽說了班上一些人以前不為人知的一面。^^

越談越像白頭宮人話當年啦~~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7日 19:13

我都去學校玩,附近那兩個公園我也很少進去 XD

對敦親公園比較深刻的印象應該就是旁邊的圳道和公園北端的垃圾堆吧。以前還沒實施垃圾不落地時,公園北端是垃圾集中點,跟現在的樣子完全不同呢。

不過我覺得光一個社區的小公園的歷史和景觀可能不足做一篇報告。雖然歷史方面可以請教汪里長或是金利商店的老闆,但是得到的結果可能只是單純的歷史敘述而已。或許您可以探討社區民眾過去和現在對公園空間的利用,以此做一個貫時性的研究,資料則可以訪問里長、雜貨店老闆,或是自己的小學同學。

另一個方向則可以找幾天待在公園裡觀察社區民眾在一天中的不同時間在公園做的事。以我最近幾次經過的觀察,下午時公園有不少外籍人士聚在一起聊天,身旁或許還帶幾個小孩。她們或許會在4點左右離開公園﹝我的猜測﹞,然後觀察傍晚時來公園的人可能也很有趣。清晨的公園傳統上會有運動的老人,說不定敦親公園也有。早上的公園則是一個謎,幾乎沒注意過那時的公園,所以也值得觀察。

我覺得觀察「公園的24小時」是個可行性較高的方案。因為寫關於過去發生的事的報告時總會懷疑資料的正確性,有時會越寫越迷糊,最後失去信心的打擊會毀掉整篇報告﹝我常常這樣﹞。而「公園的24小時」則是建立於自己親眼觀察到的事情,比較不會出現對資料失去信心的事,寫起來應該比較順利。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7日 19:41

因為我本身唸的是景觀設計(笑),就是小小的地方也要說出一套理論的系,所以一個小公園也是要寫出一點東西的。我們的報告目前由描述公園外觀開始,然後繼續發展下去(接下來要做什麼老師還沒有說明)。

今天傍晚已經有去找里長問了一下沿革,有得到一些資訊。因為我目前植物的種類認識不多,里長對景觀之類的東西不太注意,而且聽說承包改建敦親公園的那家景觀設計公司倒掉了,有一點糟糕,沒辦法知道設計師設計時的想法。

其實每天早出晚歸的我平時都不會注意到公園,而且課業繁重所以也不會有太多時間可以觀察。所以我最近訪問一下大家平時看到的人事物來幫助我的報告。總而言之很感謝您提供意見和指教Orz

Posted by: 布 於 2004年12月07日 23:46

景觀設計的話我的建議應該就沒用了,那兩個想法可能比較適合社會學或地理學的研究。不過我還是覺得「公園的24小時」很有趣,下次我自己走一趟看看。^^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8日 00:15

有關於〝公園的24小時〞我覺得頗有創意,說出了我一直想做的真意:〝北小24小時〞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等我的回音喔!

Posted by: maygood 於 2005年01月03日 16:35

現在3點35分
北小的天空陰陰的
氣溫約15度
令人不舒服
每個老師裹的厚厚的
而小孩有人是穿短袖的
晃來晃去
不知是他們發燒還是我發燒了

Posted by: may 於 2005年01月04日 15:40

其實大安區最具歷史的廟是安東街的土地公廟 做為王留公圳圳道邊與上埤頭庄的地方權力核心 到目前還非常顯眼 當然上埤頭庄跟中山區關係恐怕更大了 另外很好玩的是在日本時代台北人口統計中 安溪人似乎多於其他籍貫 這似乎暗示著儘管在歷史上一直都只是配角(後來的開發與外地人和三市街居民東移關係較大) 東區與南區的安溪農民們卻可能在語言口音上對台北有更大影響

Posted by: eslite12 於 2006年10月25日 05:32

完了,居然找舊文來回,會不會顯得有點不識時機?


兩個小迴響。首先,那個地主陰公廟應該不是林家的祖先,若是祖先則不會輕易供奉成這種小廟。這間廟是地基主一類的鬼魂性質,而鬼與祖先的差別則在於有沒有後人供奉。

這一帶很多這樣的小廟,比方大安聖母廟旁邊也有一間地府陰光,這是本地的有應公或地基主沒錯。溫州街與辛亥路交口也有一間白靈公。另外古亭捷運站附近的地府陰公則是過去受虐待死亡的俾女,因為作祟所以另外建廟祭祀。這類小陰廟常常合祀主地公(有時土地公則直接從這類鬼魂升級而來)。


至於大安聖母宮,媽祖是島內分靈。媽祖不僅僅限於與泉州移民相關(實際上媽祖的祖廟也應該是在福建興化府啊),早在清代就已經發展成中華帝國境內與南洋普遍信仰的神靈。這間媽祖廟反而與70年代國民黨政府推動的統一祭祀有關。國民政府這段時間相對來說也以扶持媽祖信仰為重。

Posted by: Hetero 於 2007年03月07日 04:35

這篇文章是迴響最多的,隨時都歡迎補充^^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7年03月08日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