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使用語言的權利和保護濱危語言
這原本是〈論使用語言的權利〉的回應,但寫了這麼長,就拉出來另成一篇吧。

大致上來說,「語言」這個東西的確不能如車子或房子一樣被視為私有財產。例如語言中的詞意是建立在雙方都能理解的原則上,這就不只是私人的,而是共有的。就像我們對漢語中的「語言」這個詞大致上有個共識,所以我們之間的溝通沒有問題,也知道對方在說什麼。這道理也適用在句法、構詞,或是解讀「話中有話」的情形。

但「使用語言的權利」卻是私人的,而且可以算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只要行使這個權利時沒有妨礙到他人,我們就應該保障每一個人使用語言的自由。這也是我主張應該用「權利」的角度而不用「溝通」或「習慣」的角度來看待語言的原因。當我們用「溝通」或「習慣」的角度來使用語言時,我們不免遇到「遷就」的問題,而「遷就」的時候總是會偏袒某一方,可能是我的,可能是你的,也有可能是不在場的第三人的。這時就容易造成不平等的情況。試想我用我的破爛英語去和從小用英語的人溝通,誰比較辛苦?或當許多人都選擇英語作為世界的通用語時,是不是比較偏袒英語的 native speaker?所以,只要我們今天都同意「人人平等」這個理念,我們就不應該以會造成「不平等」的「溝通」或「習慣」來對待「使用語言」這件事,而應該改用「權利」來對待,以報障每個人的權利。至於能不能和人溝通,則是次要的事。當然,這裡說的「保障」並不是說立法保障,而是說每個人都認可自己和他人的權利,並在不妨礙他人的情況下行使並保護這個權利。

至於保護濱危語言,既然每個人都有使用語言的權利﹝當然也包括使用最流利的語言的權利﹞,自然能保障到使用濱危語言的人。只要這些人行使他們使用語言的權利,濱危語言自然得到保護。如果使用濱危語言的人實在太少,少到危及這個語言的存續的時候,被賦予保障權利責任的政府﹝在台灣,這規定在憲法第七、十一條,增修條文第十條﹞就應該介入協助這些人保存他們濱危的語言。但這都建立在說濱危語言的人願意保存他們自己的語言的情況下。如果這些使用濱危語言的人並不想保護他們的語言,而想要改用別種的語言,那外人也得尊重他們的選擇。語言學家也不能說什麼,只能趕快拿著錄音機,抱著「或許那天會用到吧」的信念,趁這個語言還沒完全死亡前把它保存下來。所以說,保存濱危語言是建立在「使用語言的權利」上,並不需要科學的證明。

另外還有一種說法是語言反映一個文化,所以保護語言就是保護文化。我贊成這個論點,因為我們總是會遇到有些事一定要用某種語言說才會「傳神」的情況。所以為了讓一個文化能用它最適宜的方式表達出來,我們應該保護語言。不過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權利」的說法。

PS1:用歌仔戲來比喻語言的保存似乎不大恰當。畢竟沒有人規定歌仔戲只能用閩南語演。哪天要是出現用俄文演的歌仔戲,我們也別太驚訝。

PS2:至於單純地保存語言的多樣性有什麼好處呢?我目前只想到一個:增加外星人滲透破壞的難度。但如果他們得到小叮噹贊助的翻譯米糕,那我們也只能說「養機器貓咬布袋」了。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4年04月17日 11:55│[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再論使用語言的權利和保護濱危語言." :: ephemeris ::. 17 2004年04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0208.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4, 4). 再論使用語言的權利和保護濱危語言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0208.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mt.leafportal.org/mt-tb.cgi/199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再論使用語言的權利和保護濱危語言"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我想到的是 誠如你說 保護語言就是保護文化

有一說是 使用不同的語言會對一個人的價值觀
甚至腦部的發展造成影響

因此保存不同語言對於文化與智力上的多元發展
很有價值吧

Posted by: THEND 於 2004年07月09日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