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

※ 這篇文章原來PO在批踢踢的 historia 板,稍微增補後貼在這裡。因為原來是回應問題的文章,從第一段看起來可能沒頭沒腦的。所以從第二段看就可以了。

您所在的地方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弄到聲韻學的教科書,而且真的要深究起來,聲韻學教科書可能只能入門﹝這就夠搞一年﹞。我的漢語聲韻學沒學好,這裡野人獻曝一下,不足處還請各位先進補充。

您的結論沒錯,古中國語對東北亞的語言的確有很深的影響。現在大部分的漢語方言都可以推回始於隋唐的「《切韻》系統」,也就是說和《切韻》所記載的語音有系統性地變化。而周邊國家,如日本、韓國,也在當時接受漢文化,所以在他們的語言有漢語的足跡。

《切韻》是一本古代的韻書,功能有點類似今天的字典,不過只依字音列出同音字。這本書是由陸法言編寫,不過資料來自隋初的一次聚會,會中幾個人討論各地的音韻,後來就由陸法言編成《切韻》。《切韻》這本書的特色是它採取當時中國各地的音韻,不限於一時一地,而且「兼顧各地的需要和應用」,所以《切韻》一出就把魏晉南北朝的韻書都幹掉了。

﹝不過這裡我有個疑問,當時真的有人說的話都和《切韻》記載的音一樣嗎? 看起來《切韻》其實和「老國音」滿像的,根本沒人會唸吧。﹞

不過不論如何,《切韻》在唐朝以後變得非常有影響力,也屢次增補,這一系列的韻書可以叫做「切韻系韻書」,現存最早的是宋朝的《廣韻》。而不管是《切韻》影響到中國各地方言,還是《切韻》系統收集到各地方言,切韻系統都反映隋唐宋的中古漢語,現存大部分漢語方言都可回溯到這裡。

為什麼說「大部分」呢?因為閩方言﹝如閩南語﹞就沒辦法與切韻系統完全對應,只有文言音有辦法對到切韻系統。這可能是因為文言音是唐朝以後才傳入閩地,可能跟「開漳聖王陳元光」有關。白話音則比較早進入,我的老師說是漢朝,然後再混入一些當地原住民的語言,就成了白話音。因為白話音早於切韻系統,又與中原隔絕,所以閩語的白話音就對不上中古漢語了。

把各地方言回溯到切韻系統後,我們可以畫出這樣的圖:

       ┌──閩語﹝閩南、閩北﹞ 古漢語﹝漢朝﹞┤  ↑        │  │﹝部分影響,尤其文言音﹞        │  │        └中古漢語﹝切韻系統﹞┬現代官話﹝如北京話、西南官話﹞           :       │           :影      ├贛語﹝如南昌話﹞           :響      │           :到      ├湘語﹝如長沙話﹞           :   古時候 │          日 語←────←┼吳語﹝如上海話、蘇州話﹞           &       │          韓 語      ├粵語﹝如廣府語,常稱廣東話﹞          越南語      │                   └客家語﹝主要有四縣和海陸腔﹞

其中在台灣通行的有閩南語、客家話,和發展自北京話的華語﹝國語﹞,而上面列出來的各種語言其實只是一大群類似方言的集合。

從上表可以看出,您的韓國朋友和香港朋友會有類似的發音是中古漢語的關係,不過粵語是源自中古漢語,韓語則是受影響中古漢語影響,而且韓國靠近北方,所以也還受近代官話﹝元明左右﹞的影響。廣東天高皇帝遠,語言反而受當地土語影響。

另一個韓語和粵語有類似發音的原因是他們讀的文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詞要用文言音來讀,而文言音通常保留更多中古漢語,所以粵語和韓語讀起來更像。至於什麼是「文言音」?漢語中對一個漢字常有文言和白話兩種發音,文言音拿來讀四書五經、詩詞、應試,通常也讀人名﹝有例外,如"許"﹞。白話音則是日常生活的讀音,常受在地原有的土話影響。

在此再補充一下文言音和白話音的差別:

用我們比較常聽到的閩南語解釋比較方便,例:"馬" 英 "九"

漢 字    文言音    白話音 ﹝因為變調,此處不標音調﹞
─────────────────────────────
 馬    ma﹝姓氏﹞    me﹝動物﹞
 九    kiu﹝人名﹞   kau﹝"九"個,音同"狗"﹞

差別不小,要是用白話音讀他的名字就失禮了。

下面還有幾個從講義抄來的例子也可以證明中古漢語對北京話﹝以及華語﹞和韓語、日語都有影響,不過因為沒用國際音標,標音記號參考就好。

漢字    華語        韓語    日語
─────────────────────────────
結婚   ㄐㄧㄝˊ ㄏㄨㄣ   kyol hon  kekkon
物品    ㄨˋ ㄆㄧㄣˇ   mul p'um  buppin
動物   ㄉㄨㄥˋㄨˋ   dong mul  doobutsu

從這裡可以看出一個對應關係:

華語   韓語   日語
──────────────
ㄣ    n or m   n
ㄥ     ng    ?
ㄉ     d    d
     m    b
ㄐ     k    k

所以我們如果把這六個漢字都推回切韻系統的中古漢語,我們會發現他們其實同出一源,從這裡可以證明您的推論沒錯。

但是對上面最後一個對應關係您可能會覺得有點奇怪,ㄐ[]怎麼去對 k[kʰ, k] 呢?這個問題和您觀察到的ㄒ[ɕ]發ㄏ[x]的音是同一個現象。在中古漢語中,現在用ㄐ[]ㄑ[tʰɕ]ㄒ[ɕ]開頭的音並不是現在這樣的讀法,而是ㄍ[k] ㄎ[] ㄏ[x] ㄥ[ŋ] [g] 或是其他類似的音。﹝注意,ㄍ[k]和ㄎ[]的差別只在ㄍ送氣,ㄎ不送氣,兩者皆無聲,[g]才有聲。ㄏ[x]和英語的 /h/ 也不一樣﹞。這些音發音的位置相同,都在軟顎,您可以試著發ㄍ的音,舌頭後面頂到的地方就是了。

另外還有一組中古音ㄗ[ts] ㄘ[tʰs] ㄙ[s] [dz]也會變成ㄐ[] ㄑ[tʰɕ] ㄒ[ɕ],不過因為上面沒有舉到這一類的例子,下面就用ㄍ[k] ㄎ[] ㄏ[x]來說明。

ㄍ[k] ㄎ[] ㄏ[x]這些音在變成其他方言,或是傳到外國去的時候,元音﹝母音﹞可能會有變化。結婚的結,傳到日本的就變成 ke [kʰe],演變成閩南語文音的就變成 [kiat]。但是變成北京話的,如果元音變成ㄧ[i]或是ㄩ[y]﹝行話叫「高前元音」﹞,這些原本用軟顎發的音就會往前跑,變成ㄐ[] ㄑ[tʰɕ] ㄒ[ɕ]了,而ㄗ[ts] ㄘ[tʰs] ㄙ[s] [dz]則會往後跑﹝這兩個情況行話都叫「顎化」﹞。您可以試試看把ㄍㄧ [ki] 越念越快,看看會不會變成ㄐㄧ[tɕi]。中古漢語的ㄍㄎㄏ和ㄗㄘㄙ在北京話中顎化的現象可以整理成下表:

  ㄗ ㄍ → ㄐㄧ 或 ㄐㄩ
  ㄘ ㄎ → ㄑㄧ 或 ㄑㄩ
  ㄙ ㄏ → ㄒㄧ 或 ㄒㄩ
  ﹝ㄙㄧ變ㄒㄧ的現象同日語的[s]→[ɕ] / __[i] (シ)﹞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現代語言和中古漢語的對應關係。

您還提到兩個例子,和ㄓㄗ有關的,還有和ㄔㄘ有關的,這兩個有點超出我涉獵的範圍,沒辦法回答了,還請各位先進補充。

以上是野人獻曝,如果您想找些英文的參考書來看,這裡推薦兩本:

Norman, Jerry. (1988). Chines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 Press.

本書第二章專講漢語聲韻的歷史,後面也有區域方言的介紹。Jerry Norman 的專長是閩語,曾到過台灣幾次。

Ramsey, S. Robert. (1987). The language of China.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第六章講方言,第七章講歷史。封面很難看也很刺眼的一本書。

中國那邊也有些研究,可以找本《漢語方音字匯》來看看,裡面收集各地方言對漢字的讀法,很好玩。

希望有回答到原PO的問題。被騙進來的就隨便看看吧。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4年11月23日 12:09│[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 :: ephemeris ::. 23 2004年11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21.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4, 11). 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21.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866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簡單講一下漢語方言與周邊語言的關係"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從FreeLeaf那邊看到的幾個新詞
文摘: 我注意到的是比較白爛的東西:p
網站: 微笑‧語言‧歷史
引用時間: 2004年11月23日 15:42


Comments

漂亮!又多一位可以請教歷史和語言學的高手了!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4年11月23日 15:00

只是被老師荼毒得有點心得而已,還不敢說多強。不過有時覺得自己花了不少時間在漢語這一方面,卻又不怎麼喜歡聲韻學、方言學,還真不知道當時是什麼勁兒去讀這些東西。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1月23日 16:34

之前跟韓國華僑妹一起坐台灣火車
下車時用國台客語廣播"XX站到了 請準備下車"
結果華僑妹嚇到
因為客語"準備下車" 跟韓語준비하차
發音一模一樣
(當然實際語順跟語調還是有差異啦~~~)

Posted by: 傻瓶子 於 2004年12月01日 08:43

之前和韓國人討論事情時也被「百科全書」的相似度嚇到,不過兩方對「百科全書」到底是 encyclopedia 還是 dictionary 僵持不下。雖然說百科全書和辭典有點類似,百科全書應該還是 encyclopedia 吧。最後兩方發現大家都被三種語言搞昏頭了,只好各寫各的 @@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1日 23:45

http://kr.engdic.yahoo.com/eng/search.html?p=%B9%E9%B0%FA&x=0&y=0&condition%5B%5D=1&condition%5B%5D=2&condition%5B%5D=3
http://kr.100.yahoo.com/search.html?p=%B9%E9%B0%FA

看來是這位韓國朋友對英文的掌握有誤。
不過我猜問題其實是源自Encyclopedia最普遍的翻譯法是
"百科事典",與"百科辭典"發音一模一樣

Posted by: 傻瓶子 於 2004年12月02日 16:08

原來是這樣,兩年來的疑惑終於澄清了。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2日 18:56

無多久之前有一ㄍ越南配偶家暴專線: 我注意到越南話"零"也是念khong, 不知大大有無這方面資料

Posted by: liautiamding  於 2004年12月07日 13:41

對越南語沒研究耶....

不過可以適度懷疑一下越南語在與西方接觸前有沒有「數字0」的概念。也可以懷疑越南語「數字0」的概念是不是在近代才從週邊其他語言借來,所以和週邊語言類似。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07日 18:24

也許只是巧合地和閩南語一樣,都以「空」的概念表示「零」吧:)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4年12月10日 11:52

轉貼一篇聲韻學老師沒教的文章,請參考!

台灣與中國非同文同種
陳明仁(台語文學作家,靜宜大學台文教師)
http://www.taiwandaily.com.tw/forums_1c_2.htm#title04

﹝陳老師可能不歡迎在未知會的情況下轉貼,所以只留下連結,請見諒﹞

至於臺灣血統的部份,可參考:
http://www.taiwannation.com.tw/topic015.htm
(本文之論述不包含戰後移民)

Posted by: ET 於 2004年12月11日 10:58

中國的政權從古至今皆是以「帝國」的方式存在,而非「民族國家」,他們自己現在就有56個民族,在研究語言時以「漢語」為中心的比較模式(總是說是別的語言像漢語,而不說漢語像別的語言),是否隱含了中原霸權的因素?

很多漢語和其他語言都共同包含的某元素的情況,是漢語受到別的語言影響所致,若不去除中原霸權心態,音韻的研究結果總是很可議......(雖然這套學問能自成一個有頭有尾的系統)

例如中研院最新的研究指出,中國南部的「百越」是從臺灣移去的南島語族(當時的福建地區尚是星羅棋布的小島),中國戰國的南楚政權(雲夢大澤的遺留地區)也是和中原不同的語言文化,當時的政權版圖和地理環境與現在的認知大不相同,若無法擺脫中原史觀,直接切入抽象的音韻理論,結果是有問題的!

題外話,既然中國一直是帝國而不是民族國家,那「我的祖先自中國來」這句話就沒有意義了。

Posted by: ET 於 2004年12月11日 11:13

>>您的結論沒錯,古中國語對東北亞的語言的確有很深的影響。現在大部分的漢語方言都可以推回始於隋唐的「《切韻》系統」,也就是說和《切韻》所記載的語音有系統性地變化。而周邊國家,如日本、韓國,也在當時接受漢文化,所以在他們的語言有漢語的足跡。

這只能說明中國出現了《切韻》這本「記載語言的書籍」,這本書記載的元素包含外來與本地,若直接將整個《切韻》系統等同「中國漢語」,那就有嫖竊之嫌了。

還是回到之前說的,各語言中的成份彼此影響,若以中原史觀輔以中原著作加上漢文化優越感建構「萬世一系」模式的音韻理論,我只能說,大陸式思考的漢文化真的該改進了......

Posted by: ET 於 2004年12月11日 11:21

古漢語﹝漢朝﹞┤  ↑
       │  │﹝部分影響,尤其文言音﹞
       │  │
       └中古漢語﹝切韻系統﹞┬現代官話﹝如北京話、西南官話﹞
          :       │
          :影      ├贛語﹝如南昌話﹞
          :響      │
          :到      ├湘語﹝如長沙話﹞
          :   古時候 │
         日 語←────←┼吳語﹝如上海話、蘇州話﹞
          &       │
         韓 語      ├粵語﹝如廣府語,常稱廣東話﹞
         越南語      │
                  └客家語﹝主要有四縣和海陸腔﹞

例如您的這個表,其實就是散落在中國各地的民族受到漢文化為主的政權殖民同化、加上漢文化統治者和依附其上的學者所共同建構出來的,以上舉的漢語方言之間的差異性就是漢文化政權的侵略證據,如同不屬中國的臺灣平埔族的後代現在說的是臺灣特有的臺灣華語一樣。

如果音韻研究不能跳脫「中國一統政權」的思維,而一直將各地方言都冠以「漢語」兩字,我想這是最糟的情形,而且這些方言會因為音韻的研究和政權的統治而變易,最後真的會變成一開始理論建構的模樣,不過這卻是一種文化上的慘忍殺戮!

舉個例子,臺灣平埔族的西拉雅族有赤崁社、新港社等部落,可是他們彼此之間有獨立的語言及文化(酋長見面還要靠翻譯官呢?^^),可是不知情的人一看到「字面上」同歸為西拉雅族,就會誤以為他們是同一族,這是後代學者的問題,而現在的「漢語」研究不也是這樣嗎?

題外話,臺灣現在被視為南島民族(目前全世界有兩億人口吸到非洲馬達加斯加島,冬至復活島,南到澳洲,北為臺灣,這其實就可看出,臺灣的民族一開始就是擴散型態的海洋民族)的起源,就是因為臺灣有最複雜的語言差異,這是在發源地才會出現的現象。

但臺灣不會像中原史觀的中國一樣,宣稱福建、印尼是臺灣的一部份的! ^_^

若要舉證臺灣人與中國人的人種差異,其實從戰後的語言就可看出。戰後臺灣話出現了一個新辭彙,叫做「外省仔臉」,為什麼呢?因為戰後移民與臺灣本地的平埔族後代血統基因完全不同,所以在臉型上可輕易分辨,現在其實也還看的出來,不信去問老一輩的人就知道。

這當然可進一步解析為:戰後移民本就包含中國各地不同血統的族裔,彼此就不相同,只是臺灣的血統屬南島族,和東亞大陸上的中國各族差異更大,所以當時的臺灣住民能夠輕易辨識「戰後移民/臺灣住民」之間的差異!

Posted by: ET 於 2004年12月11日 11:46

您提供的觀點的確是值得深入加以思考和研究的方向。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12日 05:46

不過戰前的台灣移民和所謂的「外省人」長得不太一樣,除了平埔族血統的因素外,在大陸的閩人、粵人與其他省份的人原本也就有差異吧。

台灣和中國的黃種人長相差異不小是肯定的,但南島語族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我無法確定,只是覺得體認這個因素之餘也不必把它的效應極大化,因為「有這個必要嗎?」

對我來說,就算「同文同種」,我也可以接受兩個國家。如果用這點就能說服人的話,就不用再拿神話打破神話了。他們說血緣、文化同源,而我們就一定要說血緣、文化截然不同嗎?這樣做的事有什麼不同呢?何不跳出這層格局呢?

不過是啦,我是空談。跳不出、想不開的人實在是大多數。我只是對不論哪邊的人都講血緣的這件事感到厭倦。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4年12月13日 17:13

吾與 MilchFlasche 也。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13日 20:26

學術討論而已,卻非要政治化!

Posted by: eechan 於 2005年08月15日 14:30

這個驚嘆號lag真久~~~

不過,以上和語言、歷史有關的討論都隱含政治成分。比較好的態度是認識並面對其中的政治成分──同不同意是另外的事──而不是試著用驚嘆號驅逐其中政治成分。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5年08月15日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