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

我是一個有公德心的人。
我是台灣人。

若我說出一句話:
「台灣人的公德心令人對這項政策沒有信心。」─A句

我如何理解A句中「台灣人」﹝─B詞﹞這個詞?
我有沒有在把自己排除在A句中的B詞外?
如果有,那我是誰?

分類: 關於語言的思考
FreeLeaf 發表於 ephemeris│2003年09月18日 18:12│[列印版]
Cite this article

本著作物依照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授權使用。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時請註明本文的授權條款,以便您的讀者再次使用。
詳細轉載規定。簡單授權‧輕鬆使用 ,更多創用CC的資訊請見:CC Taiwan

本站/本文網址可自由轉貼,自由連結,自由使用

Citing with MLA format:
FreeLeaf. "理解." :: ephemeris ::. 18 2003年09月.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0014.html>.

Citing with APA format:
FreeLeaf. (2003, 9). 理解 Retrieved from http://mt.leafportal.org/archives/000014.html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Check In-bound Links with Talk Digger:
In-bound Links to "理解"

以下是引用本文的記錄

Comments

「台灣人的公德心令人對這項政策沒有信心。」這句話我想應該是「多數台灣人的公德心令人對這項政策沒有信心。」或者「台灣人公德心的平均值令人對這項政策沒有信心。」我想很多時候,我們都是這樣不精準的講話的。
翻轉過來思考:為什麼在不精準的對話中我們依然可以溝通?

Posted by: mingwangx 於 2004年04月14日 16:07

我想可能是這樣的:

我們心中對某個概念有個「理想型」(I),也有這個理想型的各種變體 (I1, I2, I3....)。當我們聽到各種變體時,我們都會當成我們聽到了理想型 I,也以 I 在我們心中的意義來回應。假設我今天腦部受損,不能分辨「師」和「帥」,而且都把「師」當成「帥」。我這個毛病在一般情況下應該沒有人會察覺。但如果今天報紙出現一個標題說「大師痛批大帥」﹝假設原意是:章炳麟大師痛批張作霖大帥﹞,我可能就搞不清楚了。

所以說因為我們已經習慣「理想型變體」,我們就能在一般的情況下溝通無礙。但要是放在特殊的情況下,如「大師痛批大帥」,還是理則學的課堂上,那問題就大了。

但事實上這篇是對某些藝人﹝提示:汽車教練場最難的一關﹞重新挖掘出的一個罵人方法的回應,也是對「台灣人」這個詞的一個反省,跟語言認知的關係倒是不大 :P

Posted by: FreeLeaf 於 2004年04月17日 12:48