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蔻的聲音

小時候就知道周玉蔻這個人了。很久以前到台視上一個訪談性的節目,是周玉蔻訪問當時的教育部長郭為藩的,我們一票小鬼就去當來賓兼背景。不過那時沒注意到她的聲音,知道她的聲音很特殊則是他到了飛碟電台以後的事。

她的聲音似乎褒貶都有。基本上她的聲音的確比一般人高,而且音高的起伏很大,在節目中引導人繼續說下去的 minimal response 也常拉得很高。上個月有一天關於她的專訪使用的是比較中性的「頗有特色的發聲」來形容,也有人覺得她的聲音太尖銳,但我也知道一個「似乎」有模仿她的說話方式的人。今天在看到那篇專訪後,突然有興趣小小研究一下她說話的特色。而之前為了作功課去下載 Praat 來分析聲音,現在剛好可以用上。

不過話先說在前面:這不是一個嚴謹的學術研究,取樣很隨便,分析很簡略,請不要太認真看待。

這次拿來分析的資料來自11月10日周玉蔻主持的台灣高峰會。挑這份資料的原因,除了取得容易﹝下載來的﹞以外,這次的來賓有黃越綏、楊青矗和楊憲宏,加上主持人剛好兩男兩女。而且從他們說話的特色還可以分成兩組:國語比較「標準」的周玉蔻和楊憲宏,還有相對受其他語言影響較多的黃越綏和楊青矗,其中以編寫過閩南語辭典的作家楊青矗較具特色。

取樣的方法是從該節目的第一段中隨意挑出一人主講的段落,然後再從中挑一段沒有雜音和 minimal response 的段落當樣本。然後再從這個樣本中取最高的頻率、最低的頻率、頻率的平均值,最後算出最高與最低頻率的差。在這四個人之中,周玉蔻和楊青矗是取兩段樣本的平均值。其中周的是因為作業上的疏失,在取第一次樣本時忘了存檔,所以又取一次。楊青矗的情況比較特殊,他的樣本中有兩個突然升高的頻率,而且經常出現,重新取樣還是有。而這個頻率因為升得太高,會讓資料失真,所以我取了樣本中的兩個段落來平均,以避免受突然升高的頻率影響。但因為樣本取的是沒有參雜 minimal response 的段落,周玉蔻的 minimal response 是從「一人主講的段落」找出來的,並不在下面的聲音檔中。

以下是聲音檔與樣本段落的抄本,按名字可下載聲音檔。

周玉蔻 (3.62 sec.):
 那麼,在這個同時你認為國民黨人為什麼對於教育部的
楊憲宏 (3.18 sec.):
 所製造出來,虛構出來中華民國這個歷史
黃越綏 (6.43 sec.):
 我們所謂歷史,歷史的價值在那裡,就是他對那個時代或者過去的那些當中要
楊青矗 (5.80 sec.):
 台灣史是[中]國史的一部份,那荷蘭郎[統]治的時候你也講,可以講台灣史是荷蘭史

﹝用[]括起來的部份頻率突然升高,不計在樣本內﹞

下表是每個人的最高頻率(max)、最低頻率(min)、平均頻率(mean),最高與最低頻率的差(diff),還有周玉蔻的三個 minimal response。

樣本 Maximum (1) Mean (2) Minimum (3) (1)-(3)
周玉蔻 420.15 228.57 114.11 306.04
楊憲宏 217.65 139.62 102.14 78.03
黃越綏 329.03 214.48 142.60 186.43
楊青矗 206.26 152.93 108.22 98.04
周玉蔻的 minimal response
對楊青矗(嗯哼) 438.04 316.79 263.44 174.60
對黃越綏(嗯哼) 365.01 225.07 212.11 159.90
對楊憲宏(嗯) 359.88 272.62 230.36 129.52
單位:赫茲 Hertz

從這張表中可以看出周玉蔻在樣本中最高的音高達到 420.15Hz,比另一位女聲黃越綏的最高音高多了近 100Hz,平均值也是四人中最高的。但是聲音高亢還不足以構成周玉蔻的聲音特色,還有一點需要從比較最高頻率和最低頻率的差看出。這個差所表現出來的現象,在聽者方面就是説話的抑與揚﹝沒有頓挫﹞。在這裡我們又看到在周玉蔻的樣本中,最高音與最低音相差 306.04Hz,比黃越綏高 64%,也比兩位男來賓高了三倍多。我想音高的差距是周玉蔻說話時非常重要的特色,聽者在聽他說話時除了感受到比別人稍高的音高外,還會感受到「誇張」的音高變化。如果沒辦法習慣這麼強烈的音高變化,聽者可能就受不了了。我聽說有人把她的節目當起床號,一面聽新聞,一面讓自己清醒。不知道她聽到這種「使用法」會有什麼想法?另外,在這四個樣本中還有一個比較平淡的楊憲宏,他的樣本音高差距只有78.03Hz,所以雖然樣本的內容有點激進,他的聲音還是會給人比較沉穩的感覺。不知道這和體型有沒有關係?﹝錯誤的計算導出錯誤的結論,得閉門思過三天﹞

周玉蔻的 minimal response 也是她的一大特色,因為她的 minimal response 特別明顯,像是一般人的放大版。我個人的習慣是在使用 minimal response 的時候以不干擾到別人說話為原則,這樣才能讓對方繼續說下去。因此我的 minimal response 通常都很輕,讓聲帶振動一下而已。周玉蔻的 minimal response 的音高在三個樣本中有兩個比她說話的樣本高,剩下一個也平均值差不多。而在短短的 minimal response 中,她的音高變化有兩個超過 150Hz,而平均也有 154Hz。如果我是第一次聽到這種 minimal response,我可能會把它當成「時間到了」,而不是「繼續講下去」的訊號吧。不過可惜的是在這個節目中沒辦法收集到三位來賓的 minimal response;基本上來賓根本不會有。所以不能比較他們的不同。

最後要稍微提一下楊青矗的樣本中兩個不計在樣本內的字,「中」和「統」。它們的韻都是ㄨㄥ,如果可以收集到更多的例子,應該就可以解釋他是不是遇到ㄨㄥ的時候音高就會突然升高。至於升得多高呢?最高到 373.97Hz,比黃越綏的最高音還高呢。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4年11月11日 21:04│[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周玉蔻的聲音." :: ephemeris ::. 11 2004年11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05.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4, 11). 周玉蔻的聲音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205.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850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周玉蔻的聲音"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