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稜」怎麼讀?

這是對《Hope@SkyFlying~我的自由天空》中〈你認為這個字怎麼念?〉的回應:


我覺得「稜」這個字會有人讀ㄌㄧㄥˊ可能是因為閩南語中有「夌」當聲符的字大多讀ㄧㄥ的韻母,而這個韻母又和華語中一部份以「夌」當聲符的字相近﹝如:凌波、菱角﹞,所以在華語和閩南語大規模接觸的時候,許多人就採用ㄧㄥ這個韻母來讀全部有「夌」的字。畢竟在台灣,華語這一層下面還有閩南語、客家語這兩個有許多人口的語言,所以在語言接觸的過程中,華語的文法、聲韻都多多少少會受到閩客兩種語言的影響,尤其是受人口較多的閩南語的影響比較多。

所以我猜以後有「夌」邊的字的韻母要不是1)慢慢從ㄥ變成ㄧㄥ,就是變成2)一字多音,或是3)讀音/語音的差別。個人覺得1)比較有可能,因為這樣在記憶上比較簡單,符合人的習慣。當然還有媒體的讀法也有影響。

但您也不用擔心許多人讀錯,因為名從主人,經過糾正後應該就不會在您面前很白目地還把您的「稜」讀成ㄌㄧㄥˊ了。可是他在讀「有稜有角」時可能還是讀ㄌㄧㄥˊ。﹝倒是那個補習班會不會太懶,字典有部首筆劃可以查啊﹞。而且在讀人名時,習慣上都會以「之前我聽過怎麼讀」來讀。像是媒體上把「費玉清」的姓讀ㄈㄟˋ﹝他自己好像也這樣讀﹞,那應該就不會有人去讀ㄅㄧˋ吧。﹝我倒是常常故意這麼讀﹞。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4年10月31日 07:47│[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稜」怎麼讀?." :: ephemeris ::. 31 2004年10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171.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4, 10). 「稜」怎麼讀?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1171.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819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稜」怎麼讀?"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有關漢字聲符與發音的關係
文摘: 前幾天在國家圖書館等調閱時,在新書區的書架上發現《漢字聲旁的表音功能》一書。看到這書名,一邊想著「又被搶走了」,一邊拿起來看。以前我都用「聲符」搜尋,難怪找不到這本稱它...
網站: :: ephemeris ::
引用時間: 2005年07月12日 02:54


Comments

剛打開oui就看到有人回應,還挺驚奇的!感謝你從不一樣的角度分析這個問題,不過字音的決定都是教育部的某一群人在決定,他們常常把一些本來常用的音改成不常用的音,當然受苦的就是我們這些學生,我們必須要知道教育部改了哪些音,並改正自己的讀音習慣,就怕萬一考出來還傻傻的寫其他音。剛剛去查了一下教育部的一字多音審定表,「費」這個字已經剩下一個音,一律唸ㄈㄟˋ了。看樣子你下次不可以再故意這麼讀了。^_^

Posted by: Max 於 2004年10月31日 11:31

語言學上對於規則或規範這件事通常是把它們分成「規範性」和「描述性」兩種規則。描述性的規則就是在觀察到的現象中找出一個規則,但這樣一定有例外,就像英語中的不規則動詞一樣。教育部的標準讀音則可以算是規範性的規則;頒佈一套讀音然後大家都要照著讀。但是這套「標準讀音」也有一點描述性的特色,像是把「費」改成一個音這種作法就是順應目前的讀音。

語言學家好像都比較贊成描述性規則,而比較反對規範性規則。因為規範性的規則一定會牽涉到修改,但修改又不是天天都有辦法做的。簡單來說就是「規則永遠跟不上時代」。而描述性規則也是尊重各個使用語言的人的偏好,不硬性規定而只求找出一個可以描述當下情況的規則。當然描述性規則也有個前提,就是不能用這一套規則來說某某人錯了。因為每個人都有其獨特性,一個和描述性規則不符的例子是個新發現,而不是一個錯誤案例。

不知道現在教育部的政策是要國語委員會統一讀音,還是要讓它只研究現在通行的讀音。希望是後者。不過就算是後者,第一線的教師還是有可能拿描述性規則來規範學生,這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假如我是老師或是出考卷的人,我應該不會出和讀音有關的題目。畢竟每個人的讀法都不一樣。而且就算自由放任,人也會自己理出一套規則。例如有些人在比較輕鬆的場合ㄓ/ㄗ不分,但在正式場合就會分得很清楚。這是自己理出的規則,不是照著某個規則來的。不過出考卷給學語言的外國人就另當別論了,畢竟他們要的是足以拿來溝通的規則,所以在教學時應該給一個可以依循的規則。至於他們以後要怎麼改他們的讀音或文法,只要他們爽,都應該隨他們去。而本國學生,也隨他們爽吧。

可惜我不是老師啊~~@@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0月31日 12:23

我想教育部應該是要統一讀音,所以當然就是從國小到高中這些學生下去推動。
ps:還有你在我家的迴應,我已經審核了,因為之前有一些無聊的人亂留言,不得不把「麼」這個字給封了。

Posted by: Max 於 2004年10月31日 13:13

我按了好多次,還問了個蠢問題,真麻煩您處理了。

倒是禁用某個字和我早上想到的一個寫作風格有點像。或許以後可以發展發展。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0月31日 13:48

「pì玉清」聽來像小時候一種感冒藥「鼻律清」吧:p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4年12月10日 11:59

我倒覺得「ㄅㄧˋ玉清」聽起來像是愛地潔之類的地板清潔劑。
小時候刷地板時常用愛地潔,不過國中以後老師都拿黃罐子的去污粉來刷地板,竊以為很不 elegant。因為愛地潔一倒下去,綠綠的愛地潔和清新的味道就讓人覺得地板會變得很乾淨。去污粉倒下去時像是畫跑道的石灰粉打翻的樣子,味道又很刺鼻,令人討厭。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12月10日 19:52

(以下是小學的奶瓶)
我的擦地板經驗沒那麼高科技,家裡就用抹布跪著或走著擦,學校就用拖把,還用來和同學比賽,所以其實都拖得很草率:p
倒是洗廁所的時候,我很喜歡「玩水式」的洗法,就是大夥兒tei水來chiang,倒了一桶又一桶,然後灑洗衣粉,用長柄的刷子刷出泡沫,滑來滑去,最後用水沖掉的時候兼打水仗。這種癖好長大了還是一樣:p

Posted by: MilchFlasche 於 2004年12月11日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